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回 绿林血债嗟难解 魔阵妖氛化不开

段圭璋愕然止步问道:“怎么?”韩湛道:“咱们误上了黑石峰了!”段圭璋这才注意到周围的山石都是黑黝黝的十分奇特不禁问道:“这山峰有什么古怪上不得么?”

窦线娘正在追赶那两个汉子她丈夫止步她却未曾止步就在段圭璋问的时候忽听得呼呼声响突然飞出了两条铁抓一左一右向窦线娘抓来。原来两面山坡上都埋伏有人有两人长得一模一样所使的武器也完全相同乃是一条数丈长的铁索铁索的一端装着一柄利钩这两人能舞动数丈长的铁抓抓人功力之高自非泛泛之辈。

但窦线娘惯经大敌在暗器上又有精湛的造诣耳目灵敏更非常人可比她一听到铁抓荡风之声弹弓早已射出去。

呼的一声右边的铁抓已到妻绵娘施展金弓十八打的手法举弓一拨那条铁索夭矫如龙一个盘旋横扫过来索端的利钩正好把她的金弓抓着!

就在这时左面山坡的那个汉子出一声尖叫想是已被窦线娘弹丸打中但却伤得不重所以他那条铁抓虽然来得较慢但仍然还朝着窦线娘抓来了!

段圭璋连忙奔一七这条铁抓本是向窦线娘的头部抓下来但因那人被弹丸打中手腕颤抖铁抓失了准头却从窦线娘颈侧掠过。也幸亏是窦线娘的弹丸先打中了他要不然窦线娘这时候正被另一人抓着了她的金弓势将无可抵御。

段圭璋来得正是时候那条铁抓一抓不中拉回来时段圭璋已是赶到他所用的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手起剑落“咔嚓”一声就把铁索上的那柄利钩削断了。

就在此。时窦线娘却禁不住抓住她金弓那条铁索的拉扯虎口一麻只得撒手那柄金弓竟被铁抓抓了去。

两条铁索同时收回那两个人也同声骂道:“贼婆娘擅上黑石峰还胆敢伤人想是活得不耐烦了!”

窦线娘大怒拔出佩刀就追上去喝道:“管你甚么黑石峰白石峰快把我的宝弓还来然后磕头赔罪要不然你倒看看是谁要谁的命?”

那两个人不再回骂却只是嘿嘿冷笑他们想是走山路走惯了的捷似猿猴窦线娘竟然追他们不上。

可是窦线娘失了家传的宝弓那肯罢休仍是穷追不舍过了一会只见这两个汉子和先前那两个放飞刀偷袭的人都已跑到了山上进入山顶那间寺院去了。

窦线娘一上到山上便见金光闪闪耀眼生辉原来这间寺院的建筑十分奇特屋顶成圆锥形而且这圆锥形的屋顶竟是用金箔包在外面的。在荒山上竟有如此金碧辉煌的一间寺院当真是难以思议的事情饶是窦线娘见多识广也不禁怔住了。

段圭璋道:“咱们已经知道了那些人是藏在这寺院里就不必忙在一时且先向韩老前辈请教吧。请问韩老前辈是否知道这寺院的来历。”

这时韩湛和铁摩勒等人都已跟了上来韩湛说道:“这是黑石峰上的金碧宫宫中的主人是三十年前从天竺来的一位僧人法号转轮法王。他定下禁例这黑石峰是不许外人士来的。今日咱们误上此峰只怕一场麻烦是难以免了。”

窦线娘问道:“这转轮法王是何等样的人物竞敢如此骄狂?”

韩湛道:“他的武功深浅我不知道只知道空空儿的师父藏灵于他生前服高于顶但对这转轮法王在言谈之间却也十分佩服。”

段圭璋夫妇还是第一次听得空空儿师父的名字大为奇怪连忙问道:“原来韩老前辈与空空儿的师父是相识的么?’”

韩湛道:“老夫西年在西北漫游承藏灵子折节下交我在他的玉皇观里也曾住过不少口子实不相瞒空空儿还是个小娃娃的时候我已曾见过他了。”

段圭璋道:“空空儿的师父是个道士么?”

