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节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什么地方还有不对的感觉?”看到李铁醒了过来,美女笑着问道。

“没有了,谢谢,我现在感觉很好。”李铁感觉确实非常好,尤其是有美女陪着。

“这一次你的腿被子弹穿了一个小孔,背上有一处伤口开了口,都重新做了手术,估计得多过一些日子才能好。”

“你知道是谁打的我吗?”一问完,李铁就后悔了,她怎么知道?

果然不出所料,美女不知道。

“我不知道,当我知道你再次受伤的时候,你就已经被别人抬到手术室了,给你做完手术你还没醒,我就过来看看,想等你醒来后看看有什么需要我处理的。”

“噢,没有了,你也休息吧,辛苦你了。”

“没事的,这是我应该做的,既然没有什么问题,那你休息吧,我回去了。”

美女说完转身就要走。

“请等一下,能问你个私人问题吗?”

“可以啊?”美女不以为然的说。

“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呵,我认为什么私人的问题呢,我叫林静,不过卫生队的姐妹们都叫我小静。再见,我的英雄连长。”林静调皮的向李(无)(错)(小说)..<>

看着林静的背影,李铁就发了好一阵呆。

林静刚走,二狗子就出现在了病房里。二狗子进来的时候,李铁还在发呆,在二狗叫了N声之后,小李子的魂终于回来了。

“怎么样,这姑娘的漂亮吧?”

“当然,啊,不不不,嗯,连长,你来了。”李铁尴尬异常。

“小李子,感觉怎么样?他奶奶的小日本,开始搞这些见不得光的事了。”看出了李铁的尴尬,二狗转移了话题。

“连长,我没事,知道是谁向我开的枪吗?”

“没查出来,就一个人,还是前几天生了病来卫生队看病的一个家伙,当时没有给他治好,就让他住进了卫生队,结果今天就出了这事。”

“那审出什么了吗?”

“审个屁啊,人都被你把脑袋给打下来了,还怎么审?幸亏有个战士说前天见过他,是来卫生队看病的。”

“把脑袋给打了下来?”

“对啊,当时哨兵听到枪响的时候,马上就冲了过来,结果就看到这小子倒在你的病房窗外,头和身子分开,脖子都没有了。进来一看,你全身是血的倒在地上,手里还抱着你的枪,枪里一发子弹也没有了。

据炮连的一个受伤的战士说,他当时正好在前面的树前晒太阳,就看到一个人到了你窗前,还没明白过来什么的时候,就见那家伙掏出一支手枪,对着窗子就开了一枪,他想快点过来把这小子抓住,结果还没站起来的时候就听到到一阵枪响,一串子弹从窗子里飞出来,直接就把这小子的脖子给打断了,然后他的头就掉在了地上,接着就什么动静也没有了,估计你当时就昏迷了,马上哨兵就过来了,然后就把你送上了手术台,再往后,做完手术就把你给送回来了。”

二狗子大队长絮絮叨叨的把经过给李铁说了一遍,并说为了避免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已经把卫生队的警戒力量加强了。同时在整个根据地进行了广泛的群众发动工作,争取把类似事件扼杀的萌芽之中。

李铁心里这个郁闷啊,来到这个世界不到一年,自己就受了三次伤,最郁闷的是,一次未好,一次又来,简直是要命啊。

晚上的时候,一些不当班的战士干部听说李铁再次负伤的消息后,又来看望了李铁,并表示会睁大眼睛,争取早日为李铁报仇。

天晚了,经过一天的折腾,李铁感觉到自己特别的累,于是趴在床上就要睡过去,正在这时,他的后脑勺忽然感到一阵发麻,好象是汗毛都要竖起来来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是一种特别的危险就在身边!象是走夜路被狼叮上了的感觉。

没于房里没有点灯,窗外的月光射进来微弱的光线。

李铁轻轻的下了床,把自己的冲锋枪拿在手中,忍着腿上的疼痛,检查了一下武器,枪里不知是谁已经把子弹给压满了,大概知道李铁的习惯,所以保险也没关,直接就可以击发。

透过窗棂下的小缝,借着月光李铁仔细打量着外面的情况。

卫生队的院子里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门口的哨兵还在尽职尽责的站着岗。黑影里的暗哨也同样看不到什么。

