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龙蛇混杂疑终释 乳燕孤飞意惘然

冷雪梅说道:“像霁云这样的好人是打起灯笼火把也难以找到的。得婿如此尚有何求?霜儿你终身有了依托我的担子也可以放下来了!”在黯淡的油灯光中夏凌霜看见她母亲的脸上露出笑容但她最后那一句话却又似乎带点感伤的味儿夏凌霜不由得任了一怔随即想道:“我自幼没有父亲母女俩相依为命难怪她听得我的婚讯又是欢喜又是感伤了。”

冷雪梅再问道:“外面还有些什么人?”夏凌霜道:“段伯伯夫妻和卫老前辈也都来了段伯伯正在和那老贼动手他们夫妻联手也许已经把那老贼杀了。”她们母女本是握着手的夏凌霜说话之间忽觉她母亲的手指微微抖禁不住又是一惊问道:“妈你怎么啦?”

冷雪梅叹了口气道:“是珪璋来了我我……唉我怎还、还好见他?”

夏凌霜道:“段伯伯是爹爹生前好友妈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愿意见他?”

冷雪梅忽地叫道:“我我好恨啊!”夏凌霜惊道:“妈你你恨谁?”冷雪梅道:“我恨那皇甫老贼!他他害了我!”夏凌霜听母亲忽将话头从段珪璋拉到皇甫嵩身上觉得有点突兀她呆了一呆忽地想到了一种可怕的事情不由得浑身颤抖。

冷雪梅蓦地跳下床来咬牙切齿地道:“我要亲自杀那老贼!”夏凌霜赶忙扶着她说道:“妈我替你去杀他吧!你再歇一会儿。”冷雪梅嘴唇微微开阖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终于没有说出来只把女儿的手甩开使跨出了房门。她现在气力已经恢复了四五分可以走动了。

南霁云和那道士恶战双方功力不相上下杀得难解难分但那道士心中有所顾虑时间一长不觉露出怯意这时听得冷雪梅母女的脚步声走来更为惊恐虚晃一招便想冲出洞去。

南霁云如何肯放过他一声喝道:“妖道往哪里跑?”立即挺刀扑上那两扇石门紧紧关闭虽然可以从内边打开但也要费一些时候那道士猛然省觉:“我真是糊涂了从正门怎能逃得出去?”说时迟那时快但觉刀风飒然南霁云已是到了他的背后。

那道士使了个“凤凰展翅”双钹向后斜飞但因应招稍缓双钹未合便给南霁云一刀从中间劈进正中他的左肩将肩胛骨都劈得裂开了。那道士似受伤了的野兽一般狂曝怒吼拼了性命将南霁云冲开两步转过方向向后洞奔逃。

洞中漆黑而霁云虽是本领高强在这洞中却不如这道士的熟悉他一刀劈空这道士已冲了过去拐了个弯身形没入黑暗之中。

这时夏凌霜和母亲刚刚走出密室便听得南霁云的传声叫道:“霜妹留神!妖道向后洞逃走了。黑暗之中防他偷袭!”

果然这声还未了便听得轻微的暗器破空之声无数游丝般的光芒突然在黑暗中如火花迸现那道士已是将一把梅花针向她们撒来。

夏凌霜一个闪身同时拔剑忽觉剑鞘空空只听得她母亲厉声斥道:“龟元妖道你是那老贼的帮凶也须饶你不得!”声音一便见一道银虹飞了出去紧接着一声骇人心魄的叫声那道士已给长剑穿过心胸钉在石墙之上。

就在这时南霁云亦已赶了到来目睹了冷雪梅掷剑毙敌的情形不禁又惊又喜心里想道:“我岳母当年号称白马女侠果然名不虚传。原来这妖道竟是邪派中的有数人物龟元道人。他虽受了重伤若非我岳母出手要收拾他只怕还得费一会功夫呢。”

夏凌霜见母亲掷剑杀敌知道她的本领最少已恢复了六七成大喜叫道:“霁云快来见过我妈!然后咱们一同杀出去先杀皇甫老贼再助卫老前辈对付那女魔头!”

