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节 火之一1

”李铁刚着《冬天里的一把火》,从背包里拿出一套少尉军装穿在身上。 为了行事方便,李铁的背包里有少佐和少尉两套军装。分别在不同的环境下使用。现在的情况明显不适合少佐军装:一个少佐坐这么个。小船出去侦察?就是少尉也很勉强啊。虽然勉强,但可能还是有的。为了镇住其它的鬼子,李铁决定必须穿上这一身!

特务连兵分数路,开始了新军到任的第一把火。

第一路,由李铁亲自带领。具体装备如下:鬼子少尉军装一套,上等兵军装四套。王八匣子一只,三八步枪四支,冲锋枪五支,驳壳枪五支,汽艇一只,膏药旗一面,指挥刀一把,其它东西一宗。

小李子现在已经先,荣的升格为李铁皇军少尉,带着四个皇军一等兵手下,驾着小汽艇雄纠纠气昂昂的出了。

据可靠消息,鬼子们一共至少出动了四只小汽艇,在微山县附近水面进行侦察巡逻。同时,鱼县,沛县鬼子也出动了并艇和小火轮对湖面进行巡逻。

李铁的目标,就是多弄几只小汽艇,如果可能的话,就成立自己的汽艇快反应部队。这样以来自己就可以在湖面上来无影去无踪,一边打鬼子一边旅游。

李铁的汽艇神气活现的出现在湖面上时,远远的有几只小渔船看到了,扭头就窜进了芦苇里,不到一分钟就不见了踪影。

看来,乡亲们对鬼子确实没有半点好感,就连自己这么帅的小伙子。只因为特殊需要穿上了这身鬼子皮,导致他们看到自己就跑,好象自己身上长了什么渗人毛似的。

李铁苦笑着摇了摇头,再没心情唱他那《冬天里的一把火》了。

聚精会神的四处观察着,在别人看来。这就是一伙特别敬业的鬼子,正在搜寻八路,其实则是一伙比较敬业的八路正在搜寻着鬼子。

由于昨天晚上有一只小汽艇没有回去,鬼子们有点紧张。每只汽艇侦察哪一带,每次都有明确的分工,所以鬼子今天对这一带加大了侦察力度。

他们不仅派出了两只汽艇特别关照这一带,还特意调了两只大一点的木船,上面装载了几十名伪军,一块出来帮忙寻找。

两只汽艇度本来就快,再加上木船上的伪军出工不出力,所以时间不长就拉远了。

两只汽艇相隔不远,相互照应着进行侦察。但前面却是一大片的芦苇,如果一块转过去,那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而如果分别从两头转去,可能度就要快许多了。两个船上的鬼子相互交换了一下看法,然后分别头行动,至于后面的伪军,鬼子们本来就看不起,这些酒囊饭袋。纯粹造粪的机器,没有半点用处。

两只汽艇“突突突”的分道扬镀。

可这片芦苇实在是太大了,大的出乎鬼子的意料。汽艇走了半天竟然没有到头。而且看那样子,芦苇还有越来越密的感觉呢。

一只汽艇正在行走着,上面的鬼子全力警戒,以防突然出现八路给自己一下。前面一片大约几千平方的地方没有芦苇,鬼子们把汽艇开进去,然后熄了火,正准备用望远镜看一下呢,一阵微微的突突声传来。鬼子们大喜,明显是汽艇的声音。就是不是汽艇,那也是机动船。

在微山湖上,能有机动船的除了皇军没有第二家。一定是有同伴过来了。如果是和自己一同来的伙伴就好了,那说明自己的任务快完成了。

侦察完一带自己就可以回去休息了,虽然不是很累,但大冬天的呆在这个四下里毫无遮挡,还寒风呼呼的小船上,无论如何也不是一件令人心旷神怡的事。

船尾的鬼子连忙动机器,向着出声音的地方开去。

闪过一片芦苇,终于看到远处来了一只汽艇,无论样式大小颜色全与自己的一模一样。几个鬼子急忙靠过去打招呼。

可以看清汽艇上的人了,却现这些人比较陌生。虽然心存疑惑,但也没想到是八路,毕竟这有着一定科技含量的汽艇不是那些八路所能搞定的。

刚要靠上去问个小究竟,对方却开了腔:“你们是哪部分的?”纯正的东京口音令这几个鬼子警惧性立即降到了零下九十八度,明显的战友嘛。

“我们是驻微山县皇军中队的,你们是哪部队的?”

“我们是鱼县皇军中队。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可是我们的防区啊,有什么事吗?”