正当李铁认为自己太紧张了的时候,可能是自己多疑了。正在这时,门口黑影一闪,一道寒光闪过,哨兵没有发出一声响动就瘫在了墙边。接着那个黑影连停没停直接扑向暗哨,看来暗哨已经****了自己的哨位,同样,没有任何响动,暗哨也倒在了自己的岗位上。

看来这个黑影是经过充分准备的,不仅武功高强,而且对地形也特别熟悉,甚至对哨位也特别熟悉。

这个黑影也比较狡猾,一般情况下,早上发生了枪击事件,晚上类似的行动就应该尽量取消。因为一般情况下,对方对特别加强防备的,但这个黑影却反其道而行,不是艺高人胆大,就是势在必得,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由于李铁离门口比较远,如果此时开枪,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把黑影干掉,所以李铁没有动作,而是把枪口搁在窗台上,只是进行瞄准,等有把握的时候再开枪。

这个黑影放倒了哨兵,然后直接向李铁的病房而来,看来他的目标还是李铁。

他来的好快,从大门口到李铁的病房至少有一百米,而他不过用了十来秒的时间就到了,他的目标不是窗户,而是门口!

李铁把枪口对了准门口。这个黑影走起路来一点声音也没有,看来的确是个高手。黑影手里拿着一把长长的武士刀,另一只手里提着一把手枪。

李铁的房门并没有关,大概他也知道这事,所以直接轻轻的把门推开一道缝然后闪身进来了,并且随手就把门关上了。

他往床上一看,顿时一惊——床上没人!人呢,自己可是盯紧了,李铁绝对没有出去,而且也绝对没有换病房,就是这一间。

就在这一愣的时候,李铁手中的枪响了。

“哒哒哒……”

一串火舌向黑影而去。

黑影吓了一大跳,急忙躲开。

好家伙,不愧是高手,一梭子弹竟然是一发未中。

黑影在原地做了一些奇怪的动作,一梭子子弹全部落空!

“咔”

枪机落空的声音提示着李铁,也提示着黑影,一梭子打完了。

“嘿嘿嘿嘿”!

黑影发出一串惨人的怪叫,然后竟然把手枪往腰里的插,单手拿着武士刀向李铁逼了过来。

李铁惊恐万状的直接把枪向黑影扔了过去。

黑影用刀一碰,直接把枪挡一边去了。

正是这一挡,李铁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支驳壳枪,“哒哒哒……”,黑影这时正好露出空档,大概考虑到李铁已经失去了武器,不会有什么过份的反抗了吧,所以有点大意。结果这一梭子子弹直接打进了黑影的下身。肚子上,腿上,甚至还有一发子弹打在了武士刀上。

从李铁的第一声枪响,卫生队的院子里就开始热闹了起来,一个个的黑影猫着腰,向李铁的病房运动过来。同时,也有人发现了门口已经遇害的两名哨兵,战士们团团包围了病房。

“八嘎,你的狡猾狡猾的。”黑影不甘心的拄着武士刀,小眼睛闪着仇恨的目光。

就在李铁想迅速给手枪换上弹夹的功夫,黑影忽然高举着武士刀,忍着疼痛,大喊一声,向着李铁冲了过来。

李铁举起手枪,准备再给他一下子,猛然“哗”的一声,一挺机枪从窗棂里伸了进来,一条粗粗的火把似的火舌中,一串串火热的子弹,直接把这个黑影打死在对面墙上,密集的子弹直接就把他的肚子给打成了肉酱。枪声停止了,又过了大约几十秒钟,“当啷”一声,武士刀才从他手里掉下来,接着他的尸体从墙上慢慢的滑到了地上。

“连长,你怎么样?”窗外传来战士们的声音。

“我没事,马上警戒,看看还没有敌人”。

“是!”门外应了一声,然后急急忙忙的走了。

Z过去拾起自己的冲锋枪,换上弹夹,然后过去拾起武士刀,拣起黑影的手枪,刚想看看这个黑影是什么样的,正在这时,外面有人高喊:“失火啦,快来救火啊。”

一听到有人喊失火,李铁心里的一个想法就是这些鬼子来者不善。

窗外的战士们除了留下两人在门外放哨外,其余的人全部向失火的地方而去。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声女声。

“李连长怎么样了?”