南霁云跪下去行了子婿之礼冷雪梅将他扶起说道:“雾云今后我将女儿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看待她!”南霁云不善说话垂手旁立恭恭敬敬地答了一个“是”宇。夏凌霜不由得“噗嗤”一笑。冷雪梅又道:“我女儿骄纵惯了你要容忍她一些。嗯其实无须多说以你的人品我也知道你不会亏待她的。”

夏凌霜笑道:“不错咱们一家子已经团聚以后说话的时间长着呢。还是赶快出去帮段伯伯和卫老前辈吧。皇甫老贼也还罢了那女魔头却是厉害得很呢!”

当下夏凌霜将剑取回交给她的母亲道:“妈你没有兵器暂且用我这把剑吧。”冷雪梅略一踌躇便道:“唔也好。”接过了剑随着便走上前去开了那扇石门。

冷雪梅吁了口气叫道:“想不到我冷雪梅还有重见天日之时!”突然转过身来伸指疾点咚咚两声南霁云和夏凌霜都给她点中了穴道倒在地上了。

南、夏二人做梦也不会想到冷雪梅会点他们的穴道因此毫无防备被点倒之后更是奇怪万分!想问原因却又说不出话。

冷雪梅道:“我要亲手报仇不须你们相助。一个时辰之后穴道自解。霜儿妈去啦!”她接连回顾三次这才缓缓走出洞门。夏凌霜隐隐看见母亲的眼角挂有一颗晶莹的泪珠。

夏凌霜和南霁云在地上面面相觑两人都说不出话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惶惑的神情。这的确是难以理解的事按说冷雪梅即使不要他们相助也无须点了他们的穴道更何况那展大娘厉害非常多两个帮手岂不更好?夏凌霜目送她的母亲含泪走出洞门忽地感到莫名的恐惧只是喊不出声。

在山洞外边卫越和展大娘还是打得难分难解;而段珪璋夫妇却已把皇甫嵩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段珪璋想起他昔日赠药之恩不忍亲手杀他在攻得极为猛烈之时突然虚晃一剑喝道:“皇甫嵩事到如今你还要贪生苟活吗?有骨头的自己走吧!”那就是请他自尽免使受辱的意思!

却不料皇甫嵩趁他攻势骤缓之际忽地将拐杖一挥格开了窦线娘的缅刀仗头一翘突然“嗤嗤”声响射出了一蓬毒针!原来他这杖头是中空的一按机括毒针便射出来。他本来早已想用毒针取胜的了只是想选择最有利的时机出手便能置对方死命难得段珪璋给他这个机会。

幸亏窦线娘是个使暗器的高手在暗器的功夫上比她丈夫要高明得多百忙中立即将缅刀飞出双手同时也缩到袖中双袖一展将那一蓬毒针都卷了去。毒针将她的半条衣袖刺得如同蜂巢却没有伤及她的手臂。

皇甫嵩想不到窦线娘竟会用这个法子来收了他的毒针骤不及防缅刀过后在他的肩上削去了一大片皮肉!

皇甫嵩大吼一声扭头便跑段珪璋一惊之后大怒喝道:“老贼你不是人!”双足一点疾似离弦之箭一剑刺到了皇甫的后心。

皇甫嵩反手一拐两人功力本是相当但他肩头中了缅刀琵琶骨亦已断了一根如何挡得住段珪璋这全力的一击但听得“咔嚓”一声那根拐杖登时断为两截。段珪璋正要一剑斩下就在此时忽听得一个声音喊道:“段大侠手下留情!”

