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回 陌路相逢奸计泄 深宫又见逆谋生

卫越诧异道:“咦这倒奇了谁人这样大胆竟敢放火烧这女魔头的房子?”铁摩勒道:“想必是她的儿子烧的她的儿子虽非侠义中人心地倒还不错大约是已下了决心和他的母亲决裂了。”皇甫嵩道:“若然是他烧的那就还有一层用意他是要使得他的母亲不能不离开这个地方。”卫越点头道:“不错展大娘的住处已给我们现她的儿子是怕我们再来与他的母亲为难又怕他的母亲自负太甚不肯离开老巢示人以怯所以索性一把火将它烧了。”

段珪璋道:“我对人总是喜欢朝好的方面着想我宁可相信摩勒的猜度。不过无论他是哪一户用意他总是要比他的父母好得多了。”

众人一面走一面谈论铁摩勒回头望那火光过去几天来的经历又在心头重现展大娘那狰狞的面貌王燕羽那幽怨的神情……都似随着浓烟升起浮现在他的眼前!他耳边又响起了王燕羽那激动的声音那是当他在展大娘的掌下即将毙命之时她那动人心魄的呼叫!如今这几栋房子是烧掉了可是王燕羽在他心中的影子却不能烧掉想起了王燕羽铁摩勒不自觉的有几分怅惆但随即想道:“她的师兄对她是真情实意当然会一生一世爱护着她如今他们已摆脱了那个女魔头一同逃走我也无须为她的将来担心了。”

不久就走出了山谷段珪璋和南霁云再次叮嘱他一番叫他到了长安一切都得小心在意切不可任性而为有不懂的可以请教秦襄和尉迟北二人。诸事交代清楚于是众人分道扬镳铁摩勒跨上了黄骠马迳往长安。

黄骠马脚程快疾第二日中午时分就已到临潼境内的骊山脚下距离长安不过百多里了。骊山迤逦数十里铁摩勒正沿着山边的驿道奔驰那匹黄骠马忽然一声长嘶似乎现前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四蹄停下不肯向前。

铁摩勒大为奇怪心道:“这匹马在刀枪剑戟丛中尚且不惧它却害怕何来?”铁摩勒笑着拍拍马背说道:“马儿马儿你保护我已有多次了你若有危险我也会保护你的不必害怕走吧走吧!”那匹黄骠马善解人意在主人的命令下继续前行但已不是似刚才那样的如飞奔跑了。看它的神气既似有些害怕又似有些愤怒。

走了片刻忽见前面靠近山拗的路旁有一堆人围在那儿远远望去只见他们指手划脚的似乎是在争论什么。

铁摩勒是在高山上长大的又是自小就练习暗器的目力极佳那几个人围作一堆有一个人的脸朝着他的方向铁摩勒在马背上一眼望去不觉心头一震:“这不是展元修吗?咦却怎么不见王燕羽?”

铁摩勒这才明白原来他这匹黄骠马害怕的乃是展元修铁摩勒笑了一笑拍拍马儿的颈项说道:“这个人现在已经是我们的朋友了他不会再害你了你放大胆子上前去吧。”

当下铁摩勒将帽沿一压遮着了半边面孔双腿一夹快马疾驰上去。这时那些人争论的声音已隐约可闻忽听得一个甚为熟悉的冷笑声音道:“小展你想要人家的姑娘却不管人家的父亲天下哪有这等便宜的事?”

铁摩勒又是心头一凛说话的这个人正好转过脸活脱脱像个大猩猩却原来正是精精儿!

只听得展元修的声音随即说道:“你别胡说八道!我与你们河水不犯井水我展元修虽然不是什么英雄侠士但也绝不为虎作怅!”

精精儿打了一个哈哈嚷道:“谁不知道你想要王伯通的女儿?你既然在龙眠谷中救了他的性命为何不帮忙到底!哈哈为虎作怅?你骂我不打紧但这句话岂不是连你的岳父也骂在里头了?”

铁摩勒一声叱咤黄骠马箭一般地冲去那些人突然见这快马飞来都吓了一跳精精儿双眼一翻喝道:“好小子原来是你!”

说时迟那时快铁摩勒早已翻身下马拔剑出鞘喝道:“精精儿你这叛国奸贼好大的胆子竟敢到天子脚下的地方!你又在打什么害人的主意了?”

