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回 喜见娇儿疑梦境 惊闻良友困危城

黑石峰与玉树峰遥遥相对出了金碧宫就可以远远望见玉树峰顶的玉皇观可是走起来却很费劲。段圭璋一行人等都有上乘轻功如紧脚程但到了玉皇观前也已是将近黄昏时分。

段圭璋满怀欢悦上前叩门朗声说道:“段某践约而来请见主人。”哪知叩门几次里面竟然毫无声息与上次一模一样。段圭璋顿起疑云心里想道:“莫非是空空儿等得不耐烦已先走了?但我虽说来迟也还没有过期呀?嗯莫非莫非……”

他疑心方动窦线娘已抢先说了出来:“我说空空儿不可靠你看还不是与上一次一样——又一个骗局!”

铁摩勒十分难过说道:“空空儿怎能这样?我与他理论去!”就在窦线娘冷笑声中他一掌震开了观门!段圭璋忙道:“你不可鲁莽。”他仍然守着客礼进了大门立于阶下再一次通名禀告道:“段圭璋远道来迟请主人恕罪允予接见。”

话声未了忽听得一声长笑愤然间但见剑光一闪一柄亮晶晶的匕刺到段圭璋面门。

段圭璋大吃一惊一个“盘龙绕步”疾忙一掌推去只昕得“嗤”的一声半条衣袖已给匕削下。

段圭璋喝道:“空空儿你——”这“你”字刚刚出口空空儿的短剑就划到了他的面前。

段圭璋气得七窍生烟霍地一个“风点头”宝剑亦已出鞘一招“横架金粱”斜削出去空空儿似是识得宝剑的厉害一溜烟似的从段圭璋身旁掠过段圭璋这才缓过口气把未曾说完的那句话说了出来:“空空儿你你还是人吗?”

空空儿侧身进扪冷冷说道:“你胜得了我自有分晓!”话声未了嗖、嗖、嗖已是连三招当真是疾逾飘风匕所指不离段圭璋要古穴道冷电精芒耀眼生缬迫得段圭璋东躲西闪。

幸亏段圭璋也是惯经大敌之辈退了几步猛地使出一招硬碰硬的打法宝剑抡圆剑光暴长疾圈过去大声喝道:“段某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也要和你拼了!”

段圭璋深知空空儿的本领远在他上他这一招其实是以攻为守哪知一剑削出空空儿竟然不敢招架一个筋斗便倒翻开去同时“嘤”的一声叫了出来那声音竟似带着几分怯惧。

段圭璋不禁大为诧异在他使出这一招的时候本来也估计到空空儿不会和他硬拼但以空空儿的本领却尽可以移形换位从另一个方向向他攻击他绝对料想不到空空儿竟然弄到要在地上翻滚躲避狼狈不堪而且还会叫出声来!

可是这只是刹那间的现象就在段圭璋疑心方起一怔之下还未来得及再度进招之际猛听得空空儿一声喝道:“你看我这招移星摘斗!”在地上一个盘旋倏然间弓身一跃果然便是一招“移星摘斗”短剑直指到段圭璋的面门!

本来在对敌之际先说出自己所要使的招数无异教对方如何防御但一来由于空空儿的身法太快;二来也由于段圭璋不敢相信哪知空空儿却真的是使出这一招而这一招又的确是最恰当的一招。待到段圭璋心中一凛闪身还击之时只听得“唰”的一声空空儿的匕又已在他的肩头划过挑破衣裳只差半寸险险就要挑了他的琵琶骨。

铁摩勒忍不住就要拔剑而起韩湛忽地将他一按低声说道:“事有跷蹊你休妄动。”

空空儿一招见效以后接连进招一气呵成有如流水行云得心应手轻灵翔动妙绝伦把段圭璋迫得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在旁人看来段圭璋已是险象环生但在段圭璋心中却有个奇异的感觉空空儿的招数虽然精妙身法也极轻灵但功力却似不及从前不知他是故意留情还是真的如此。

韩湛按得住铁摩勒却按不住窦线娘她早已静待时机这时段圭璋正好又使出一招凶猛的招数空空儿仍然不敢和他硬碰就在两条人影倏然分开之际窦线娘急拽弹弓噼噼啪啪一连串弹子打了过去空空儿东跳西闪弹子全部落空可是也已显出有点手忙脚乱。

窦线娘大喜心道:“想不到空空儿的技艺已然生疏了!”一跃而前立即展开“金弓十八打”的家传绝技夫妇联手果然主客易势占了上风反转来把空空儿打得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韩湛忽地悄声说道:“你瞧这空空儿的身材似乎太矮小了。”空空儿的身材本来矮小因此铁摩勒一直没有留意这时听了岳父的话留心一看果然觉得有点奇怪因为这个空空儿似乎比他以前所见的空空儿还要矮小几分。