“报告林医生,李连长说他没事。”门外的战士如实回答。

接着门就开了,林静进来了,看到李铁站在旁边,手里提着冲锋枪。

“你怎么样?没再受伤吧。”

“唉,这次倒没有,这些可恶的鬼子,还真没完没了了。”

林静过来,招呼门外的战士把鬼子尸体弄了出去,象是老朋友一样很平常的接过李铁的枪,然后放在一边,而李铁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就象是随便放下一件平常的东西一样。

林静扶李铁回到床上,帮李铁趴下,然后点上灯,给李铁检查了一下伤口,发现并没有什么变化,这才放下心来。

门外传来一阵阵的喧闹声,那是战士们在灭火。

靠近卫生队的几间民房同时着火了,显然是有人故意纵火。为了尽快把火扑灭,战士们出动了大部分的兵力,有的提水桶,有的拿铁锨,可这些火着的很是邪乎,水并不能直接把火扑灭,看来是敌人在火房上浇了汽油之类的东西。

李铁没有出去,一来他是伤员,出去也帮不上忙,二来外面有其它的干部在指挥,能保证以最快的速度把火扑灭。

于是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和林静在那里拉开了家常。

李铁用自己超过这个时代六十余年的见识,很快就把林静征服了。正当李铁和林静越谈越近乎的时候,门外的哨兵喊了一声:“口令。”对面的人回了口令,接着没了动静,看来是没有过来。正当两人谈的热乎的时候,李铁头皮没由来一阵发麻,回头一看,昏暗的油灯把林静的身影拉的很长,然后照在窗子上。由于林静戴着八路军军帽,所以从影子上看不出男女来,只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

不好,有危险!

李铁不自觉的猛的起身,直接就把林静扑倒在床上,然后甩出一个枕头直接就把灯打灭了。就在李铁扑倒林静的时候,门外一声轻微的枪响,透过窗户射进来,打在林静刚才坐的地方。虽然李铁把李静扑倒了,但即使是这样,这发子弹也把林静的手臂给擦破了皮。

接着,门外的战士们也开了枪,但仅仅开了两枪——每人开了一枪,就再也没动静了。

李铁感觉到不妙,驳壳枪已经抄在手里,二十发的弹夹里满满的——他的枪里从来不缺子弹。

由于冲锋枪被放在了墙边上,一时够不着,所以只握着手枪,拉着林静躲在黑影里。

门外除了灭火的战士们的喧闹声外,什么动静也没有。刚才的枪声竟然没有引起别人注意,这是很不正常的,难道是喧闹声太大了?不能啊,整天血里火里拼杀的战士们对枪声是特别敏感的,不会不发现这个问题的。

正在李铁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很轻微的脚步声,来的不止一个人,至少也有个三四个人。

这些人小心的靠近了病房。李铁把驳壳枪对准了门口,林静也掏出了她的小小配枪——一支小巧的不知什么型号的手枪。

大约来人的手已经碰到了门,李铁刚外开枪,忽然从外面传来一阵猛烈的机枪声——至少也有个两三挺机枪,同时对着门口的来人开了火,密集的子弹除了把几个黑影全部打成了马蜂窝外,把两扇木门也打成了非常标准的马蜂窝,月光透过弹孔,照在地上,照出一片血红——刚才的鬼子流的血还没收拾,门外又流了进来。

机枪声停了,外面乱蓬蓬的一阵脚步声,目标同样是病房。

今天实在是太热闹了,光李铁就受到了三次袭击,看来鬼子们是真的想把李铁除之而后快。

这次进来的都是自己人,李铁已经从窗棂下看清楚了。

跑在最前面的可不是二狗大队长嘛。

二狗子冲进来,非常着急的问:“小李子,你还好吗?小李子,你怎么样了?”

由于李铁刚才把油灯直接打碎了,所以屋子里光线很暗,二狗大队长并没有看到李铁,更没有看到屋里还有一个人。

“连长我没事,他娘的,小鬼子真是阴魂不散,还非得把老子整死才甘心啊。”

“把灯点上,把门口清理一下。”听到到李铁没事,二狗子放心了,开始指挥部下收拾战场了。

一个战士把一把小马灯放在桌上,二狗子这才发现屋子里除了李铁外还有一个人,一看到她,刚想开个玩笑,猛然看到李铁扶着她从刚才藏身的地方起来,而她却捂着左臂,里面隐隐约约有血迹。

“怎么了?林医生,你负伤了?卫生员!卫生员!”