精精儿大笑道:“铁摩勒我知道你就要来做御前侍卫但你还未曾上任就要给皇帝老儿卖命了吗?”

铁摩勒大吃一惊郭子仪保举他做御前侍卫这是非常秘密的事情想不到精精儿竟已知道!

精精儿笑声一收紧接着冷冷说道:“凭你的本领你要给皇帝老儿卖命只怕也未必能够!”话声未了倏的就扑上前来手拿一翻一柄精芒耀目的匕已握在掌中向铁摩勒刺出。

铁摩勒知他匕锋利长剑一招“春云乍展”避开正面侧刺他的腰胁精精儿又哼了一声道:“绿林世家铁昆仑的儿子来做御前侍卫这也真是奇闻。”

精精儿一面出言讥讽手底依然毫不放松就在这刹那之间他的匕已接连攻击了七招每一招都是指向铁摩勒的要害穴道。

铁摩勒大怒长剑挽了一个剑花一招“雷电交轰”向精精儿猛劈过去同时喝道:“我姓铁的给皇帝老儿卖命又怎么样?总胜过你给骚鞑子胡儿卖命!”

铁摩勒这一招是磨镜老人所独创的剑法将剑法化为刀法长剑当作大刀来使用钢猛之中又带着三分柔劲端的是厉害非常!

这样刚猛而又轻灵的剑势饶是精精儿也不敢和他硬碰可是精精儿的轻功却比铁摩勒高明得多铁摩勒一剑劈去只见精精儿的影子一闪已是劈了个空。精精儿倏然间就绕到了铁摩勒的背后冷笑道:“你这些话拿来骂我却是骂错了人!”原来精精儿本来就不是汉人他是西域康居族猎户的一个私生子。生下来就被抛弃深山是山中的野人将他养大的。

冷笑声中精精儿出手如电匕直指到了铁摩勒的后心幸而铁摩勒应招也够机警一剑掷空立即反手撩去‘哨’的一声碰个正着。精精儿那把匕名为“金精短剑”锋利非常铁摩勒的长剑给他削了一个缺口但终于将他这一招化解了。

铁摩勒将长剑抡圆使出了八八六十四招龙形剑法这套剑法的特点是招数连绵不断使到疾处端的有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精精儿接连冲击了好几次都未能攻破他的防御。

铁摩勒的气力比精精儿沉雄但精精儿的身手却比铁摩勒更为矫捷而且他惯经大敌不论在武功上和经验上都还要比铁摩勒稍胜一筹。不过铁摩勒除了气力沉雄之外又胜在有一股锐气正是初生之犊不畏虎纵使是面对强过自己的敌人他仍然是奋不顾身攻多守少。精精儿自忖胜算可操还不敢真的和他拼命。

精精儿那两个伙伴看了一会忽地一齐扑上两翼攻来精精儿眉头一皱正要装腔作势叫他们退下那两个人已先自嚷道:“我们知道你老不必帮忙但这小子是我们当家的仇人在龙眠谷中他老人家险些给这小子伤了我们是来为当家的报那一剑之仇!”

绿林规矩寨主受辱属下都有给他报仇的义务加以精精儿也想早一些将铁摩勒拿下好与展元修续谈所以经他们一二人这么一说也就不再阻拦。

这两人都是王伯通的心腹勇士一个叫做韩荆一个叫做邓奢韩荆使的是三节棍邓奢使的是厚背砍山刀都是威力很大的重兵器。他们一加入战团精精儿登时如虎添翼。

铁摩勒对付精精儿一人已经难以抵敌何况再添上这两个高手。激战中邓奢一刀砍到铁摩勒横剑一封将他的厚背砍山刀荡过一边可是铁摩勒因为横剑削出中路已露出空门。那精精儿何等很辣一见有机可乘立即欺身直进匕一送一道蓝艳艳的光华电射而出直指到了铁摩勒的胸口。只听得叮咣一声铁摩勒的护身甲已给戳穿刀锋划过胸口皮肉也伤了少许鲜血泪泪流出沁红了外面的衣裳。