段珪璋怔了一怔只见一条影如飞而来段珪璋左臂疾伸点了皇甫嵩后心的‘冲枢穴”睁眼看时不由得大吃一惊来的竟然又是一个“皇甫嵩”和被他点到的这个皇甫嵩一模一样!段珪璋口呆目瞪几乎怀疑是自己眼睛花了。转眼间那条人影已到了面前!

段珪璋定了定神正想问道:“你是谁?”忽听得疯丐卫越一声欢呼手舞足蹈地叫道:“皇甫大哥果然是你哈我早就该想到那厮是冒充你的了!”

卫越绰号疯丐平时还不怎的一遇到意外的欢喜或悲伤他那疯疯癫癫的性子就作出来。他这时大喜忘形竟然忘了与他对敌的是什么人就大跳大嚷起来。

那展大娘何等厉害登时左右开弓双掌一齐攻出卫越大叫道:“糟糕!”只听得“蓬”的一声竟给展大娘一掌击中就像皮球一般整个身子给抛上上空!

说时迟那时快展大娘已是捷如飞鸟倏的就向段珪璋冲来卖线娘急曳弹弓嗖、嗖、嗖三弹连展大娘毫不躲闪三颗弹子全都打中了她但听得有如金属相触出了一片悦耳的铿锵之声三颗金弹一碰着她的身子就反射回去了!也不知她是身上披有软甲还是已练成了登峰造极的金钟罩功夫?窦线娘不由得大为惊骇急忙提弓追上劈打她的后心。

段珪璋一剑斜展刺向她胁下的“愈气穴”这是一招以逸待劳的上乘剑法哪知展大娘仍是笔直冲来丝毫不避猛地里伸手一招手指已勾着了剑柄。段珪璋临危不乱沉腰坐马剑身往下一压大喝一声“着!”宝剑已经甩开闪电般的反削过去!展大娘的功力虽然高出段珪璋许多但她的一指之力却还未足以夺剑。

展大娘叫道:“好剑法但要想杀我却是不能!”只听得叮的一声段珪璋一剑从她的胁下穿过展大娘趁势便抓下来要扣段珪璋的脉门。

段珪璋的剑招已经用老刺她不着正要出左掌与她硬拼展大娘突然收势一个转身只听得“叮”的一声原来是窦线娘施展“金弓十八打”的家传绝学弓梢已将劈中她的脊骨却给她反指一弹弹个正着!窦线娘的功力不及丈夫那把金弓给她一弹竟然震得脱手飞出。

展大娘刚要转过身去对付段珪璋忽听得皇甫嵩喝道:“展大娘这里的事我来了结你可以不必管了!”随着呼的一拐打下替段珪璋化解了展大娘的一招擒拿手。

展大娘瞪起眼睛喝道:“皇甫嵩你怎么的是老糊涂了吗?这干人要杀你的弟弟你知道吗?你胳膊不向内弯要帮外人杀你的弟弟吗?”

皇甫嵩恨恨说道:“我弟弟若非误交匪人也不至于落到今日的田地!正是你害了他吃我一杖!”

展大娘怒道:“真是个不分青红皂白的老杀材只会关起门来欺负弟弟俺老婆子可不惧你!”

只听得“蓬”的一声展大娘早已飞身扑去横掌如刀一掌劈下皇甫嵩也正在一拐打来那一掌所在拐杖的中间登时把拐杖震开!

段珪璋挺剑急刺两条人影倏地分开展大娘曲起身子在半空中一个倒翻朝着段珪璋冲到长袖如虹疾卷下来。段珪璋用了一招“横云断峰”剑锋斜削展大娘使出“铁袖”神功化卷为拍“啪”的一声段珪璋的宝剑竟给她的衣袖拍得沉下几寸虎口麻宝剑也几乎掌握不住。

窦线娘急金弹展大娘这时方始脚踏实地身形未稳只得再展长袖将窦线娘的金弹卷去。说时迟那时快皇甫嵩又已挥杖攻来。原来展大娘刚才用肉掌硬劈他的拐杖虽然被他震得向后倒翻而他也被展大娘的掌力震得倒退数步方能稳住身形而且衣襟也被撕去了一幅比较起来还是皇甫嵩吃亏稍大。