韩湛道:“他是半路出家的听说是夫妻不和才戴上黄冠做了道士不过我可没问过他。”

韩湛继续说道:“藏灵子和转轮法王的脾气十分怪僻听说他们曾经是过很要好的朋友后来却不知为了什么事情闹翻了。藏灵子在玉树山的主峰玉皇观转轮法王这黑石峰的金碧宫相距不过一日路程但两家自闹翻之后不但他们二人即他们的门下弟子也从不往来了。转轮法王的禁例恐怕就是为玉皇观的弟子而设的。但现在藏灵子已死了十多年这条禁例不知是否已经取消那我就不知道了。”

窦线娘道:“我还以为那些人是空空儿派来和我搞乱的呢如此说来他们却并非一路。但不管是转轮法王也好是空空儿也好我总不能平白受他欺侮。”

段圭璋道:“既然到此是该问个明白并索回宝弓。但他到底是前辈咱们也不可鲁莽。”

段圭璋正待叩门以礼求见那两扇门扉却已忽地打开。

只听得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好呀段圭璋算你倒媚今日又撞到老娘的手上了!”这开门出来的竟是展大娘大出乎众人意料之外。段圭璋一惊之下展大娘已倏的向他抓来!原来当年展大娘在华山上遭受群雄围攻段圭璋也曾参与在那次围攻中展大娘曾给段圭璋刺了一剑是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见面便施杀手。

幸而段圭璋惯经大敌猝逢突袭他一个盘龙绕步宝剑已霍地出鞘说时迟那时快窦线娘亦已展开八卦游身刀法与段圭璋刀剑相联将展大娘挡住。

展大娘一击不中倏的便冲出去欺到了铁摩勒身前喝道:“你这小贼也来了么?”声出掌一招“游龙探抓”便向铁摩勒的琵琶骨抓下来!

忽听得“嗤嗤”声响展大娘的手指堪堪就要触着铁摩勒的时候忽觉虎口一麻原来是韩湛以“隔空点穴”的上乘内功向展大娘戳了一指。

韩湛笑道:“展大娘想不到与你在此地相逢记得你那日曾邀请我们喝令郎的喜酒怎的今日忽而反面无情要打起贺客来丁?”

展大娘面色沉暗怒声说道:“你是有心讽刺我么?儿子和徒弟都不是我的了还喝什么喜酒!”

铁摩勒好生惊异心里想道:“难道王燕羽与展元修又闹了什么别扭了?”

展大娘还想向铁摩勒下手但她也识得韩湛的厉害正在踌躇庙中又出来一人笑嘻嘻地道:“难得诸位贵客同来家师有请!”接着又道:“师叔息怒他们既到了这里如何处置家师自会作出主张。”

这人摇着一柄折扇婚皮笑脸口称“贵客”却是一副轻蔑的神情。此人不是别个正是王伯通的儿子王龙客。

段圭璋恍然大悟心里想道:“敢情这王龙客竟是转轮法王的门下弟子途中伏击那些人都是他的师兄弟辈他们是有意将我们引上黑石峰的!但他们却怎的知道我们今日会路过此地呢!”

窦线娘与王家有血海深仇见王龙客这般神气更为恼怒喝了一声:“小贼!”便想弹出金丸韩湛忙道:“打狗要看主人脸大嫂进了寺中见了法王再说吧。”王龙客倒并不生气只是冷冷说道:“我奉家师之命来请你们你们倒骂起我来了好吧你们尽管骂吧否则待一会儿只怕你们有口也难骂了。”

王龙客冷言冷语正是存心激她怒他恨不得窦线娘破口大骂甚或先行动武然后好在师父面前派她个登门挑衅的罪名窦线娘识穿了他的诡计心想:“今日之事看来难以善罢。且先容忍你这小贼片时看你师父如何付?”按下怒火随王龙客进去。

到了一座大堂。大堂上摆着一张几案后面一张檀木椅子。刚才在中途伏击那四个汉子排列两旁倒有点像公堂审案的味儿段圭璋这时也有点怒气了。

王龙客踏进大堂便朗声说道:“擅闯金碧宫的来人带到请师父登堂落。”

段圭璋是个宁折不屈的好汉忍不着气冷冷说道:“咦我以为这是佛门清静之地谁知却误进了衙门了。”

话声未了只见两个形貌古怪的人已走了出来。前面这人是个枯瘦的和尚皮肤黝黑鹰鼻黄须双目炯炯有光太阳穴涨鼓鼓的一看就知内功深厚非常后面这人活像个大猴子却原来是精精儿!