铁摩勒方在疑惑只见场中形势已是大变原来窦线娘恨极了空空儿她一占了上风得理不饶人竟然招招都是杀手。刚才是空空儿着着进迫现在却是她咄咄迫人空空儿东跳西闪已显得有点慌张之态。

激战中窦线娘使出穿花绕树身法忽地欺身进击一招“雁落平沙”金弓朝着空空儿的脖子自上而下一拉要是给她的弓弦拉实空空儿的脖子非折断不可。

空空儿头颈一侧叫道:“看我这招草船借箭!”匕斜斜翘起倏然间贴着弓弦反削过去但听得“嗤”的一声窦线娘的半幅衣袖也给削去了。

可是窦线娘却是拼着两败俱伤的打法她的“金弓十八打”变化无穷空空儿没有刺中她的皮肉她的弓弦猛地往外一“蹦”“啪”的一声已“割”着了空空儿的脸皮。

段圭璋忽然惊叫道:“线妹住手!”你道他何以如此惊惶?原来空空儿侧头招之时正好面向着段圭璋窦线娘看不见他则看得分明空空儿的嘴巴并未张开但却有声音出。显然这个人并不是空空儿真的空空儿正伏在暗处指点他使这一招“草船借箭”。段圭璋猛地心中一动这才不由得叫出声来!

双方动作都快如闪电待得段圭璋出声已经迟了。窦线娘的弓弦已划破了空空儿的脸皮一时之间收手不及还要往下割去!

就在这一瞬间窦线娘但觉眼前人影一闪手上突然一轻随即听得哈哈大笑的声音窦线娘手上的金弓已给人夺去。她疾退三步定睛看时只见两个“空空儿”立在一起一个空空儿手上拿着她的金弓另一个空空儿正伸手将自己的“脸皮”撕下原来是张根薄的人皮面具面具被弓弦割破了他却未有受伤露出了本来面目只是个稚气未消十岁左右的孩子。

这一瞬间段圭璋夫妻全都呆了。只听得空空儿笑道:“我没有骗你们吧?你们的孩子是不是已练成了绝世武功?”又说:“师弟这两个人就是你的爹娘了你还不快去拜见爹娘!”

段圭璋热泪盈眶迎上前去张开双臂那孩子投进了他的怀中说道:“爹娘恕孩儿认不得生身父母刚才令你们受惊了。”窦线娘这时方始走过神来连忙也抢上前去将孩子揽住说道:“好孩子我没有伤着你吧?”空空儿笑道:“师弟把这把金弓还给你妈妈吧!窦女侠这回你不会再骂我了吧?”

窦线娘给他弄得啼笑皆非有几分气恼却也有几分感激只好默然接过金弓一声不响。铁摩勒道:“空空儿你也未免太恶作剧了!”空空儿笑道:“要不如此段大侠怎知他的儿子十年来遭遇如何成绩怎样?再说这场恶作剧也还不是我的主意。”

段圭璋心中一动想起以前空空儿对他说过的话说是另有异人收他的儿子为徒而刚才又听得他叫自己的儿子做“师弟”心中颇觉奇怪暗自想道:“藏灵子早巳死了据韩湛所云藏灵子又并无同门兄弟他们这师兄弟的称呼却是从何而来?”

窦线娘却无心去想这些搂着儿子说道:“你失踪了十年想死了为娘的了。好孩子难为你已练成了一身武功明天就随爹娘回去吧。还有一个人是你一定要见的。”段克邪现出迟疑的神气说道:“妈这个么孩儿还要问过师父。”窦线娘道:“啊?你另外还有师父?”她只当儿子的武功是空空儿教的现在才知道不是。

话犹未了忽听得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哈哈笑道:“克邪你见了爹娘还没忘记师父。不枉我收你为徒。”只见一个扶着拐杖的老妇人已颤巍巍的向他们走来。

韩湛“啊呀”一声连忙迎上前去施礼说道:“归夫人多年不见你的精神更好了!”原来藏灵子的俗家名叫归方震这个老妇人正是他的妻子。

归夫人道:“小韩你也还没有什么老态呵!难得你今日也来到此间。你看我收的这个徒弟可比得上方震的徒弟么?”