一看竟然林静负伤,二狗的玩笑马上就飞到了火星上去了,马上叫卫生员来。

本来卫生员是跟在二狗旁边一起过来的,听到李铁说没事后,就直接没有进来,只是在门外给两名负伤的战士检查。门口的两人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被打晕了,然后被扔在一边而已,经过一阵急救,已经醒了过来。听到到大队长叫卫生员,这个卫生员立即跑进屋里来。

一看,竟然是林医生负伤了,马上就手忙脚乱的找绷布找止血药。

“没事,我自己来就行了。”看到卫生员手忙脚乱的样子,林静对卫生员说,同时从卫生员的包里找出一卷绷带,然后自己草草缠了缠。

“还是上点药吧,要不感染了就麻烦了。”

“没事的,只是擦破了点皮。”

“唉,既然这样,那还是给我重新包一下吧,我感觉我的腿又流血了。”

经过这一番折腾,李铁腿上的伤口又流血了,直接把绷布都起透了。

卫生员于是在林静的指导下,给李铁重新整理了一下伤口。

经过这一阵子折腾,东方已经出现了鱼白肚,天快亮了。

一晚上被袭击了两次,李铁又累又疼,趴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终于,隐藏敌人内部的暗探发回了已经迟到的情报。

情报说,鬼子准备对八路军将要进行一次“斩首行动”,行动的时间不确定,参加行动的人员不确定,行动的对象不确定。

这是一份非常模糊的情报,而且也已经晚了,但这恰好说明了鬼子对这次行动的重视和这交行动的级别不是一般的高。

时间回到两周前,板田的办公室里。

板田正和几个部下在研究战况。

板田发言:

“诸位,最近一年来,皇军在这一带损失惨重!大量装备损失不说,还有许多优秀的帝国士兵为了帝国的事业而捐躯,尤其是最近半来来,玉碎的士兵超过了几年的总和,这不是一个正常现象,我们有必要对此事进行调查。”

“板田阁下,关于此事,我们宪兵队已经先期进行了一些调查。”一个军官说。

“噢,你的说说。”

“嘿!板田君。以前,皇军屡次被袭击,但土八路或者正规八路,都是偷鸡摸狗之类的小打小闹,对我方无法进行有效的攻击。但从几个月前,他们改变了这种做法。他们的袭击方法更加无耻,根本就不是一个武士应该做的。

“从我们的特工发回的情报,以及维持会发回的情报,还以及特务队侦察到的情报,经过综合考虑,合理研究,科学计算之后,我们发现了距我们最近的一股八路中存在着一个特别无耻的领导者。

“此人名字叫李铁。以前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士兵,自从当了连长之后,屡次对皇军进行无耻袭击。先是偷袭了皇军炮兵部队,接着又偷袭了皇军的洋行,估计最近皇军的给养火车也与此人脱不了干系。因为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此人与此事没有关系。

“自从此人当上连长之后,附近八路的战斗力直线上升,武器装备甚至还要比皇军强壮,给养方面比皇军还要充足,我甚至怀疑,九个月前的皇军护线部队全体玉碎也是此人所为。

“此人擅长的用无耻的手段进攻皇军,用卑鄙的做法对付皇军,对皇军士兵毫不留情,对皇军极端仇恨,是一个顽固的八路分子。

“综上所述,此人卑鄙无耻、恬不知耻、无耻之尤、以怨报德、斯文扫地、蜕化变质、暗箭伤人、落井下石、无事生非、明火执仗、巧取豪夺、鹊巢鸠居、杀人越贷、无恶不作、惨无人道、狼心狗肺、灭绝人性、丧尽天良、嗜杀成性、天理难容!有此人存在,实为我部之所不幸,为皇军之不幸,为大日本帝国之不幸。”

这个军官一阵说的口若悬河,白沫横飞,在他口中,李铁成了老奸巨猾、三头二面、丧心病狂之辈。

“嗯,松下君说的有道理。”板田对这家伙的说法进行了肯定。

“我建议,先除去此人,那么八路必定会元气大伤。虽然这部队的最高长官是赵二狗,但此人说话比赵二狗有时候还要重要!如果除去此人,至少相当于砍去了赵二狗一条胳臂。”

“说的有理。”

“我建议直接由皇军派人执行这项绝密的任务!皇协军的能力实在是令人伤心,而且他们是完全不可靠的。”

“哟西,我们这次将由皇军的暗杀部队特别行动队行动,大家对此事要注意保密。”

“哈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