精精儿哈哈大笑匕盘旋飞舞再向铁摩勒刺去这一招更其厉害竟是迳刺向铁摩勒的咽喉。

但精精儿这一招刚刚出猛然间便觉得背后有金刀劈风之声精精儿武学深湛听风辨器便知是有高手乘虚袭击他的背心大穴。精精儿也真了得一个盘龙绕步身形疾起背后刺来的这一剑已落了空而他的匕仍然退向铁摩勒刺去。

可是如此一来他匕上的劲道已减了几分准头也歪了少许。铁摩勒一招“举火撩天”长剑上刺不但将他的匕格开剑锋还穿过了他的衣襟。

这几招迅着电光石火精精儿站稳了脚步这才看清楚袭击他的人竟是展元修。精精儿不禁大怒喝道:“姓展的你怎的吃里扒外啦!”

展元修冷冷说道:“一来因为他是我的朋友二来因为我是汉人!”他不待精精儿再说已是如影随形跟踪追到又一剑向精精儿刺去。

精精儿气得哇哇大叫但展元修的武功也极其了得他的剑法虽不及铁摩勒的精妙功力则在铁摩勒之上。精精儿被他们二人同时夹攻尽管七窍生烟也只得沉住了气应付。

韩荆、邓奢急忙过来帮手展元修反手一剑跟着一掌拍出他这剑底夹掌的功夫是家传杀手这两个人如何抵挡得起?只听得“咔啦”一声韩荆三节棍的头一截已给他一掌劈断邓奢更惨虎口中了一剑厚背砍山刀飞上了半空。

展元修喝道:“看在我师妹的份上我不杀你们快滚!”韩、邓二人见展元修翻了面他们都是知道展元修的来历的即算未曾受伤也不敢和他对敌何况他们又确是技不如人。当下这两个人果然如奉圣旨哭丧着脸就退出了战团并向精精儿嚷道:“大水冲倒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小的左右为难只有先回去向当家禀告请恕我二人失陪啦!”

精精儿“哼”了一声匕向展元修一指冷冷说道:“亏你还敢提起师妹我看你还有甚么脸皮去见她的父亲?”

展元修喝道:“这是我的事情不用你管!”精精儿惯会乘暇抵隙趁他说话的当儿那一招虚招突然化实剑光疾吐使出了一招“丹凤朝阳”精金短剑指到展元修的胸口。

铁摩勒的经验不及精精儿但比展元修却又较为丰富他知道精精儿狠辣狡狯早就全神贯注地盯着他一见精精儿移步换招立即长剑挟风“呼”的一声向精精儿背心刺去。

这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精精儿迫得脚跟一旋转了半个圆圈匕拖过划破了展元修的袖口“咣”的一声又恰好挡住了铁摩勒的青钢剑在他的剑上再添了一道缺口。

展元修道了一声:“多谢铁兄。”剑尖一起合成了一道圆弧再一次使出剑中夹掌的功夫向精精儿猛袭!

这两人同心合力双剑齐挥精精儿也给他们迫得喘不过气来激战中但听得“蓬”的一声精精儿已中了展元修的一掌接着又给铁摩勒一剑刺中他的肩头只差半寸就要挑破他的琵琶软骨。

精精儿吓得冷汗沁肌心中想道:“这姓展的小子已经横了心肠翻面不认人了他是展大娘的儿子我纵然能够杀了他展大娘这个强仇也是结不得的。”

心念未已展、铁二人双剑又到精精儿匕一封身形突然倒纵他的轻功果然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铁摩勒的剑招先到精精儿那炳匕碰着了铁摩勒的青钢剑惜了他那股猛力去势更快待到展元修的长剑刺来已是连他的衣角也沾不着。

精精儿扬声叫道:“姓展的小子今番暂且饶你待我见了你的母亲再和她评理去。”

展元修助铁摩勒裹好了伤口再度向他致歉铁摩勒笑道:“过去之事不必提了。”向那匹黄骠马招手道:“马儿你也不应该记恨了。不是展兄你和我都要遭那大猩猩的毒手。”

这黄骠马甚通灵性见展元修帮他的主人打退敌人果然神气顿改走过来摇头摆尾的似乎是表示已释了前嫌。

展元修哈哈大笑但随即面色又沉郁下来问道:“我妈怎么啦?”铁摩勒道:“她打不过皇甫嵩和卫越两位老前辈已经跑了。”展元修又望了铁摩勒一眼半晌方始讷讷说道:“铁兄你下山来路上可曾碰见我的师妹?”