空空儿忙道:“当然是师弟比我强得多我像他这般年纪还只会上树捉雀呢。”韩湛道:“你教徒弟确是比尊夫高明这孩子现在已是强爹胜祖再过十年那还了得?要是方震还在也——定向你认输的。”

归夫人又哈哈大笑说道:“段大侠我未得你们夫妇同意就将这孩子留了十年是有点不近人情但我已将我一身的本事传了给他想来也可以将功赎罪了。”

原来藏灵子和她本是一对很好的夫妻只因彼此都有好强争胜的脾气以至中道乖离他的弟子空空儿已名满天下归夫人一面是怀念亡夫同时却又起了个古怪的念头想和丈夫再“斗”一次争一口气自己也教出个好徒弟来。这个感情其实也是基于她对丈夫的思念。

恰好那时空空儿将段圭璋的儿子掳来这孩子又长得十分可爱她一见之后便把这孩子要了去她怕孩子的父母不依故此不许空空儿说明真相。

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明之后窦线娘只有喜出望外哪里还敢埋怨段圭璋道:“多谢归夫人对这孩子加惠成全我们夫妇没齿不忘。请夫人准许我们将他领回去。”

归夫人道:“他是你们的孩子当然应该回到父母身边。可是在他离开之前我还要他给我办一件事。”段圭璋道:“有事弟于服其劳请夫人吩咐他便是。”

归夫人道:“克邪你去给我杀一个人!”

段圭璋吃了一惊段克邪转着一双黑白的小眼珠声音有点颤抖问道:“师父你要我杀什么人我我有点害怕!”

归夫人道:“我正是要你练练胆子。”接着说道:“听说精精儿已逃到金碧宫求庇于转轮法王了。空空儿你陪克邪去走一趟将精精儿的级取回来见我。你给克邪掠阵我要克邪亲手杀他。”

空空儿脸色青白。归夫人道:“怎么?你不愿意?你可知道你师父已死你本来就应该负起这清理门户之责的。”

归夫人又道:“我知道你与精精儿自幼相处情份太深不忍叫你亲自下手所以才要克邪为你代劳。但你可要小心克邪若给精精儿伤了一根头回来我就问你。”

空空儿道:“要是转轮法王不依呢?”

归夫人冷笑道:“他敢?你可以对他说这是我的命令要是他敢道半个不字我去毁了他的金碧宫!他也应该知道我丈夫生前处处让他我却是不肯让人的。哼他大约以为我早已死了要不然他也不敢收留精精儿。”原来归夫人中年与丈夫分手她另有住处这回是为了交还段圭璋的儿子才到玉皇观的。

空空儿无可奈何只好领命归夫人又吩咐段克邪道:“此去不比刚才刚才你是与父母试招你既然事前不知我却是吩咐过你不许伤人的。这次我是要你去取精精儿的级你务必要狠毒心肠下得辣手。”

段圭璋暗暗皱眉心里想道:“这归夫人武功虽高究竟乃是邪派。幸喜我儿天性纯良不过自幼跟她只怕也沾染了些邪气了。”但他心中虽然不满却也不敢作出来只好眼睁睁的看着空空儿和他的孩子出去。

归夫人道:“你们走了这么多山路肚子想必早已饿了。”吩咐观中老道备上斋饭便邀段圭璋等人人席。

段圭璋夫妇虽然知道有空空儿陪伴他们的孩子绝不至于吃亏但心里仍是惴惴不安食难下咽。归夫人却和韩湛谈笑风生毫不在意。直到晚饭过后她才皱起眉头道:“已过了一个时辰了怎么还不回来?”

韩湛道:“待我去看一看如何?”归夫人道:“不必。嗯你刚才说到的那个人是谁?他一举手而把两边的烛光全部灭了虽说有点取巧这份功力却也不容小视呵!”原来韩湛一直在叙述妙慧神尼、磨镜老人与转轮法王在金碧宫比武的事情刚刚说到牟沧浪突如其来的一节。

韩湛笑道:“这个人么说起来他的师门倒与尊夫有点渊源——”刚说到这里归夫人忽地站了起来一掌拍出沉声喝道:“你是何人?来此何事?”

只觉微风飒然那牟沧浪已进了屋子以韩湛等人的武功都未察觉他是何时来的。归夫人更是惊诧。她的劈空掌已用到八成功力来人竟似毫无所觉。

牟沧浪施礼说道:“扶桑虬髯客再传弟子牟沧浪谒见归夫人。好教夫人得知韩老先生刚才说的那个人就是晚辈。”

归夫人怔了一怔连忙说道:“牟先生不必多礼拙夫二十年前曾到过扶桑岛向尊师请教你我只应以平辈论交。”

牟沧浪道:“那时我还只是三岁小童论德论齿小可都不敢高攀。”仍然以前辈之礼见过归夫人。归夫人见他谦抑自下甚为好感还了一礼然后问道:“牟先生到此可是奉了尊师之命有何指教么?”

