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节 药品2

过。李铁的年术室里巳经贪污了两背包的弄术器材”由于特务连没有对鬼子进行继续打击,所以鬼子们的伤亡并没有增加,从下午送来的主要是一些从塌方的城墙下挖出来的伤兵,大部分是被石头砸伤的,所以的李铁的锯子用的已经非常顺手了,手术台旁边已经至少有五六条腿三四条胳膊了。

鬼子们送来了晚饭,大家也吃的饱饱的,就等晚上干活!

天黑了,鬼子们的搜救行动也停止了,沂城里不时的传来两声枪响,那是鬼子们在给自己壮胆。

由于松田的殉命,所以一个叫青木的副大队长暂时负责沂城防务。他也是个中佐,但职务较高,所以松田一死,他就顺理成章的接过了指挥权。

考虑到在松田遇刺的现场现了一枚带有狐狸王图案的子弹,青木断定这次也是狐狸王做的案。再加上城外的攻击,火力之强让自己心惊,那手笔绝对不会是八路军能有的。虽然自己处理是称呼袭击者为八路,可那也是逼不得已,自己不能随便就泄露狐狸王的问题让普通士兵知道,要是那样很有可能士气受影响。

一些鬼子小队长之类的已经非常熟悉八路军的夜战,怕他们今天晚上再次攻城,就非常自觉的加强了守卫,每段城墙上都加了双岗。同时,部队兵不解衣枪不离手。随时准备给偷袭者一猛烈打击。

与此相比,城里的防卫就松多了,除了宪兵队,部队驻地及一些重要部门加强了岗哨之外,大部分的地方都与平时差不多。

尤其是医院,看到来来往往的士兵,更是有理由相信,八路绝对不会对有着如此多的士兵驻守的地方进行偷袭的。可是鬼子们没有想到。这些鬼子都是伤兵,而且还是没有武器的伤兵!

一路躲过了好几伙鬼子巡逻队,李铁带着大家接近了鬼子的药品仓库。鬼子的药品大部分都在仓库里,这与我们现在的医院不太一样,主要是因为鬼子的药品严格控制,除了给自己人用点,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弄到,更不用说随便去药房买药了,此时可没有什么o亿、以之类的处方非处方药。

鬼子药品仓库是鬼子守卫的重点,除了门口的两个鬼子哨兵外,在仓库里面还有一个五人小组常驻,以防别人随便进入。

看看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哨兵们的精神正好着呢,而且仓库里也有灯光,看来是里面的人也没睡觉。

鬼子的医药仓库与普通的仓库不一样,大概是因为它在医院里的原因吧,所以并没有特别的加固,也是与普通病房一样的房子,有窗户,只不过是窗户有一排密密的钢筋而已。

透过窗户,李铁仔细数了一上屋子里的人影,一共五个,与白天侦察到的人数一样。五个鬼子分别守在两个方向上,一边两个一边三个,无论攻击哪一方,对面都会很快的现。

不过,这难不到李铁,调虎离山这种小把戏他玩过的次数多了。

在墙角拐弯处,不太引人注意的地方,李铁小心的生起一小堆火来。在上面盖上一个小小的漏斗,一小股白烟顺着小管子慢慢的惨进了仓库里。

“那呢?哪里来的烟?难道是什么地方失火了?”

仓库里的鬼子很纳闷。

一个鬼子走到墙角看看是什么东西在冒烟。而其它的四个却没有动地方。仍旧保持着警惧状态。

李铁放出的烟能是普通的烟吗?不加点料算是怎么回事?那岂不坏了李铁的一世英名?别看这一小股轻烟。李铁在里面加的料可不少,甚至还有一些非常稀少的李铁毫不容易才搞到的药品,当然在鬼子的医院里是搞不到的,可是在中药铺里还可以弄到一些,但也不是每个药铺罢都有。

那个鬼子过去一看之下。就一头倒在墙角上没有动静。旁边的鬼子看到他一半天都没动,又过来了一个看看情况。

结果一看之下,大吃一惊:那个鬼子竟然已经死了!可就是在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的时候,那轻烟又飘进了他的鼻孔之中。他也靠在了墙角上不动。

旁边的几个鬼子不再过来看,只是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枪,四处张望着。屋里的轻烟渐渐弥漫了过来,几个鬼子终于没有任何痛苦的死去了。

看到屋子里的鬼子全部死了,李铁马上准备进屋子。

特务连的战士们都提前把解药吃了,所以这些烟并没有给他们造成麻烦。当然,仅仅是少量的吸入没有问题,如果吸入过多的话,那一样会放倒的。

耳口的两个鬼子根本没有现屋里的异常,还在忠实的站着岗。

两名战士借着黑影模非常顺利的就把两个哨兵捂住嘴,然后抹了脖化,一拖进屋里,然后两名战士穿上鬼子的军装站在门口,装作鬼子站起岗来。而李铁却带站大家冲进仓库开始收拾药品。