铁摩勒道:“我也正想问你王姑娘呢我只道她是和你在一起的。”展元修面上一红说道:“她是为了你才上断魂岩的。我我是为了成全她的心愿才一把火烧了老家并叫仆人带口信给我母亲的。”铁摩勒这才明白想是在展大娘追踪自己的时候王燕羽也就跟着追出来而展元修则恐怕王燕羽还不能劝阻他的母亲因此才叫那仆人捎来口信以终生不见母亲作要胁阻止他的母亲向自己下毒手然后毁家独走避免与他们见面。

铁摩勒生怕误会更深连忙说道:“断魂岩上没有见到她的踪迹。既然如此展兄你得赶快去寻觅你的师妹。”

展元修叹了口气说道:“铁兄我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我今生今世是不会再与师妹在一起的了。”铁摩勒呆了一呆说道:“展兄你和王姑娘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的你怎的说这种话?”展元修木然问道:“你怎么知道她喜欢我?”铁摩勒道:“她曾亲口对我说她已答应了你的母亲愿意嫁给你了。你的母亲还未告诉你吗?”

铁摩勒是个直心眼儿的汉子他却不想:王燕羽允婚他人却先对他言说这是什么意思?这叫她所允婚的那个人如何受得起?

果然展元修听了这话神情尴尬到极脸上一片青一片红过了好一会才忽地大声说道:“铁兄我师妹属意的人是你你要不要她是你的事。我已然明白了她的心意尽管我喜欢她我也不会令她讨厌我了。更明白地说那就是我决不会再插进你们之间了。但愿你好好的看待她。”

铁摩勒不善言辞急得青筋暴起连连说道:“这这从哪儿说起?找、我是……”他想说的是:“我是已经订了婚的人了。”但一想若然这样说法岂非又给展元修误解他要是未曾订婚就会对王燕羽钟情?急切之间他实在想不出要怎样说才合适展元修一声“失陪”早已跨上他的坐骑向另一个方向走了。

铁摩勒正待策马追赶展元修忽地从马背上转过头来大声说道:“铁兄我也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你是新任了御前侍卫不是?精精儿他们要趁长安混乱官家逃难之际刺杀皇帝老儿你可得小心了!”

原来展元修在路上碰见精精儿正是精精儿从长安探听了朝廷的虚实动静回来的时候精精儿就是因为怕高手不足所以才想说服展元修参加他这个暗杀计划的。

铁摩勒听了这话不觉又是一呆尽管他本心不愿绪皇帝作保镖但既然答应了师兄要尽忠职责听到了这样的消息他就不能不着急了。

铁摩勒再想即算是追上了他也不知说些什么话好只得道声珍重拨转马头迳往长安。

赶到长安方近黄昏只见长安街道上已是乱成一片人们扶老携幼到处奔窜更有许多流氓趁火打劫冲入店铺中去搬取货物还有一些衣服华丽的王孙公子号泣路旁转眼之间就给流氓推倒尘埃剥去衣裳洗劫一空。原来他们的家中婢仆在大难来时都已各自逃走再也无人照顾他们了。种种混乱的情形实是难以描述。后来大诗人杜甫曾有《哀王孙》诗其中有句云:“长安城头白头乌夜飞延秋门上呼又向人间啄大屋屋底达官走避胡。金鞭断折大将死骨肉不得同驰驱。腰下宝鱼青珊瑚可怜王孙泣路隅问之不肯道姓名但道困苦乞为奴。”便是当时混乱情形的真实写照。

铁摩勒看到这一片混乱的情形也不禁有点惊惶心中想道:“难道皇帝老儿已经逃了?”他快马加鞭在长街上冲开人群。疾驰而过也顾不得什么官家规矩便策马直到了紫禁城外面。

但是紫禁城城门紧闭铁摩勒大声呼喊城头上的乱箭便射下来铁摩勒想道达来意根本就没人出来答话。

铁库勒只得再纵马跑开街道上碰见有几个官兵正在强抢一家人家的少女铁摩勒激于义愤大喝一声飞骑追去那几个官兵吃了一惊有人叫道:“不好是秦都尉来了!”原来他们认得秦襄那匹黄骠马却未曾看清楚骑者是谁。

