第295节 割头

,一黑了,月亭升起来了,看看年表巳经晚卜两点多了,“吓川经换了四次了,大家都休息的差不多了,为了避免被鬼子看到火光,战士没有生火做饭,而是胡乱吃了点干粮填填肚子了事。

付贵他们还没有休息呢,得把他们换回来。

微山岛不大,付贵也没有带着鬼子胡乱跑,只是在附近进行转圈,这样方便以后接头,要是走远了,等李铁他们过来接班的时候估计也累坏了。李铁很快就现了鬼子们的踪影,顺着鬼子的脚步,李铁非常顺利的找到了付贵。

“连长小鬼子太狠毒了,为了挡子弹,他们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了许多乡亲们,每次攻击的时候就让乡亲们走在最前面,害的老子地雷不敢埋,枪不敢开,怕误伤乡亲们!”一见面付贵就告诉李铁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先去休息,我看看再说

付贵带着一组的人回去了,李铁带着二组非常顺利的找到了被鬼子控制的乡亲们。

寒风之中,这些乡亲们衣衫破烂的呆在空地上瑟瑟抖,估计鬼子们不会管他们饭的。在他们附近至少有六名鬼子进行看守着,暗哨不知道,暂时没有现。稍远处,一堆堆的篝火旁边,睡着一群群的鬼子伪军!

看到这些鬼子,一个恶毒的想法在李铁的心中出现,这样一来,自己就不需要把鬼子们全部惊醒然后带着他们锻炼身体了,让他们先睡个觉吧,以后就没有了!

李铁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割头!

小鬼子一向害怕头被人割掉,据说这样以后自己到了天照大神那里也会变成无头鬼,而后再次投胎也不会做人。

至于把小**割掉那就更不得了了,下辈子直接就是太监,当然如果托生是人的话,如果是别的那就不好说了,总是公不公,母不母的,什么也不是。

看到已经下半夜了,那些看守乡亲们的鬼子可能看到乡亲们都非常老实,而且看上去还有一些人已经睡觉了,这个警惕性就少了许多。

李铁仔细数了数,这里明哨是六个,暗哨两个,而鬼子们睡觉的地方只有两个明哨,还在不时的打个盹。

暗哨隐藏的地方还真是好,要不是李铁也看中了那地方想过去隐蔽还真难以现。那是两个小小水沟,仅能容一个趴着。两个鬼子每人占据了一下,身上盖着一层厚厚的枯草。可这两个鬼子也太菜了点,竟然直接把枯草堆在自己身上,也不知道扶一下,让那些枯草看上去象长在那里一样。

李铁现这些枯草有人工动过的痕迹,借着月亮,竟然又现了一块刺刀在月亮的照耀之下闪着寒光。

经过仔细观察之后,李铁确信只有两个鬼子暗哨。马上就安排人进行摸岗。

摸岗是特务连的拿手好戏。

由于暗哨离鬼子的篝火有点距离,虽然不大,但几十米的距离还是有的,而且在暗哨的后面没有人把风,所以两名战士非常轻松的摸了上去,一分钟之后,两个鬼子暗哨就没了动静,两名战士向李铁现成功的信号。

李铁带着五个战士在暗处穿上鬼子军装,然后自己悄悄的站起身来。向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鬼子哨兵走过去。“兄弟,借个火!”李铁用日语向那个鬼子说道。

“哟西,烟的有?”这小子一看就是烟鬼,一听有人借尖,马上就想到了烟。

“当然有,过来抽支。”李铁小声的说着,看到旁边的鬼子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小动作,甚至连自己出现了都没有现,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些老百姓身上,估计他们也认为八路军被他们追了一天早就累坏了,现在应该休息去了,理论上不会再来打击自己了,现在自己只要防备这些老百姓逃跑或者造反才是正理。

李铁假装把手伸到口袋里摸烟一边把那个鬼子往旁边树阴下引。看到那个鬼子已经完全到了树影下,李铁把口袋里的手拿出来,手里没有香烟,却是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那个鬼子惊诧之余还没反应过来呢,李铁就划破了他的动脉,而另一只手却迅捂住了他的嘴,旁边闪出一个战士接住他的身体,慢慢的放在影子里,拾起他的枪,轻松自如的走到了他刚才的位置,专心的站起岗来。

李铁故伎重演,六个小鬼子没用半小时就全部被掉了包,而旁边的鬼子还在新声连天,一个也没现哨兵竟然被掉了包。

李铁悄悄的闪到乡亲们之中小小心的堆醒了一个年纪稍

“老乡,醒醒”。其实这些乡亲们根本没有睡着,刚才李铁的动作已经被他们全部看到了,而当李铁进到他之中后,虽然李铁穿着鬼子军装,但他们已经耳以确定这些人绝对不是鬼子,非常有可能是白天的那一伙人,就是嘛,八路军什么时候不管自己的死活了?