精精儿突然在此地现身而且随着转轮法王众人无不诧异尤其韩湛更觉惊奇心中想道:“精精儿是玉皇观的人怎么会到了金碧宫来?”

只见转轮法王双目一睁不怒而威便向着段圭璋说道:“你们都是些什么人?犯了我的禁例擅上黑石峰还胆敢在此胡言乱语?”

精精儿道:“师父不必盘问他们这些人的来历我都知道这婆娘是飞虎山窦家寨的女贼这贼子是她的丈夫其他的人都是他的同党!”

窦线娘不由得怒道:“窦家寨的人又怎么样?难道大师高年盛德也要插手管黑道上的事么?”

转轮法王冷笑道:“好一副尖牙利齿老衲不管你尘俗之事只问你为何上黑石峰来?”

窦线娘道:“请你问你左右这四个弟子问他们为何在半途偷袭我们还抢了我家传宝弓?”

那用铁抓抓了窦线娘金弓的人走出行列向转轮法王躬身说道:“禀师父飞虎山窦家寨的人作恶多端弟子们的父兄都是给窦家五虎害了的。师父可以不理黑道之事但他们已到此间顺手除恶也是一件功德。”

转轮法王道:“哦怪不得你们四个都不愿随师父削为僧

原来是有父兄之仇。你们的父兄是如何被害的说出来也好让他们死而无怨。”

那使铁抓的汉子说道:“我叫朱灵我弟弟叫朱宝我们的父亲是从前朱雀山的寨主朱旭。窦家自封绿林盟主要各处山寨年年向飞虎山纳贡。有一年朱雀山的贡物不够窦家限期要我父亲交足否则就要灭了朱雀山的朱家寨。我父亲没法冒险大劫幽州的府库库银虽然劫到了手我父亲却中了官军的箭未回到山寨便因伤重而死了。窦家寨乘机便吞并了朱家寨动来的库银也都搬了去连棺材也不给我父亲一口。我父亲若不是为了要向窦家纳贡怎会身亡?所以穷本追源我父亲还是死于窦家之手。”

那使飞刀的汉子接着说:“我家更惨我父亲是幽州铜马山的寨主窦家寨的大头领窦令侃忌我父亲在绿林有些威望借口招开绿林英雄宴将他诱上飞虎山囚禁起来用酷刑将他百股拷打迫他写了亲笔书信将铜马山的人众都收编到他的旗下然后将我的父亲毒杀了。”

另一个也是使飞刀的汉子说道:“我家却不是绿林中人我哥哥是个着名的镖师凭他的镖旗走遍大江南北从没出过事。有一次在乎凉道上窦家五虎齐来劫他的镖劫了镖还不打紧还要斩尽杀绝我哥哥已受伤而逃他们追出了百余里外将我已受了伤的哥哥杀死。”

窦线娘和铁摩勒起初以为他们是捏造的后来听他们一个个说得有名有姓有凭有据而且飞虎山吞并朱雀、铜马两寨的事窦、铁二人也都是知道的不过当时窦线娘还是个少女而铁摩勒更是个孩子只知其事不知其详做梦也想不到这两家的寨主是被窦家如此残酷的害死的。

铁摩勒听得毛骨惊然不禁想道:“我为了义父待我之恩无时无刻不想为他报仇却原来我的义父也曾害过许多人命若然似这等冤冤相报何时得了?”

窦线娘也受到了震动心想:“我要向王家报仇却原来别人也要向我窦家报仇。”她想了一想说道:“这些事纵然是我哥哥干的与我也不相干。若说我是窦家的人就要填命那么这位令高足他家把我五个哥哥都杀掉了倘若法王果是主持公道就请你把这姓王的弟子交给我让我处置了他以后我再任凭你们处置替我窦家偿你们这几家的血债!”

转轮法王面色一沉“哼”了一声说道:“你这婆娘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我说这样无礼的话!我金碧宫的弟子岂能是任凭外人处置的么?”

段圭璋亢声说道:“法王的弟子不能任人处置难道我们就该由你处置么?你倘若要插手管绿林中的纠纷就陔秉公办理。”

转轮法王老羞成怒冷笑说道:“我才懒管你们的纠纷呢只是你们犯了我的禁例我却不能不问。好你们既然擅入金碧宫那就不必回去了。精精儿来!”