那几个官兵一声喊四散奔逃铁摩勒心中一动有了个主意纵马追上一个官兵一伸手就把他擒着提上了马鞍喝道:“快带我去见秦都尉否则要你的命!”双指在他的琵琶骨一捏;痛得那个官兵杀猪般的大叫。铁摩勒双指一松那官兵忙不迭地答应。

铁摩勒得那官兵指路绕到了紫禁城后面的神武门这个城门是秦襄把守的。秦襄的手下见了这匹黄骠马纷纷喝问惊动了秦襄出来。

秦襄一眼认出了铁摩勒忙叫打开城门铁摩勒将那官兵一摔秦襄道:“这是怎么回事?”铁摩勒道:“这厮是在街上强抢少女的不过我也幸遇了他才得见你。我有郭令公的书信……”秦襄忙道:“请到里面说话去。”一面吩咐下属将那个官兵捆了起来按军法严办一面带铁摩勒进入紫禁城。

那匹黄骠马重逢故主高兴非常摇头摆尾地走过去与他挨擦铁摩勒道:“多谢你这匹坐骑救了我几次性命。”秦襄笑道:“当日你救了我的性命我也还未曾与你道谢呢。”

秦襄将铁摩勒带入私室说道:“当日蒙受你的大恩无缘报答想不到今日却在这里相逢。铁壮士你是在郭令公那儿得意吗?”铁摩勒道:“我并无官职我的师兄南霁云在九原帮忙郭令公守城。”秦襄道:“啊原来你的师兄就是南大侠这真是久仰了。还有一位段珪璋段大侠你认识吗?”铁摩勒道:“他是我的长辈亲戚我也曾跟他学过剑法他们都托我向你问好。”秦襄更为欢喜说道:“我与段大侠彼此闻名我有几位江湖朋友与他也是相识的只可惜有几次见面的机会都错过了。哈哈如此说来咱们更不是外人了。”

秦襄掩上了门再问道:“你说有郭令公的书信那是怎么一回事?”铁摩勒道:“他保举我做皇帝老儿的保镖。”秦襄怔了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说道:“原来是荐你来作御前侍卫的。皇帝老儿这等称呼咱们可以私下说说在别的侍卫面前说到皇上你可得肃立起敬口呼万岁才对。”铁摩勒道:“原来还有这么些臭规矩要不是郭令公和南师兄定要我来我才不想干这差事呢。好我记下了。”

秦襄笑道:“你来得正巧皇上明天便要驾幸西蜀我们方自忧愁保驾的侍卫不够正需要你这等忠直可靠而又有本领的人。”

铁摩勒道:“啊皇帝老儿明天就要走难了么?”秦襄道:“这是现在还不许外人知道的秘密皇上已任命陈元礼为护驾将军少尹崔光远做留守将军京兆尹魏方进做置顿使只待明天一早车驾便要启行随圣驾西幸的只有杨贵妃、杨国忠兄妹和几个亲信大臣以及皇子其他王妃宫女皇室子弟等等恐怕都不能带走呢!”他顿了一顿又微笑道:“皇上避忌走难二字你要说是‘驾幸’否则会触霉头。”

铁摩勒皱眉笑道:“看来我以后在和皇上说话之前都得和你商量过了。嗯你说皇上走难不驾幸西蜀是个秘密但据我看来外人都已知道了呢。”秦襄道:“外间的混乱情形我也知道了可能是早就有了谣言。”铁摩勒道:“不但长安的百姓知道连远在潼关的安禄山手下也得了风声你可得小心安禄山已请来了精精儿要趁这混乱的时机行刺皇上!”