牟沧浪道:“家师差遣我到玉皇与金碧宫谒见归夫人与转轮法王两位前辈。我因路近先到/—;碧宫始知玉皇观与金碧宫失和是以晚辈不揣冒昧想来作个鲁仲连。”

归夫人道:“啊原来你是作鲁仲连来了可是那转轮法王私自收留了我丈夫的弟子他不赔罪求和我是实难遵命。”

“哦空空儿你回来了?”原来正在牟沧浪与归夫人说话之间空空儿与段克邪手携着手已从外面走进。

归夫人面色一沉道:“精精儿的级呢?”空空儿取出一个拜匣说道:“请师娘恕罪精精儿早已逃走弟子不知他逃向何方是以只好先回来复命。转轮法王自知理亏写了这赔罪的拜帖命我转呈师娘。”

归夫人有了面子又有牟沧浪从旁劝说气便消’了当下说道:“既然如此礼尚往来你明日也拿我的贴子去回拜他吧。至才说到的那个人是谁?他一举手而把两边的烛光全部灭了虽说有点取巧这份功力却也不容小视呵!”原来韩湛一直在叙述妙慧神尼、磨镜老人与转轮法王在金碧宫比武的事情刚刚说到牟沧浪突如其来的一节。

韩湛笑道:“这个人么说起来他的师门倒与尊夫有点渊源——”刚说到这里归夫人忽地站了起来一掌拍出沉声喝道:“你是何人?来此何事?”

只觉微风飒然那牟沧浪已进了屋子以韩湛等人的武功都未察觉他是何时来的。归夫人更是惊诧。她的劈空掌已用到八成功力来人竟似毫无所觉。

牟沧浪施礼说道:“扶桑虬髯客再传弟子牟沧浪谒见归夫人。好教夫人得知韩老先生刚才说的那个人就是晚辈。”

归夫人怔了一怔连忙说道:“牟先生不必多礼拙夫二十年前曾到过扶桑岛向尊师请教你我只应以平辈论交。”

牟沧浪道:“那时我还只是三岁小童论德论齿小可都不敢高攀。”仍然以前辈之礼见过归夫人。归夫人见他谦抑自下甚为好感还了一礼然后问道:“牟先生到此可是奉了尊师之命有何指教么?”

牟沧浪道:“家师差遣我到玉皇与金碧宫谒见归夫人与转轮法王两位前辈。我因路近先到/—;碧宫始知玉皇观与金碧宫失和是以晚辈不揣冒昧想来作个鲁仲连。”

归夫人道:“啊原来你是作鲁仲连来了可是那转轮法王私自收留了我丈夫的弟子他不赔罪求和我是实难遵命。”

“哦空空儿你回来了?”原来正在牟沧浪与归夫人说话之间空空儿与段克邪手携着手已从外面走进。

归夫人面色一沉道:“精精儿的级呢?”空空儿取出一个拜匣说道:“请师娘恕罪精精儿早已逃走弟子不知他逃向何方是以只好先回来复命。转轮法王自知理亏写了这赔罪的拜帖命我转呈师娘。”

归夫人有了面子又有牟沧浪从旁劝说气便消’了当下说道:“既然如此礼尚往来你明日也拿我的贴子去回拜他吧。至于精精儿我却不能让他畏罪潜逃我限你在三年之内将他捉回来见我。”

段克邪嘻嘻笑道:“牟大哥你的轻功比我的师兄还要高明我服了你了!”

牟沧浪道:“那是你师兄故意让我的。若然真个比试在百里之内我或许赶得上你的师兄在百里之外我是决比不过他白勺。”

归夫人道:“牟先生你是长辈他们功夫有不到之处望你指点指点他们不要助长他们的骄气。克邪你应该叫牟先生做叔叔不是大哥。”

段克邪道:“这是这是牟大哥嗯牟叔叔要我这样叫他的。”他一路上叫惯了“大哥”一时间改不过口来。

牟沧浪笑道:“我与令徒一见投缘咱们各交各的夫人你不必拘执了。令徒是天生的学武资质我结识了这位小兄弟高兴得很呢!”

段克邪道:“这位牟大哥很好玩他还会魔术呢!”归夫人笑道:“哦他教会了你什么把戏?”

