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节 百鸡宴1

李铁可不管那些人怎么完成任务,自顾自的回到了办公室。

抓起电话,摇了两下,接通了二狗的电话。

“哈喽啊,连长,我小李子啊,晚上来吃饭,有没有空啊。”

“哈,一听你小子的哈喽,就知道有好事。说吧,晚上有什么好吃的,差了俺可不去。”

“我准备晚上弄个百鸡宴。怎么样,还行吧。”

“百鸡宴?什么意思?”

“连百鸡宴都不懂啊?就是随便弄他百十只鸡煮了吃啊,当然,还有别的,象兔子稀之类的。”

“随便弄百十只鸡?你小子怎么舍得花这么多钱?再说,你到哪里去弄这么多鸡啊。”

“噢,这个简单,我让那帮小子们去弄了,到哪里去弄我可不管,我兵管吃。花钱买鸡?这种小事咱会干吗?那不有点掉价吗?”

“他们不会犯错误吧?可别去老乡们家里偷啊。”

“谁敢去偷鸡,回来我直接让他把他偷来的鸡生吃了,然后关上一星期的禁闭,再然后洗上半年的厕所。”李铁恶狠狠的说。

“那就好,这样吧,什么时候开宴?”

“初步定在晚上七点。还有一个事,那就是除了请连长外,还有其它连队的伙计,能叫来多少就叫来多少。实在不能来的改天我再请,不过卫生队就全部来吧,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嗯,就知道你小子居心不良。这几天没见小林,有点想了吧,行啊,今天晚上给你带去,让你们见见面。呵呵。”

“呵呵,谢谢连长,事儿是这么回事,可话不能这么说吧,太直白了。不过我会偷偷给你多留几条鸡腿的。”

“这还差不多,俺今天中午就先不吃饭了,晚上一块吃。”

“咣!”二狗子一高兴直接挂了电话。

李铁也非常高兴,出了门,让炊事班马尖涮几口锅准备晚上的百鸡宴,这事由吕梁直接负责。同时他准备再出去转转,让吕梁帮忙盯着,看看是谁最先完成任务回来,谁弄来的东西最多。

离开狐穴,李铁信步往北,北面是一片比较深的山林,估计那些小子们应该去了那个地方。

果然,转悠了半天,什么野物也没有碰到,十有**是被特务连的战士们收拾了。

李铁倒头往西而去,同样也没有什么收获。四十多人啊。那有那么多的东西让大家抓啊。

李铁不死心,继续往前走,林子越来越密,满山遍野的马尾松,一棵挨着一棵,离地面仅有一米左右,而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野草却至少也有五十公分,中间仅有四五十公分的距离。野草中横七竖八的野物穿过的痕迹到处都是。

看到自己在这样的地方无法快行动,李铁很快就离开了。无法施展自己的长处的地方,对自己来说就是危险的地方。

你不找麻烦,麻烦自会来找你。就在李铁刚刚离开这片树林的时候,还没走太远呢,就感觉到有一股阴冷的目光在什么地方盯着自己,直盯的自己头皮麻,甚至头都要感觉竖起来了。

李铁抽出手枪小心的四处观望,什么东西也没有现,难道这附近有敌人?到底藏在什么地方呢?

张望了半天,什么也没现,但那种感觉却一直在。

李铁一边小心的注意脚下,一边慢慢的往后退。终于退到一块大石头旁边,他现了那给自己威胁的东西:一只狼!

这是一只大约有五六十斤重的狼,浑身土黄,那脖子后面的毛一根根矗立着,嘴里还向李铁露出那惨人的牙齿。

看到这头狼,李铁的心一松。***。吓老子一跳,正愁自己没什么东西回去震震那些家伙呢,竟然让自己现了一只狼。

李铁把手枪往腰上一插,然后把袖子一挽,就要上去活捉这只狼。

虽然这只狼在偷偷的看着李铁,可是它心里也打鼓啊,要不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有攻击呢。它大概看到手里的家伙不象是普通棍子,现在一看,李铁竟然把家伙收了起来,也不太害怕了,本来是狗坐在那里的,现在也站了起来。

李铁往它面前走去,一边走一边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可千万别让它给伤了,这时候可没有什么狂犬瘦苗,感染上狂犬病就麻烦了。本来那只狼看到李铁收起家伙的时候还想偷袭一下,可是看到李铁不但没跑,反而向自己逼了过来,看那架势,绝对不会来和自己握手,给自己送什么礼物的,而是象是要自己的命的。