秦襄吃了一惊问道:“你是怎么知的?”铁摩勒将精精儿邀约展元修作副手被展元修所拒的事情告诉了秦襄。秦襄也知道展大娘的来历听说展元修就是她的儿子更为惊诧说道:“原来这女魔头还在人间精精儿和她勾结上了这倒是一件大患。幸亏她的儿子还知道忠奸之分不与他们同谋。”又吩咐铁摩勒道:“这件事情你不必说出去宫中现在已是风声鹤唳了不可再令皇上担惊咱们暗地里小心戒备就是。”

铁摩勒问道:“现在我可以去见皇上了么?”秦襄道:“待我先给你禀明皇上你暂且留在这里候旨吧。”铁摩勒有所不知御前侍卫并不是容易当上的过往的惯例十九都是将门子弟或者是有资历的御临军军官充当总之那必定要是皇帝相信得过的人才可以在皇帝身边像铁摩勒这样由外臣保荐来的那是个特殊的例子对皇帝来说他还是个生面人当然不能让他一进宫门便行觐见。

秦襄又问了一些关于郭子仪军事布置的情形听说郭子仪已出兵河北并且已派出南霁云到潼关重组义军大为欢喜笑道:“这几天坏消息太多了难得有这样的好消息可以告慰皇上。铁兄弟你还未吃过晚饭吧?我叫人给你送酒菜进来恕我失陪了。”

秦襄走后铁摩勒不觉一片茫然这生活的转变实在是太大了他是在绿林中长大又是在江湖上闯荡惯了的如今进人皇宫就像飞鸟被关进笼子里一样想起今后处处要受拘束心头闷闷不乐。

铁摩勒一人独自吃饭他本来是不大会喝酒的为了心里愁烦也喝了一壶颇有了几分酒意了。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忽听得秦襄哈哈大笑和一个黑脸汉子走了进来说道:“这位尉迟将军听说来了一个少年英雄他也赶着要来见你了。尉迟兄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你们今后可以多多亲近。”

铁摩勒一看认得就是以前和他交过手的尉迟北不觉也大笑起来说道:“尉迟将军想不到咱们又在这儿会面你还认得我吗?”

尉迟北怔了一怔定睛瞧了他一会搔头说道:“咦铁兄弟咱们以前在哪里见过的?我却怎么忘了?”铁摩勒笑道:“八年前在明风门外的那家酒楼上我和你曾狠狠地打过一架多谢你那时手下留情!”尉迟北拍手大笑道:“原来你就是那个胆大包天的小娃娃长得这么高了。”

秦襄知道:“这真是不打不成相识了。你们是怎样会打起来的?”尉迟北道:“你还记得当年青莲学士醉倒明凤楼头后来被召进宫赋诗的事么?那一天恰巧我也到那酒楼喝酒青莲学士醉醺醺的被太监扶下酒楼他似乎不大愿意离开还在一步一回顾的唠唠叨叨的和他的一位朋友说话。他这个朋友也很特别是个身穿粗布大衣脚踏麻鞋的穷军官相貌却很威武一看就知是非常人。那一天御林军令狐达这一班人也在酒楼上青莲学士走了之后令狐达忽指那军官是叛逆打了起来。安禄山手下的武士田承嗣、薛嵩等人也在场他们都帮忙令狐达打那军官。铁兄弟和另一个中年汉子却忽然走来帮那军官。铁兄弟你那时至多是十五岁的大娃娃吧?站起来还不及我的肩膊高却打得真凶一刀将令狐达伤了。我那时不明底蕴只好将铁兄弟抓起来摔到楼下好不容易才停止了那场打斗。那中年汉子的剑法精妙无比连伤了几个御林军军官和侍卫我去劝架的时候也几乎吃了亏。却不知他是谁人。”

铁摩勒道:“他是我一个长辈亲戚或许你也曾听过他的名字他就是段珪璋段大侠;那个军官则是后来成为我的师兄的南霁云南大侠。我这次入京他们也曾托我向你问好并为那次打架的事情抱歉。”

尉迟北哈哈大笑道:“幸亏那时我心里想道青莲学士的朋友总不至于会是坏人所以令狐达指他们是叛逆我是不相信的。因此虽然和他们交上了手却还有惺惺相情之意未曾真个将他们当叛逆来办。不过话说回来以他们的本领就算我用了全力他们也仍能从容脱身的。”

铁摩勒道:“令狐达和那田、薛二人乃是好友那次的事根本就是对我南师兄的诬蔑。”

尉迟北既然提起旧事铁摩勒不免将那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他们知道秦襄听得安禄山陷害史逸如段珪璋、南霁云仗义救友等等事情都不禁翘起拇指连呼“壮哉”。铁摩勒讲完了大闹安府的往事后又道:“你们的人和安禄山有交情的似乎不少有一个宇文通本领很高那次也帮忙安禄山他率众追捕我们几乎要将我的段姑丈置于死地。”

秦襄面色一变说道:“铁兄弟我本来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现在这个好消息却变成坏消息了。皇上封了你一个官职但你却得在宇文通的手下做事!”