段克邪道:“不是耍把戏我和他玩打手掌的游戏他在我的掌心拍了几下我便全身热起来但却舒服得很。过后他叫我跳上一棵树上捉雀儿那棵树很高鸟巢在树顶我说我一定跳不上去的爬上去我就会。他说:你放大胆子试一试吧。我一跳奇怪果然跳上去了可惜捉不到雀儿只掏了两个雀蛋。”

归夫人又惊又喜笑道:“克邪还不赶快谢牟先生他已给你打通了窍阴玄关你这一生受益不尽。”原来若要修上乘内功就必须打通窍阴玄关。归夫人这一派的武功虽然厉害但所学的却不是正宗的全功心法要打通窍阴玄关最少得有—卜年以上的功力。如今牟沧浪以师门秘法、无上玄功给段克邪打通了窍阴玄关以后段克邪修习上乘内功就可事半功倍。

段克邪哪里知道其中关系听了师父的吩咐依言便给牟沧浪叩头牟沧浪哈哈笑道:“小兄弟做哥哥的没有什么更好的见面礼给你正自惭愧呢。过几年你长大了我再来看你。”

牟沧浪走后众人都向段圭璋夫妇祝贺一贺他们骨肉团圆二贺他的儿子得此奇遇前途无限。归夫人笑道:“这孩子的武功虽未大成但此去江湖差不多的也尽可应付了。”这话语即是允许段圭璋携他回去。段圭璋欢喜无限再次向归夫人拜谢。

众人在玉皇观住宿一宵第二天一早便向归夫人告别。归夫人亲自送了一程疼了孩子几回这才挥泪而别。

段圭璋等人归心似箭兼程赶路不消一个月就进了玉门关。这几个月来他们久已不闻战汛到了玉门关后才知道一点前方的军情。

他们听到的消息是:安禄山虽然被儿子所弑但史思明继起贼势仍很猖獗目下正分兵三路一路攻掠河北诸邵指向灵武;一路攻打睢阳;一路留在范阳平卢境内扫荡后方的义军。幸在郭子仪的新军已经练成听说也已分兵两路去救灵武和睢阳了。

他们得到了这些消息便在路上商议。铁摩勒问道:“金鸡岭是义军总寨可不知南师兄还在金鸡岭么?”韩湛道:“我离开金鸡岭的时候南大侠已奉郭子仪之令回转睢阳帮张巡守城去了。”铁摩勒心中稍宽说道:“张巡乃当代将才又与郭子仪互相呼应想可无虑。”韩湛道:“我与辛寨主有约要去金鸡岭助他一臂之力。现在看来三路之中其他两路都有外援却是金鸡岭的形势最危摩勒你和我一道吧先助义军突围若是睢阳危急再救睢阳。”铁摩勒虽然挂念师兄但权衡缓急而且韩湛的策划也正是兼顾两方便依了岳父之议。韩湛又道:“段大侠你是薛嵩、聂锋两家的救命恩人他们既在朔方你还是以到朔方为是。一来可以劝说他们二人出兵二来也可了你的私事。”当下议计已定韩湛父女翁婿一路便与段圭璋夫妻分手。

段圭璋心急如焚兼程赶路可是从玉门关到朔方还有三千多里路途又不好走他们只凭着两条腿走了将近一个月方始踏进临淮境内。该地距离朔方六百余里离睢阳却只是三百里左右。

时节将近中秋天气仍很炎热这一日他们冒着骄阳脚步仍是不敢稍缓。他们连日奔波窦线娘走了半天已有点气喘反而是段克邪这孩子精神最好经常走在父母前头。窦线娘大为欣慰忍不着夸奖她的儿子段克邪笑道:“我算得什么我的师兄才厉害呢据说他可以日行千里。我的师父总希望我过师兄但看来在轻功上我是绝没办法过他了。”

走了一程段克邪忽地问道:“爹这些天来我常常听你说南大侠的故事说当世只有他才不愧大侠二字。现在到了此地既然离睢阳较近为什么不先去看看他却要这样着急赶到朝方作甚?”段圭璋心中一动想道:“这孩子说的也有道理。”窦线娘却笑道:“孩子你不知道咱们赶往朔方有一大半是为了你的缘故!”

段克邪道:“怎么是为了我的缘故?”窦线娘笑道:“我带你去会一位小朋友她是个又聪明又漂亮的小姑娘你见了她一定欢喜她的。”段克邪问道:“她懂得武艺么?”奏综娘道:“她是妙慧神尼的徒弟不但会舞刀弄剑还会弹琴念书懂得的东西比你还多呢。”段克邪从未有过年龄相若的朋友听了十分高兴但又有点担心说道:“妈你说她这样好那样又好那你怎知她肯不肯和我交朋友?”窦线娘笑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她不但会和你做朋友而且一生一世她邢不会与你分开。”段克邪莫名其妙眨眨眼睛问道:“为什么?”段卜璋道:“孩子你现在还小说给你听也不懂。再过两年你就知道她是你的什么人了。”段克邪对父亲较为畏惧不敢冉缠问下去。但仍是高高兴兴地说道:“好她既然也会武功那么咱们到了朔方就邀她一同去见南大侠给南大侠打退那些贼人。”