精精儿越众而出躬身说道:“弟子听师父吩咐。”

转轮法王冷冷说道:“金碧宫正缺少执役僧人你把这些人的琵琶骨挑了剃光他们的头每人给他们一套僧衣。”精精儿应了一声“遵命”却又问道:“这个婆娘呢?”转轮法王道:“金碧宫不收容尼姑这个婆娘么好就只挑了她的琵琶骨不必剃光头了。废了她的武功之后将她送给展大娘做蝉女。”法三顿了一顿再提高声音说道:“我这样处罚你们已经是特别从宽你们明白了么?倘若谁敢违抗刑罚就更要加重不只挑琵琶骨还要割了你的舌头剜掉你的眼珠削掉你的耳朵1”

窦线娘大怒正要作韩湛却忽地迎上前去冷笑说道:“精精儿你先来挑了老夫的琵琶骨吧!”精精儿面色一变讷讷说道:“韩、韩老前辈你别动怒我、我代你求情!”韩湛厉声斥道:“谁要你求什么情你连师父都敢违叛与我还有什么情义可言!”

精精儿面上一阵青一阵红原来他被师兄罚在玉皇观面壁三年心中不服是以逃到金碧官来改投转轮法王。他是从师兄空空儿的口中得知段圭璋等人就要来玉树山的消息的。朱灵、朱宝等人拦途伏击的事都是出于他的布置。待段圭璋这班人进入金碧宫后他料想不到韩湛也在其中一时之间来不及特别向法王说时韩湛的身份法王的命令已经下了。

转轮法王的眼力何等厉害一眼就看出了韩湛的武功最高又听他说了这样的话便问精精儿道:“这老头儿是什么人?”

精精儿道:“他名叫韩湛是先师的一位友人。”

转轮法王目露精光道:“哦原来是天下第一点穴名家韩先生我以前也曾听藏灵子谈及。好难得你今日也到此间我正想问你一件事情……”话犹未了忽见他连人带椅飞了起来竟是朝着韩湛压下!

段圭璋等人都是深通武学之土但见转轮法王露了这手凡人圣的功夫也都不禁大惊失色!要知身怀轻功绝技的人从数丈之外飞身扑来那还不足为奇但端坐椅上连椅子也一同飞起这就不但要轻功高明而且要将本身极其雄浑纯厚的内力运用得妙到毫巅!这种功夫众人莫说见过连听也没有听过!

说时迟那时快转轮法王连人带椅已向韩湛当头压下。只听得“卜”的一声转轮法王的椅子在空中打了一个圈圈倏地又飞了回去仍然落在原来的位置。

只听转轮法王微微气喘过了片刻打个哈哈说道:“韩先生果然名下无虚居然点中了老衲的‘璇玑穴’可是想来韩先生也该明白:倘若老衲稍存恶意的话韩先生此时大约也不能再站在这里说话了。”说罢拿出了一片破布这时众人方才注意到韩湛的衣裳已被撕去了一幅而且位置正当前心。

转轮法王将那片破布一搓双掌一摊那片破布已变成粉屑洒了满地转轮法王笑道:“韩先生你现在应该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我的武功比藏灵子如何?”众人这才明白转轮法王刚才原来并非是向韩湛突袭而只是要韩湛见识他的功夫。

韩湛不亢不卑朗声答道:“讲到武功法王比藏灵子大约也还差不多;但若论胸襟气度法王就差得远了。”这样说法其实即是说他的武功、气度两样都及不上藏灵子。不过武功方面较为接近而已。

转轮法王怔了一怔随即哈哈笑道:“好韩先生果然爽直说的话比精精儿老实多了。”精精儿面红过耳做声不得。

转轮法王又道:“韩先生既然是藏灵子的朋友我看在故人份上你的这份刑罚可以免了你要上玉皇观就尽管去吧见了空空儿可以对他说精精儿已改投我的门下他就不必管了。”

韩湛道:“请法王原谅现在叫我走我不愿走了。”转轮法王诧道:“怎么你还要留在此地?”韩湛道:“不错我与他们同来要走也得与他们同走倘若法王坚执要处罚他们老夫也一同领罚!”

转轮法王沉声道:“韩湛你虽是成名之辈但要想在金碧宫中逞能只怕还办不到吧?”韩湛道:“韩某岂敢逞能韩某也自知要与法王相抗无异以卵击石;但于义不能独生倘若得在法王手下领死那也是何幸如之!”