铁摩勒怔了一怔问道:“我听得郭令公说御前侍卫都是归你统管的怎的现在却变成了宇文通是我的上司?”

秦襄道:“铁兄弟你有所不知御前侍卫也是分为两种的一种是在皇上身边的扈从名为龙骑侍卫;一种则是随驾保护皇室的名为散骑侍卫。除了这两种御前侍卫之外还有一种名为宫中宿卫那是在宫中轮值担负晚上的守卫之责的。尉迟兄、宇文通和我都是龙骑都尉但却各有专责我统管龙骑侍卫尉迟兄统管宫中宿卫宇文通统管散骑侍卫。”

秦襄说明了各种待卫的职责之的然后把刚才面奏皇上的情形告诉他道:“皇上见你是郭令公保举的人本来有意授你为龙骑侍卫之职那时宇文通和尉迟兄都在场尉迟兄没有说话那宇文通却启奏皇上说是你来历未明为了慎重起见不可马上就安放你在皇上的身边所以将你改任为散骑侍卫。皇上听从了他的主意我也无法改变了。不过皇上现在封你作‘散骑干牛’这个官职在散骑侍卫之中却是最高级的。”

秦襄说了神情有点不安原来散骑侍卫是要比龙骑侍卫较低一级而且不似龙骑侍卫那样接近皇上。

铁摩勒皱了皱眉说道:“我不稀罕什么官职皇上信不信任于我我也不在乎。只是要在宇文通的屋檐底下低头我却甚不甘心。”

秦襄道:“你且暂忍一时将来立了功劳我自会替你设法将你调到我这儿来。不过现在你却要立即去见宇文通报到我可是有点为你担心。”

尉迟北道:“事隔多年我都认不得铁兄弟了那宇文通也未必就认得他。”

铁摩勒道:“他认得又怎么样?他曾和安禄山称兄道弟我正要把他的底细抖出来。”

秦襄吃了一惊说道:“铁兄弟你切不可鲁莽从事。你要知道安禄山在未反之前最得皇上宠信那时和他称兄道弟甚至自认干儿的人不知多少!这些人只要他现在不投降安贼我们就不可动他免得牵连太广在这样混乱的时候再迫反许多人那就更不得了!而且若认真追究起来贵妃娘娘就是第一个包庇安禄山的人你那些话一说出来可就要犯了大忌!”

铁摩勒摇了摇头说道:“这也不可那也不行。好吧那我只好认命了随那宇文通如何放我吧!”

尉迟北大声说道:“铁兄弟不必担心我陪你去见宇文通要是他认得你你直认无妨。他倘敢将你难为我老黑就先赏他一顿鞭子!”

原来尉迟北乃唐初开国功臣尉迟敬德的曾孙唐太宗李世民在未即帝位之前有一次统兵伐魏(李密)在五虎谷与李密的焊将单雄信相遇被单雄信追至断魂涧几乎被俘幸赖尉迟敬德救了性命。李世民因他救驾有功踢了他一根金鞭作为传家之宝故此尉迟北有恃无恐。

秦襄正是要他这句说话大喜说道:“尉迟兄有你同往谅那宇文通不敢将铁兄弟难为。”

宇文通本来无须在宫中轮值但因皇帝的车驾明天便要启行因此在这出的前夕不论龙骑侍卫散骑侍卫和宫中宿卫都已在宫中分头聚合。宇文通和他统率的散骑侍卫驻扎在延庆宫和内苑仅是一墙之隔。

当下尉迟北陪铁摩勒去见宇文通秦襄也带了手下到宫中各处巡查。

这时已是将近二更时份月色甚为明朗。尉迟北带领铁摩勒从神武门进去穿过皇宫的外花园。月光之下但见山石玲珑奇花烂漫异草粉垂亭台楼阁、绣栏雕栏在山坳树杪之间隐隐浮现。铁摩勒出身草莽乍进皇宫如入仙境。但铁摩勒郁闷难消却是无心欣赏。

御花园的景色虽美但在这走难的前夕却似笼罩了一层愁云惨雾。铁摩勒一踏进了园中便听得假山石下花木丛中处处有啼哭之声原来都是些宫娥自知不能蒙恩携走故此到处哭泣听得铁摩勒也不觉心酸。尉迟北摇了摇头说道:“管不了这么多了铁兄弟走吧!”