段圭璋听得儿子这么说既是高兴又是不安心中想道:“好几天没听到睢阳的消息了不知南兄弟现在如何?”走了一会路边有家卖些酒食的茶铺段圭璋想听听消息便叫住了儿子道:“你妈有点累了咱们且歇一会儿。”

隔座有两个军官模样的人段圭璋刚踏进茶铺便听得其中有个说道:“唇亡齿寒这点道理咱们都懂贺兰元帅却怎的拥兵不?”另一个道:“还有更气人的呢唉大哥咱们职位太小说也没用还是喝酒吧。”

段圭璋心中一动正想过去搭话忽听得有个客人将筷子一摔叫道:“你们卖的是什么猪肉好大的一股味儿敢情是了瘟的?”跑堂的连忙过来打拱躬揖道:“你大爷包涵点这猪肉只是隔夜的并不是猪瘟味儿还不致太难闻吧!”那客人道:“还说不难闻简直吃不下去!”瞧他的模样似是个公子哥儿。

旁边有个客人忽地冷笑道:“隔夜的猪肉总胜过老鼠肉吧?可怜睢阳的将士现在什冬东西都没得吃了听说连城中的老鼠和麻雀都吃光了。”

茶铺里人听他提起睢阳都围拢过来有人间道:“听说张巡连爱妾都杀了给军士吃这是真的么?”那人道:“这倒是传闻失实了那个姬人是因见城中缺粮自尽死的。为的是给张巡省下一份口粮。”又一个人间道:“不是听说郭令公已派了大军来救么?”那人道:“郭令公是派了一支军队来不幸半途中伏伤亡甚重这支军队人数不过几千后援未到难以支持只好退兵了。”众人听了无不顿足叹气有人问道:“郭令公与张防御使是至交好友于公于私他都不该坐视为何不亲自率军来援?”那人道:“这倒怪不得郭令公贼兵有一路攻向灵武听说皇上一日出七道诏书要他全军赴援灵武前往睢阳那支军队还是他私自从亲军和民兵里面拨出来的。”先前那人问道:“贼兵距离灵武还远何以轻重倒置缓紧不辨?”那人叹口气道:“你不知道当今皇上就在灵武吗?”众人面面相觑不敢说话。过了半晌有人低声说道:“听说睢阳已有人来本州讨取救兵不知贺兰元帅可肯兵?”

忽听得有人在茶铺外面接声说道:“这事儿么你不提也罢提起了叫人气煞!请诸位听我唱一支《挂枝儿》(曲调名)说一说怎的啮指乞师师不。”

只见一个衣裳槛楼似是走江湖唱道情的老叫化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茶铺外边他说了这几句“开场白”便敲着竹筒道:

“进明啊你也食唐家禄否?人望你拯灾危飞骑到此来求救谁知你坐拥强兵空袖手不曾见你兴师去倒要将他勇士留!可怜那南八好男儿他十指儿只剩九。进明啊你厚着脸皮不顾人唾骂任他血泪交流不听他你眼睁睁看了他将指头儿咬;他当时乞师空咬指。我今日所说亦咬牙!元帅将军难倚靠保家园还得咱们小百姓想办法!”

段圭璋这一惊非同小可跳起来道:“老丈你说的那位南八可是张巡手下的将领南霁云么?”那老人道:“不是他还是谁?可怜他空白啮指乞师贺兰元帅不但不兵反而连他山不放走!”

段圭璋隔座那个军官慌忙喊道:“老叫化你怎可肆无忌惮在这里骂贺兰元帅!”原来这唱辞里的“进明”正是他的长官贺兰元帅的名字。此言一出登时整个茶馆里面的客人都骚动起来纷纷骂道:“他坐拥强兵见死不救不该骂吗?”“老人家你说得对元帅将军难倚靠保家园还得咱们想办法!”“对呵!有血气的男儿都往睢阳去吧!”

人声鼎沸中忽见一条人影箭一般的飞奔出去正是段圭璋他宝剑一挥所断了系马的绳子立即飞身上马说时迟那时快窦线娘与她的儿子也接踵而来飞身上了另一马匹。

那两个军官气得暴跳如雷大声喝骂原来这正是他们的坐骑。段圭璋在马背上朗声说道:“对不住反正你们不去打仗这两匹坐骑我们却正用得着。你们若要索回马匹到睢阳来吧!”茶客们哄堂大笑都道:“这壮土说得对当兵的不打仗还不让小民去打么?好壮士你先走一步咱们也会来的!”笑声中段圭璋这对夫妻早已去得远了。

窦线娘催马追上丈夫叫道:“圭璋咱们这就往睢阳么?”段圭璋道:“怎么?敢情你不愿意?你不记得当年南兄弟是怎样舍了性命护送咱们么?”窦线娘道:“正是为’了要报他这大恩所以我才问你啊你刚才不听得那老人家说吗?据他说贺兰进明不但不兵反把南兄弟扣留了。那么咱们是不是应该先到城里把南兄弟救出来?”