转轮法王冷冷说道:“哦原来你们还要与老衲过招动手么?”段圭璋手按剑柄朗声说道:“大丈夫死则死耳焉能受辱?法王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你既不惜以大欺小以主凌客那就请恕段某也要无礼了!”

转轮法王忽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黯然说道:“藏灵故友一死老衲即已心灰意冷只因天下虽大却从何处去找对手?除非是扶桑岛虬髯客还有传人否则老衲是决不能与人过招动手的了!”言下之意即是眼前诸人连同韩湛在内都不配作为他的对手。众人听了这话都不免心中生气但以他的武功身份这话也的确不算“大言”。

展大娘走上前道:“这些人狂妄无礼老婆子先就看不过眼不劳法王动手老婆子愿为法王效力。”

转轮法王略一沉吟说道:“也好。展大娘你是我金碧宫的客人;韩先生我本来也想把你当作客人但你既坚执要与他们一起那么就让你与展大娘一战吧。我的刑罚不施用于你你胜了也好败了也好都当作是客人之间的私斗琵琶骨是不用挑了。”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声音嘉转阴沉向精精儿吩咐道:“精精儿你率领同门执行为师的刑罚除了韩先生一人之外其他人的琵琶骨你都给我挑了。我虽然没有比你先师更好的武功传给你但我那七绝诛魔阵却是你先师所无你好好运用吧谅这些人逃不出此阵。韩先生、展大娘你们这一场是愿意押后还是愿意移前?”

韩湛道:“韩某不必你另眼相看你们一齐上我们也一齐上。”

精精儿投到转轮法王门下之后因为他的年纪比王龙客、朱灵、朱宝等人都大且又早巳成名因此不依入门前后来定次序而将他作为二弟子;大弟子则是幼年就随转轮法王出家的一个和尚名唤天德禅师这时正随侍在法王身畔。精精儿正要请他下来同布此阵展大娘忽道:“这七绝诛魔阵承法王不吝传授老婆子现在亦已略知诀窍他们既要同上老婆子也愿在阵中作一小卒稍尽绵力。”原来展大娘对韩湛也有几分顾忌只怕单打独斗赢不了他在法王面前失了面子故此不惜自贬身份愿供精精儿驱策。

精精儿一想此阵的变化展大娘虽然不若天德禅师之熟悉但武功却要比天德禅师高出不知多少有她同在此阵更加可操胜算便即说道:“展大娘肯予赐助那是最好不过!”此言一出阵势也便动展大娘一声长啸一马当先向韩湛兜头便抓!

韩湛屹立如山待她抓到蓦地一声喝道:“来得好!”出指如电左点“白海穴”右点“乳突穴”中点“璇玑穴”当真是飘忽之极变化无穷似左似有似中叫人难以捉摸!:

就在这瞬息之间展大娘已一掌拍下掌风扑面人影翻腾。但听得“嗤”的一声倏然间两条人影业已分开展大娘一掌从韩湛颈侧削过相差毫厘未曾削实而她的衣裳却已被韩湛戳穿了三个小洞。原来那“嗤”的一声乃是韩湛的指力激荡气流所致虽然同样未曾点实但已凭着内家真力荡气成风戳破她的衣裳。饶是展大娘那等凶蛮也不禁暗自心惊了。

韩湛心想法王有言在先绝不下场在这金碧宫中便以展大娘武功最高只要将她伤了这“七绝诛魔阵”固然可以破解即生出金碧宫亦非全无希望。因此毫不放松一占上风立即追击再度出指反手点展大娘后心的“归藏”、“中枢”、“天柱”三大穴道。

韩湛自忖身法要比展大娘灵活快捷这反手一点又正是他最得意的独门点穴手法非中不可。哪知一指戳去展大娘恰好从他侧边跨过只觉微风飒然精精儿又已从侧边攻来。韩湛冷笑道:“精精儿你也要与老夫动手么?”化指为掌运了八成功力一掌拍出他深知精精儿轻功极高内功则远远不如自己故此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哪知精精儿只是向他佯攻一招接着那两个用月牙弯刀的汉子又从两侧攻来他们所踏的方位十分巧妙也是一招便收跟着又似走马灯地转过一边去了。原来这“七绝诛魔阵”按着五行生克方位阵势展开有如重门叠户七人联手泽如一体纵使其中有人武功较弱对方也不容易将他们各个击破。