“呆会儿天快亮的时候有了阵子黑天,我们就趁那时候撤退,请大家做好准备,不要惊醒了鬼子

“好,好,请同志们放心,大家早就盼着呢。”大叔连连点头。

李铁退出人群,趁鬼子们不注意闪到了树影下面。

看看手表,已经四点多了,月亮已经快落到山下了,月亮巳经很暗了。再有一个小时左右估计黑夜就要过去。黎明到来之前还有一段时间的黑天的,此时就是撤退的最好时机。

“郭军,把这几个小鬼子的头全部割下来,连同后面的那两个暗哨,把头堆在这里,我再写封信给鬼子,让他们以后老实一点。”

“好”。杀猪出身的郭军不管李铁吩咐什么一律回答好,一律无条件执行。

很快,手下起码粘着近千头猪命的郭军就把几个鬼子的头用小刀割了下来,看得旁边帮忙的王亮一头汗水,这怎么象割肉一样简单呢,一点也没听到碰到骨头的声音。

郭军把几个,鬼子的头堆在一边,然后在鬼子身上擦了擦手,那上面只有少量的血迹。

王亮一时来了孩子气,郭军你不是会割大头嘛,老子会割小头。抽出刺刀挨个把鬼子的小弟弟给割了下来,然后手刺刀撬开那些鬼子的嘴,每个嘴里塞了一个”看的旁边的郭军一个劲直笑,而由于李铁在专心写信,没有现王亮的动作,当他把信写完的时候,王亮早就完成多时了。

天越来越黑了,马上就天亮了,看看鬼子们还睡的香着,李铁向假装鬼子哨兵的几个人打了个手势。

“乡亲们,撤!小点声,不要吵醒了鬼子们。”冒充哨兵的一个战士叫到。

老乡们一个接一个的小心翼翼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迅消失在黑夜里,几分钟之后,二十来个老乡全部从原地消失了,而那六个哨兵看到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马上往旁边一钻,彻底消失了。他娘的,站在那里不动还真是太冷了。

天渐渐亮了,一层雾气笼罩着小小的微山岛,远远看到就是海中的仙岛一样,详和、美丽!

雾越来越大,十米开外已经看不见人影了,鬼子们66续续开始起身了,几个起身比较早的鬼子已经把自己的行李打起包来了。

“嘿!小雄君,昨天晚上老百姓有没有逃跑或者冻死的?。一个叫谷口的老鬼子一边收拾行李一边问附近的鬼子哨兵。可是没有回答的。

“小雄君,听到了没有?是不是昨天晚上冻着你自己了?或者把你的小兄弟冻掉了?”

“哈哈哈!”鬼子们一阵哄笑,可是那个所谓的小雄还是没有回话,有点反常,平时只要自己说一句,这家伙必定会有两句在后面等着,今天怎么没有回话呢。

谷口放下自己的很行李,提起自己的步枪就向押老百姓的地方走去。

啊,老百姓哪里去了?怎么一个也没有呢,难道是自己记错了,老百隆根本就不在这一边,就在谷口刚想转身换个方向的时候,一阵淡淡的血腥气从旁边传来。

不好,有情况!凭着多年来战场上的直觉,谷口感觉到这丝血腥气不寻常!

抓紧步枪向着传来血腥的地方寻去。走了十来米谷口终于找到了血腥的来源:一棵碗口粗的树下面六具尸体胡乱的堆在那里,血就是从他们的身上流出来的。

这些尸体全都没有了头,而且好象下身也血肉模糊,再仔细一看,旁边不远处一堆人头摆在那里,在正上方用一块小石头压着一封信!

谷口不敢耽误,过去拿上信就去找带队的野口太郎:“报告野口太郎阁下,我军昨天晚上看押老百姓的士兵已经全部阵亡,这是在他们尸体上找到的信,另外,估计老百姓已经被八路救走了。”

“哪呢?怎么会这样?暗哨呢?也阵亡了?。

“是,从人头上看暗哨也阵亡了

“八嘎!”野口太郎拿着信的手在哆嗦着,嘴歪着,仿佛得了脑溢血的样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