由于已经把烟熄灭了,而且鬼子仓库里的的密封情况虽然很好,但一打开后窗,西北风一吹,很快轻烟就被吹散了。大家全部换上鬼子的军装,把鬼子的背囊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盘尼西林、磺肢酸,不管消炎的还是退烧的,反正是见药品就装,见手术器材就要,手术刀、止血钳、剪刀、胶布、纱布、绷带,见什么拿什么,什么好拿拿什么,对于鬼子的仓库直接进行抢光偷光打包带光的三晃政策。不到半小时,特务连每人都背了一个大大的背包出来,甚至连门口放哨的两个人也每人给准备了一个。

鬼子的仓库在特务连的几十个背包装完之后已经所剩无几了。只有一点非常普通,没有多少价值的药品,李铁看不上眼,直接就没要。而象盘尼西林,本来就不多,所以根本就没剩下半点。除了背包里装满之外,大家还在口袋里尽可能多的装了一些药品或者手术器材,反正经过李铁的这次扫荡之后,鬼子医院里的伤兵死亡率应该直线上升。

当然这些还不包括被李铁这个半吊子外科医生所处理的伤兵!被他处理过的伤兵如果能迅康复,那除非是走狗屎运,天上掉下的幸运女神正好落在他的头上。否则,理论上应该活不过一个星期,那还得在药品充足的情况下,如果药品不充足,说不上两天就死了。

在仓库里留下自己的信物一狐狸王子弹,李铁就准备撤。

鬼子的医院后边就是鬼子宪兵队,宪兵队里还有一辆汽车,四辆三轮摩托,这也是下午战士们侦察好的。

从医院后面的墙上掏个洞对于特务连来说太小儿科了。

鬼子们重点防守着与医院没有想连的其它三个方向,而且医院里的鬼子也重点防守着与宪兵队没有想连的三个方向,这样一来,医院与宪兵队其实就是一体的,只是中间隔了一堵墙罢了。

特务连进城的只的一半左右人,剩下的那些人还呆在城外,拿着火箭筒之类的一些不太好偷袭的武器。所以一辆汽车外加三辆三轮摩托是已经足够了。

战士们从墙洞里钻进去,然后慢慢接近了汽车。

汽车驾驶室里有鬼子在随时待命,而三轮摩托上却没有。几个鬼子哨兵在汽车摩托旁边持枪放哨。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情况。

几个战士从黑影里冲上去,很快就放倒了哨兵,同时自己拾起鬼子的步枪,然后站在那里充当起哨兵来。

把鬼子哨兵处理掉到自己开始冒充哨兵,不过短短的几秒钟。

汽车驾驶室里的鬼子正在睡觉,忽然感觉到车门被拉开了!刚刚睁开眼,就看到一把明晃晃的刺刀闪着寒光向自己的胸口上插来。接着自己就被扔下了车,几咋。穿着自己人衣服的人上了车,把自己口袋里的证件掏出来塞进自己的口袋里,再往后自己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搞定了汽车,战士们迅上汽车的上汽车,上摩托的上摩托。汽车摩托上有现成的机枪,几名战士过去抱起来,然后压好子弹警戒。

一打火,看来这汽车还保养的不错,一下就打着了。三辆摩托开路,一辆汽车断后就呼啸着冲出了宪兵队。

看到从宪兵队里出来的车辆,门口的鬼子不敢怠慢,马上拉开路障放他们出去,更没有上去盘问,宪兵队的事,自己一个小兵怎么敢管?

车队直奔城门而去。由于鬼子伪军已经把城门初步清理了一下,一来寻找一些伤员,二来也为了自己的车辆能行走。只是在城门里面设置了路障和沙袋,做了一些简单的工事。

看到一辆车队向城门开来,连问都没问,连忙把路障搬开。

现在除了宪兵队有汽车,别的哪个部队也没有了,而且看他们那杀气腾腾的样子,估计一搬晚了,大耳光就会挨上。尤其是这特殊时间下,宪兵队出动必是有什么重耍行动!自己还是配合一点的好。

上面的命令是禁止普通的车辆随便进出,可宪兵队的车辆怎么能算是普通?

蒋车辆出了城,鬼子们把路障再次堵上,一切象没有生过一样。

“宪兵队的车辆出城了?。青木很生气,宪兵队的汽车怎么能随便出城呢,至少也得让自己知道不是?自己好歹也是大队长啊,虽然才上任几小时而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