双方甫一接触窦线娘对王龙客最为怀恨立即便向他攻去。窦线娘虽然失了金弓但她还有两样家传绝技一样是“游身八卦刀法”、一样是“穿花绕树身法”。那时阵势初展尚未合围窦线娘一个盘旋便欺到了王龙客身前“唰”的一刀横斩腰胯下削膝盖。王龙客也凶狠非常铁扇一张向窦线娘面门一扇倏的便合起来当成点穴用敲击窦线娘小臂的“曲池穴”。这一招也正是他的得意功夫张扇迷惑敌人视线便即乘机进击。哪知窦线娘早已知他狡猾那一刀实是虚招待王龙客合扇击来她已绕到了五龙客背后正要施展杀手猛听得呼呼两声俨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两条铁抓已从两侧攻来。

这两条铁抓矫如游龙蓦然从半空抓下眼看给它抓实就是头穿脑裂之灾忽听得“咣咣”两声段圭璋与铁摩勒双双奔上段圭璋一剑将朱灵的铁抓挑开铁摩勒则横剑当成板刀来使一剑拍下将朱宝的铁抓压住。

身具武功的人临危反击乃是本能窦线娘并未料到丈夫会及时赶到所以她在那双抓抓下之时性命俄顷之际也立即展开了“穿花绕树”的绝妙合法趁着双抓未合倏的就从双抓围成的弧圈中扑进欺到了朱家兄弟的身前。喝声“好狠!”举起刀来刀光如雪寒气森森吓得未灵、宋宝魂刁;附体。

这时那“七绝诛魔阵”只是阵势初展尚未合围而本领最高的展大娘与精精儿二人又正在全力对讨韩湛要是窦线娘这一刀劈下朱家兄弟必有一人丧命。

窦线娘与朱家兄弟迎面而立刀光之下只见朱家兄弟都露出了战栗的目光不由得心头一软想道:“他们的父兄遭我窦家所害我岂能再杀他们?”刀锋一转虚斫一招便从抓下钻过转过一旁。

不但窦线娘心软段圭璋与铁摩勒也是同一心思所以刚习虽急于救人也未遽下杀手只是将他们的兵器架住否则朱家兄弟焉能还有命在?

阵势瞬息即变就在窦线娘等人不忍下手稍一迟疑之际精精儿与王龙客已从两翼抄来。精精儿来得尤其迅捷短剑扬空一划一道蓝艳艳的光华已向段圭璋的前心射到段圭璋吞胸吸腹脚步不移身躯已挪后半尺迅即“唰”的一剑还击过去。精精儿一击不中箭一般的便从段圭璋身旁掠过疾攻铁摩勒铁摩勒横剑一封咣的一声将短剑架开精精儿又已到了窦线娘背后。窦线娘前有王龙客后有精精儿幸而她也机灵之极一听得金刀劈风之声立即用“穿花绕树”身法俨如蜻蜒点水燕子掠波从王龙客与精精儿的中间穿出但饶是她身法如此快捷罗裙的下摆亦已给精精儿的短剑削去了一幅。

王龙客叫道:“可惜可惜!喂仇人就在面前你们还不快上布好阵势不用惊慌了后面这几句是对朱家兄弟说的。朱家兄弟死里逃生明知是敌人手下留情因此不禁呆了一呆。王龙客的话语再度挑起了他们的仇恨他们定了定神辨认了门户方位在精精儿带领之下将阵势转动起来。眨眼之间“七绝诛魔阵”已是合围将段圭璋等五人围得风雨不透。

这“七绝诛魔阵”乃是转轮法王平生武学之所聚虽由弟子主持威力也是非同小可。精精儿将阵势催动越转越快当真是有如狂风巨浪一般一个浪头未过一个浪头又已打来。韩湛段圭璋二人犹可支持其他三人则已有点应付不暇尤其功力较弱的韩芷芬更感到透不过气来。

精精儿轻功卓行动有如鬼魅阵势合围之后他一眼看出韩芷芬是对方最弱的一环立即向展大娘打了一个眼色叫人双双向韩湛扑去扑到中途一个扭身焕然间就欺到韩芷芬身前。韩湛被展大娘绊住急叨间竟然抽身不得。