段圭璋怔了一怔心道:“这倒是一个难题。”要知睢阳已是危在旦夕若去救人倘然受了挫折的话岂非耽误大事。但若不把南霁云先救出来他又放心不下。

正在踌躇不知不觉已到了一处三岔路口有两个军官骑着马迎面而来神色惊惶跑得甚急段圭璋心中一动想道:“这条路正是从睢阳来的莫非又有了什么紧急的军情?”

心念未已忽听得一声马嘶另一条路上又出现’了一骑骏马来得有如风驰电掣比那两个军官的坐骑快得多!

转眼之间那匹骏马已追上了那两个军官只见坐在马背上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神情凶恶的老人!只听得他一声喝道:“岂有此理你们胆敢骗我我问你有几个脑袋?”

话声未了两匹坐骑已是尾相衔那个军官喝道:“你杀了我我也不告诉你!”反手一刀向那老人劈去!那老人哈哈大笑一掌拍出但听得“咣”的一声军官已给他打下马来那柄月牙弯刀也飞到半空去了!

那老人马不停蹄眨眼之间又追上了另一个军官笑声一收蓦地喝道:“快说实话姓南的往哪条路走如有半句诳言这人就是你的榜样!”

那两匹坐骑已是并辔而行那老人正自一抓向那军官抓下猛听得弓弦声响窦线娘已出了三颗金丸那老头好不厉害把手一抄把窦线娘所的金丸全都接了。

但听得“蓬”的一声马嘶人叫那军官已滚下路边的稻田原来是那老人一掌将军官的坐骑击毙了。他人未离鞍竟然在这瞬息之间左手接暗器右掌毙奔马。段圭璋见他如此厉害也不禁暗暗吃惊。

说时迟那时快这老人已纵马过来冷冷说道:“原来是窦家的大小姐来了承赐金丸敬谢壁还!”反手将三颗金丸打出听那锐啸破空之声劲道比窦线娘更大。

段克邪忽道:“妈我替你打这老贼!”陡然间从马背上飞身跃起迳向那老人的马上扑去!窦线娘这一惊非同小可慌忙叫道:“克儿回来!”

段克邪身形一起如箭离弦哪止得住?只听得叮叮几声他在半空中已拔出一柄短剑将那老人打回来的三颗金丸磕落连人带剑化成了一道银光!

藏灵子这门的轻功冠绝武林段克邪虽未练到他师兄空空儿那样的本领但以他这样的年纪已是足以惊世骇俗!

那老人赞道:“小娃儿好俊的身手你是空空儿的什么人?”这老人武学深湛见多识广段克邪的轻功一露他已看出路数心里不由得暗自沉吟:“我不怕得罪他的父母但要是惹恼了空空儿却是麻烦!”段克邪道:“你管我是谁我只知道你是个坏人我就要打你!”声到人到在半空中一个筋斗头下脚上便即凌空刻下剑尖直指那老人的太阳穴!那老人焉能给他刺中中指一弹把段克邪的短剑弹开左臂一圈便要把段克邪拖下来!但终是因为顾忌空空儿未敢使出他的追魂神掌。

段克邪的短剑给他一弹手腕隐隐作痛也不由得心中一凛百忙中使出师傅的轻功绝技便借他这一弹之力又在半空中翻了一个筋斗但这一次却是向后倒翻。

那老人这一弹没有将他的短剑弹出手去也是颇出意外当下又是惊奇又有点爱惜他的坐骑乃是惯经战阵的良驹不待主人指挥便向段克邪冲去。段克邪在半空中一个筋斗翻下来身形刚刚落地那老人连人带马已是冲到眼看他就要伤在马蹄之下。

猛听得一声喝道:“老贼休得伤害我儿!”但见剑光一闪段圭璋飞骑赶至!这老人见他剑势凌厉不敢轻敌拨开马头迅即一掌劈出。

段圭璋剑尖一颤趁势抖起了一朵剑花一招“李广射石”向前疾刺这时他们的坐骑已是擦身而过那老人一个“镫里藏身”双足倒挂马鞍左臂一伸半边身子悬空居然使出了极厉害的擒拿手法要把段圭璋拖下马来。幸而段圭璋骑术剑术两皆精妙左拿一拍马鞍在马背上施展出“铁板桥”的功夫以单臂作为支柱整个身子在马背上腾空三尺剑锋一转一招“顺水推舟”平削出去。

但听得“砰”的一声那老人一掌击中了段圭璋的马腹那匹马滚下斜坡将段圭璋抛出了数丈开外!