什么?我们已经到了鱼县中队的防区?我说怎么行了这么半天就是没见着另一只汽艇呢,原来是跑过界了。再仔细一看,我的妈妈咪啊,这么个小汽艇上怎么还有一个少尉军官啊,要知道他们这些“高官”一般都是呆在小火轮上的。

看清对方的军阶比自己高了若干级,带队的鬼子军曹连忙立正敬礼:“报告少尉阁下,我们奉命侦察这一带的八路,不小心与同伴走散了,这才到了阁下的防区,请原谅!”说完,还加了一上九十度的鞠躬。

这几个人就是李铁和几个战士了,他们一看,自己身上的这身军装还真有用,直接吓到了一个鬼子。

“哟西,都是为帝国效力,不需要见外。大冷的天,你们也不容易,抽支烟暖和一下吧。”李铁从口袋里取出一盒香烟,然后扔到那只汽艇的船舱里。

“谢谢长官!谢谢长官!小汽艇上的鬼子连连道谢,由于李铁只扔过去一盒,几个鬼子差点没打起来,两个离的近的鬼子每人抢到一半,而另外三个鬼子还没抢到一支呢,正准备和那的个鬼子商量一下,每人分上一支两支的过过瘾。

李铁趁他们分赃不均的时候小驾着汽艇靠上了他们船帮。

“不许动,你们被俘冉了!”

一声怒吼吓的几个鬼子一哆嗦,更有一个鬼子吓的连手里的烟都掉到了船舱里。抬头一看,长官还是那位长官,手柱指挥刀,瞪着一双大眼睛,分明表示出自己的不悦,而旁边的几个士兵个个对自己怒目而视,难道是自己因为抢香烟而令他们非常生气?肯定是这么回事了,要不然自己与他们又没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的,何必如此生气呢。

几个鬼子自认为已经明白了“长官”的心思,赶紧在小汽艇上站好,然后一齐向李铁鞠躬:“对不起,是我们错了,我们不应该抢香烟,战友之间应该互敬互爱,相互谦让。是我们令长官伤心了”

乱七八糟的说了半天,李铁愣是没明白他们说的什么。主要是他们说的太快,再加上方言性太重。声音又杂,所以他们说了半天全白说了。战士们却不管这个,你说你的,我干我的:

“不要放你娘的狗臭屁了,老子听不懂。老子是八路军,你们被俘虏了!”

这下,这几个鬼子终于明白了,标准的中国话,带着一股浓重的方言,与当地老百姓的口音差不多。

情况不对,这伙人不是皇军士兵,是八路假扮的!看看自己的武器,离自己最近的是那挺机枪,就在自己脚下,子弹已经上膛,其它的几支步枪自己刚才抢香烟的时候都扔在船舱里了,而且步枪里的子弹都没上膛呢。

一个鬼子不甘心,不相信自己就这么被俘虏的事实,弯腰就去抢机枪。

“八勾!”

一声枪响,那个鬼子终于抢到了机枪,并成功的抱在了怀里但他已经再也没有力气开枪了,污血顺着他的头顶流下来,淌在机枪上,然后又慢慢的在汽艇变成一大滩。他的尸体抽搐了几下,终于一动不动了。一颗子弹从他的头顶直接穿进了身体,至于到了什么地方。很难说,不过,凭小鬼子的子弹那强的穿透力,估计到了肚子是很有可能的,不过,也不可能还留在头上。

剩下的几个,鬼子不死心,虽然已经死了一个同伴,但他们却不吸取教,赤手空拳就冲了上来。

东瀛小矮子收山东大汉,赤手空拳叹荷枪实弹,战果没有任何意外,赤手空拳的东瀛小矮子被几个山东大汉几脚就放到在船舱里。

就是这样,这些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家伙,还妄想着反抗呢,一个鬼子抓起步枪就要往上冲,另一个鬼子匆忙之中把枪拿到了,只好举着枪托占来拼命。李铁轻轻摇了摇头:“你们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掏出驳壳枪,对着他们就是一梭子,四个鬼子报销了三个半,只剩下一个没有命中要害,还在那里芶延残喘,可是那他那小眼睛里射出的凶光彻底出卖了他的心:只要有机会还会反抗的。

王亮跳上他们的汽艇,刚想收拾一下,那个还没断气的鬼子竟然又冲上来,抱住了他的腿,张嘴就要啃,王亮眼明手快,三八大盖枪托一回,砸在他的脑门上,直接给他开了瓢!那鬼子白眼一翻终于去见天照大婶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