幸亏铁摩勒与韩芷芬靠近刻刻留神忽见精精儿向韩芷芬偷袭他不顾性命地大喝一声立即和身扑上抡剑狂劈。他这一招名为“与敌偕仁”当真是完全拼了性命的打法精精儿怎敢和他当真拼命但听得“咣”的一声接着“嗤”的一响精精儿已从他们的身边掠过韩芷芬头上的珠花给削去了一朵铁摩勒肩上的衣裳也被挑开。幸亏是精精儿不敢拼命他这一剑本来是想穿过铁摩勒的琵琶骨的第一招未中要害就不敢停下来再第二招了。

铁摩勒与韩芷芬并肩而立连忙问道:“芬妹你没事么?”韩芷芬道:“没事。有你在旁我一点也不害怕。”她头上珠花被削说刁;害怕那是假的不过她的害怕却被欣悦的心情掩过’了:“我只道铁哥哥被王家那丫头迷住却原来他还是真心爱我!”

韩湛猛戳三指将展大娘逼开两步大怒喝道:“精精儿你敢欺侮我的女儿!”精精儿早已转过了方向向段圭璋扑击。而那朱灵、朱宝两兄弟却依着阵势转过来双抓向韩湛抓下韩湛哪里将他们放在眼内但却也不想伤害他们当下将他们的铁抓弹开展大娘喘息一定又来缠斗。

韩湛与展大娘二人虽在激战之中仍是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忽听得有脚步声隐隐传来有的沉重有的却要极细心才听得出。两人都大为奇怪心中均是道:“怎的会同时有六七个人敢上黑石峰来?其中有武功极高明之土却也有好似完全不会武功的人?”

心念未已忽听得有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叫道:“师妹你看是谁来了?”展大娘大吃一惊只见门外走进了一行人当前的是个尼姑正是她在长安寻访未遇的师姐妙慧神尼在妙慧神尼背后则是一男一女男的是她的独子展元修女的是她的爱徒王燕羽!

展元修叫道:“妈你下来不要动手了!”展大娘眼光一瞬只见展元修形容憔悴面如黄蜡似是大病过后一般而且面上还有一道刀疤。展大娘不禁大吃了一惊连忙问道:“怎么你受了谁的欺侮了?”可是这时阵势正转到急处她口中说话人却仍在阵中手也未停下。

妙慧神尼道:“师妹你好没来由放下儿不理却在这里跟人胡斗!”话声未了倏然间便已到了阵中那“七绝诛魔阵”门户重重竟然拦她不住只见她挥尘一拂这一拂恰好从韩湛与展大娘二人之间拂下韩湛与展大娘都感到一股极柔和的内力将他们的身子推开。妙慧神尼化解了他们相斗的劲力一把就将展大娘拉出阵外。

王龙客这时正依着阵势转到铁摩勒跟着铁摩勒横剑劈去王龙客也正张开了铁扇当作五行剑使削他的手腕。那一行人已6续进来只听得一个声音叫道:“摩勒住手!”接着一个嘶哑的声音叫道:“龙儿!住手!”唤铁摩勒的是他的师父磨镜老人唤王龙客的则是他的父亲王伯通。

铁摩勒又惊又喜连忙住手王龙客却忽地一按扇柄“嗤”的一声一支扇骨射了出来原来他的扇柄安有机括可以将扇骨当作短箭射出。距离极近本来非中不可幸而韩芷芬对铁摩勒也是刻刻关心一见他停手就立刻将他一推但饶是如此那支“短箭”也擦着铁摩勒的手臂射过令他受了一点皮肉之伤。

王伯通那沉重的声音又大喝道:“不肖畜生!老子的话也不听了么?”王龙客无奈何只好退下一眼望过去不由得大吃一惊。

却原来他的父亲乃是躺在担架上让人抬进来的抬担架这两人一个是他父亲的结拜兄弟褚遂另一个则是他们山寨以前的“三堂总头目”华良都是他的叔伯辈。这两人武功本来不弱但因抬着担架步声沉重故此刚才听来似是有两人不会武功。在担架旁边的是一个麻衣阔袖的老人满头白面色却极红润。

铁摩勒与师父离别多年见他精神仍然健铄把臂上的疼痛也忘记了对眼前的异事暂且撇开连忙跑过去问道:“师父你怎么到了这儿?”

王龙客听得铁摩勒称这人为师父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也跑过去叫道:“爹你怎么到了这儿?你你你落在仇人的手中’了?”他跑到距离——丈之遥忽地想起铁摩勒已然这样厉害他师父当然更是非同小可虽然急于见父却竟然踌躇起来不敢向前行进。正是:

虽云父子关天性利害关头顾自身。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