皇甫嵩成名数十年除了吃过空空儿一次亏之外这次乃是第二次不由得勃然大怒再度冲来用尽了全力拐杖挥出隐隐带着风雷之声。展大娘不敢用肉掌再接使出“流云飞袖”的阴柔功夫两条衣袖一拂一带化解了皇甫嵩降魔杖法的刚猛劲力令得皇甫嵩在气怒之中也不能不暗暗佩服。

疯丐卫越在半空中接连翻了三个筋斗落下地来叫道:“好厉害幸亏我还未曾给你打伤!”他来回的走了几步又自言自语道:“要是我们两个老叫化一齐打你你输了一定不服气;但我若是不打你我这口气也出不了怎么办呢?也罢也罢我且先看看这场好戏。”他索性盘膝坐了下来看到精彩的招数就高声喝彩。原来他之所以袖手旁观固然是为了不愿以多为胜但另一方面他刚才给展大娘用重手法击中一掌虽未受伤五脏六腑却也受了震荡这时也需要运气调元了。

卫越虽未出手但展大娘在皇甫嵩与段珪璋两大高手夹攻之下还有一个窦线娘在旁边不断用金弹向她打来她已是有点应付为难了。

激战中皇甫嵩使到一招“龙潜深渊”拐杖反手一点点到了展大娘臀部的“窍阴穴”。展大娘大怒左足一个盘旋飞起右足便踢皇甫嵩的拐杖。盘膝坐在地上观战的疯丐卫越忽地叫道:“刺她的血海穴!”段珪璋依言出剑果然展大娘刚好转到那个方位一剑刺个正着展大娘虽有闭穴的功夫但段珪璋用的是把宝剑剑锋削过登时把她的胯骨也戳碎了一根血渍染红了衣胯。原来在两个敌人之中皇甫嵩武功较强所以展大娘对段珪璋就没有那么注意怎知段珪璋的剑法本来已很精妙又得了“旁观者清”的卫越从旁指点因此她反而是先受了段珪璋的剑伤。

展大娘这一气非同小可大吼一声向段珪璋抓下段珪璋横剑上封却被她一指弹开衣领被她抓着窦线娘大惊三弹齐段珪璋用尽浑身气力缩身一挣但听得声如裂帛整件外衣都给展大娘撕去了!皇甫嵩乘机打了她一拐。

饶是练有金钟署的功夫这一拐也打得她疼痛非常双睛黑!但展大娘也端的是凶狠非常受伤之后狂呼猛吼双掌盘旋飞舞撕、抓、劈、戳打得更为凶狠。皇甫嵩与段珪璋仍然沉着应付窦线娘则已有点心颤手软出来助攻的弹子每每失了准头。

正打到紧张之际展大娘的吼声忽然中止只听得远远有个声音叫道:“禀主母少爷已经走了他有话要奴婢代为禀告!”来的是展家那个老仆人他看见战况激烈不敢过来站在对面的山峰大声叫喊。

展大娘道:“这小畜生有何话说?”她口中说话手底毫不放松就在这瞬息之间仍然向皇甫嵩与段珪璋二人分别攻出了三拍。

那老仆人道:“少爷说若是主母杀了那位铁公子他今生就永不再见你的面了!”展大娘“哼”了一声问道:“王姑娘呢?”那老仆人道:“王姑娘也走了他们留有书信给你。”

场中各人都在留心听那老仆人和展大娘的对话。蓦地里忽又听得一声裂人心魄的惊呼虽是在激战之中皇甫嵩仍是禁不住吓了一跳与段珪璋一样一面招抵御展大娘的攻击一面不约而同的把眼光射过去。

只见那皇甫嵩的弟弟正躺在血泊之中胸口插着一柄长剑剑柄尚自颤动不休在他的面前立着一个横眉怒目、面色铁青的女子!