走了片刻将要穿出花园忽见在一块假山石下藏着一个宫娥露出半边脸孔尉迟北毫不在意铁摩勒眼光一瞥正好与那宫娥打个照面却不由得大吃一惊!这“宫娥”相貌好熟铁摩勒再瞧一眼可不正是王燕羽是谁?

铁摩勒“啊呀”一声方才叫得出口王燕羽身形一起在假山石上一点已似箭一般的向前射出!

铁摩勒虽说本心不愿意给皇帝作保镖但他乃是个最重言诺的人既然答应了南霁云和秦襄要尽忠职责便自然而然的起了警惕之心一惊之下猛地想道:“她是王伯通的女儿我也不能太过相信她了。她三更半夜偷入禁中纵使非关行刺我也得查个明白!”心念一动立即向前追去。这时尉迟北亦已觉大声叫道:“有刺客有刺客!”尉迟北的本领略在铁摩勒之上轻功却有所不如铁摩勒起步在先转眼之间就把尉迟北抛在背后。

铁摩勒力一冲距离王燕羽已只有数步连忙叫道:“王姑娘你到此何为?”王燕羽头也不回只是反手向后一招跑得更加快了!

王燕羽向他招手那自是叫他跟随前往的意思其实在此时此际即算王燕羽不作如此表示铁摩勒也非穷追不可!

王燕羽的轻功又比铁摩勒稍胜一筹两人如风驰电逐飞过了御花园的高墙穿过了万寿宫前的长廊前面有座金碧辉煌彩楼楼中传出了兵器碰击的声音。

铁摩勒方自吃惊就在此时忽听得王燕羽一声长啸停下步来楼上随即有人扬声叫道:“王姑娘快来!皇帝老儿就在这儿!”

铁摩勒大怒长剑出鞘一剑刺去王燕羽一闪闪开忽地低声说道:“傻小子刺客在上面你还不快去护驾!”

铁摩勒任了一怔随即“啊呀”一声赶紧舍了王燕羽直奔彩楼。

但见有一僧一道和一个红面老人正自攻上彩楼和宫中的侍卫展开了恶战。侍卫虽然众多但却是显然不敌他们逐级争夺负伤叫喊之声震耳欲聋有好几个侍卫从楼阶的大理石级上直滚下来。

铁摩勒认得那红面老人乃是王伯通的副手褚遂其他一僧一道他不认识想来办当是安禄山或王伯通的手下无疑。铁摩勒只怕还有刺客已上了楼一急之下奋不顾身立即施展“一鹤冲天”的绝技身形向上一拨手掌一按栏杆扶手箭一般的便窜入楼中。楼门口布满侍卫慌忙把刀砍他双足铁摩勒也顾不得这许多在他冲进去的时候长剑已自展开夜战八方的招数同时使出秋风扫叶的连环腿功夫长剑磕飞了几般兵器飞腿又踢倒了几个侍卫。

但见彩楼的正中有一个身披龙袍的老人他的左下边是一个珠圆玉润、宝光夺目的艳妇右手边是一个衣饰淡雅的清丽少女老人和艳妇都慌作一团直打哆嗦;那少女的神情却还颇为镇定。铁摩勒心知这老人和艳妇定是玄宗皇帝和杨贵妃只不知那少女是谁?

楼内还有许多侍卫他们早已将皇帝和贵妃团团围住这时猛见铁摩勒冲来一声喊便有几个人上前迎敌铁摩勒大叫道:“我不是刺客我是来保驾的!”侍卫们哪里肯信钢鞭钢锏长枪短戟各种各样的兵器拼命打来!

正在斗得不可开交陡然间忽听得一声尖锐刺耳的笑声竟是精精儿的声音在大笑道:“皇帝老儿你享福几十年也该享得够了!宝座该换一个人坐坐啦!”

正是:何堪风雨飘摇际又见深宫刺客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