本来对李铁就有点害怕的狼,对着李叭…一了声。就在李铁认为它要冲卜来的时候,那家伙却渊,跑了。好家伙,竟然也会虚张声势了。

李铁一看,马上脚夫下力就追了上去。

以李铁草上飞的度,很快就拉近了与狼的距离。

可是狼不是野鸡,它可不需要跑直趟,而是非常无规律的四处乱窜。不仅如此,它还挥自己的优势,专找上山的路跑,一两米高的岩石,“噌”一下就窜上去了。

以它活了三五年的经验,一般人是窜不了这么高的,是绝对跑不过自己的,而且一般人见自己就会逃命,只有自己追他们的份。可现在,就是今天,自己竟然碰到了这么个怪物,不但不怕自己,还想要自己的命啊。它一窜上岩石,心想,你可跑不过我吧。它抽空回头一看,俺的个亲娘来,这个怪物怎么跑的这么快啊,就在自己身后啊。它脚下力,再次窜过几块石头,就要钻进草丛。它已经用眼睛的余光现那怪物竟然也窜上了石头,并且非常快的往自己这里扑来了。

只要自己钻出那一片矮矮的酸枣棵里,他应该不追不上自己了。可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竟然跑不动了,谁在压着自己的脖子?是谁在把自己往土里按?

却说李铁窜上石头,一看狼就要钻酸枣棵,急忙之下,一下就扑在它的身上。让它钻进了酸枣棵自己怎么办?酸枣棵上全是刺啊,而且又那么矮。李铁一扑到狼身上,就一只手掐住了它的脖子,另一只手按住了它的屁股。就凭李铁八十多公斤的体重,全部压在仅有五十来斤的狼身上,它能反抗起来才是怪事呢。

李铁一屁股坐在狼背上,然后腾出一只手来,把两只狼前腿往后一拉,从口袋里掏一根细绳,往它的背上一绑,接着后腿如法炮制。这只狼就老实了,就剩下嘴里还在呜咽,最后把李铁叫烦了,直接用绳子把嘴也给绑上了,我叫你叫!

稍事休息,李铁提着狼下了山坡,这才现,原来这山坡真的很难走啊,可自己刚才是怎么上来的呢?

背着那只活的难受的狼回到狐穴的时候,还不到四点钟。这个时候,已经有许多的战士们回来了,他们全部完成了任务,并在相互炫耀着自己的战利品。

看来,这介。不管什么行业,非专业人士都会吃亏的。付强与付贵这两个猎户出身的家伙,看来是非常简单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付强弄到一只山鸡外加两只兔子,付贵呢,直接弄到两只山鸡,另外还搞到一头雅!而其它的两名小队长也每人都抓到了两只野物,一个弄到两只止鸡,另一个弄到一只山鸡一只野兔。其它战士们每人也至少弄到一只山鸡或野兔,甚至鸩鹁麻雀之类的也顺便逮到了不少,也不知他们是怎么抓的。

五点到了,考试时间结束!

一声哨响,特务连全体集合!

战士们都已经把自己的猎物交到了吕梁手中,准备由吕梁安排今天晚上的百鸡宴。

“全体注意:现在开始点名!”李铁对着队伍喊到,“付强”。

“到!”

“付贵!”

“到!”

“石头!”

点到石头了,可任凭李铁喊破了喉咙。就是没有人回答。李铁一打量,竟然没有石头的影子。难道他没有完成任务?

李铁满腹怀疑的点完了名。“同志们,这次练,大部分的同志做的都很好,但还有一少部队同志做的并不好!现在,在本次练中衣服破了的同志向前一步走!”

几名战士从队列里走了出来,眼皮一阵猛跳!

“你们虽然完成了我布置的任务,但是完成的非常不光彩,其它同志们都算是全身而退,而你们却丢盔弃甲!如果这是在战场上,那你们就不是破点衣服的问题了,很有可能是负伤甚至牺牲!鉴于你们的表现,我觉得非常有必要进行一下补习!现在我命令,全副武装外加腿配重二十公里行军,晚饭前完成,否则没有晚饭!其它人解散,到炊事班帮忙!”

那几名被树枝挂坏衣服的战士默默的收拾起行装,然后出了。

李铁网想让几名战士去寻找一下石头,就远远的看到一个人影蹒跚而来,看那身影,除了石头还有谁?

不过,除了石头外,还有两个人影走在他的前面,由于离的比较远,看不清面貌,不过可以肯定,绝不是二狗子或者其它的八路军战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