那老人只觉头皮上一片沁凉段圭璋这一剑刚好从他的头顶削过一蓬乱已是随着剑光纷落。那老人也不由得大吃一惊:“这姓段的剑法果然名不虚传他们夫妇联手我是决难取胜的了!”当下哈哈笑道:“姓段的你站稳了咱们在睢阳城下再见个高低吧。”快马加鞭转眼之间走得无踪无影。

窦线娘慌忙向她丈夫奔去段圭璋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只见自己那匹坐骑已是颈折腿断瘫作一团不禁咋舌道:“好厉害幸亏没有给他打着这老贼是谁?”窦线娘道:“这老贼乃是安禄山的大内总管——七步追魂羊牧劳。”原来羊牧劳以前在黑道上混的时候也曾到过窦家的飞虎寨故此窦线娘认得是他。

段圭璋道:“原来是他哎呀不好!”窦线娘道:“怎么?”段圭璋道:“你刚才不曾听得他向那军官盘问么敢情他就是去捉捕南兄弟的?”窦线娘道:“这里有两条路都可通睢阳不知南兄弟走的哪条?”

忽听得呻吟之声原来是滚落稻田的那个军官已爬了起来嘶声叫道:“尊驾可是段大侠段圭璋么?”

段圭璋道:“不错大侠之名愧不敢当。足下是谁?却为何与这老魔头作对?”

那军官一看他的同伴连人带马已倒毙路旁忽地哀号三声又大笑三声哭声笑声部颤抖得很厉害显见是受了内伤。

段圭璋怔了一怔忙道:“你躺下来我给你敷药。”那军官道:“你不要为我耽搁了听我把这事情告诉你然后赶快去与南义士会合吧。他就在前头!”段圭璋道:“你说的是南霁云?”

那军官道:“不错。我们是贺兰进明的亲军统领奉命去追南义士的。我们怎忍害他所以矫将令亲自送了南义土过关。”

那军官声音微弱继续说道:“不料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这个魔头他露出绵掌碎石的功夫迫我们说出南将军的去向。我们情知不是他的对手只好胡乱指一条路给他哪知他马快如风去而复回我们还是难逃毒手!”

段圭璋听了肃然起敬连忙说道:“你救了南将军南将军他绝不忍你为他送命。”一面说话一面掏出了金疮散来那军官忽道:“你可知道我刚才为什么大哭三声大笑三声?”段洼障怔了一怔道:“正要请教。”那军官一手扫开他的药散说道:“我是为我的兄弟丧命而号陶为段大侠你来了而欢笑有你到来南将军就不至于孤掌难鸣了。南将军是从左边这条路走的你赶快去吧。”说到一个“去”字突然俯下头颅向地上一块石头一撞登时血如泉涌随即倒在血泊之中。原来他自知伤重难治不想耽搁段圭璋的功夫故此不惜轻生。

段圭璋料不到他竟然如此壮烈牺牲要拦阻已来不及急忙问道:“你有什么身后之事可要段某料理么?”并且将耳朵凑近他的嘴边只听得他断断续续地说道:“只盼你转告南将军请他多杀几个贼人!”说到最后那儿个字段圭璋已经听得很费力用力一抗那军官的心脏已停止跳动了。

段圭璋虎目蕴泪呆了片刻向他的尸体拜了一拜说道:“真是义士令人感奋!可惜我连你的名字都未知道。”

窦线娘道:“咱们不可辜负了他的期望赶快走吧!”段圭璋和那两个军官的坐骑都已给羊牧劳击毙只剩下窦线娘这匹马。段克邪道:“爹你和妈合乘一骑看我能否赶上?”段圭璋知他轻功了得说道:“也好就让你和这匹马赛赛脚力。”

段圭璋飞身上马问道:“刚才那老魔头向哪条路走?”窦线娘道:“他又走错了他向中间那条路去了。”段圭璋道:“好那么咱们快马加鞭也许可以在他现错误之前赶上南兄弟。”但他们那匹马只是一匹寻常的军马背上了两个人虽然用力鞭打也跑得不怎么快。段克邪施展出“八步赶蝉”的轻功那匹马竟然赶他不上还要段克邪放慢脚步来等它。

幸好这条小路乃是捷径大约半个时辰就过了临淮州界。正在催马急行之际忽听得前面有厮杀之声!正是:

自古救兵如救火飞骑杀敌到唯阳。

欲知后事如何?清听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