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夏凌霜的母亲只因场中激战方酣所以直到她挪剑杀人之后众人方始觉。

段珪璋不禁失声叫道:“雪梅雪梅!”他还叫得出声皇甫嵩在这瞬间却似完全呆了。卫越叫道:“留心!”话犹未了展大娘已是“蓬”的一掌击中了皇甫嵩的肩头再一抓又将段珪璋迫退几步要不是窦线娘金弹立即打来只怕他们还要吃亏更大。

展大娘叫道:“皇甫华我已尽了力了这是你的哥哥忍心让外人杀你怪不得我!”她扔下了这几句话立即腾身飞起向山下急落!

原来展大娘虽是凶狠绝伦但在皇甫嵩与段珪璋夫妇三大高手围攻之下她亦自知决难幸胜何况还有一个疯丐卫越窥伺在旁如今皇甫嵩的弟弟已死正给她找到了一个逃跑的藉口。

可是也正由于她太要面子分明是想逃跑却还要扔下几句门面话来交代一番这就令得她在受了剑伤拐伤之后又加上了一重伤。就在她腾身飞起之际卫越已抓起了一把石子用“飞花摘叶”的内家阴劲向她撤去卫越的内家功夫已练到了飞花杀敌、摘叶伤人的境界换上了石子威力更是大得惊人展大娘虽然练有金钟罩的功夫但在受伤之后给他所的石子打中也是禁受不起。但听得她一声尖叫在半空中接连翻了几个筋斗终于像流星殒石般的向山谷坠下。对面山峰那个老仆人连忙大声喊叫跑下山谷去救她。

这时段珪璋、皇甫嵩等人都无暇去追那展大娘了段珪璋与冷雪梅已有二十多年未曾见面心情激动非常连忙向她走去。

只见冷雪梅面上已全无血色那苍白的面容那阴沉的神情今得段珪璋也不禁心悸段珪璋道:“雪梅恭喜你已亲手杀了仇人足以告慰夏大哥在天之灵了。线妹你来见过冷女侠。”

冷雪梅避开了他的眼光低声说道:“多谢你助我报仇但我已无颜再见你了。”段珪璋心头一震蓦然想起了一种可怕的事情忙道:“雪妹你今日已报了仇应该欢喜才是别再提伤心话了。”冷雪梅道:“不错我今日的确是很高兴尤其是见到你们夫妇。嗯声涛、你、我三人当年就好似兄弟妹妹一般声涛惨死我的命更苦还是你最有福气。”段珪璋见她又提起伤心话来正想安尉她只听得她又低声道:“段大哥请你看在咱们过去的交情份上答应我一件事情。”

段珪璋道:“雪妹请说纵是赴汤蹈火珪璋亦在所不辞。”冷雪梅缓缓说道:“事情的真相不久你就可以明白你是声涛生前最好的朋友为了他的原故我不愿意我的女儿知道真相我要我的儿女接续夏家的香烟请你设法替我瞒住她。我知道你是从来不说谎话的但是为了声涛和我你可以破例说谎吗?”段圭漳浑身抖颤声说道:“我愿意。你你……”一时间竟不知对她说些什么话好。

冷雪梅忽地将那把插在皇甫嵩弟弟身上的长剑拔了出来仰天叫道:“夏郎我不跟你走就是要等今日如今我可以见你了!”段珪璋一声惊呼扑上前去但冷雪梅比他的动作更快长剑已插入了自己的心房。

段珪璋眼泪夺眶而出哽咽说道:“雪妹这都是别人害你声涛决不会怪你的愿你们夫妇在上天团聚。”皇甫嵩走了过来指着他弟弟的尸体道:“都是你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辜负了我的一片苦心。”跟着也嚎陶大哭起来。

疯丐卫越摇了摇头叫道:“冷女侠死得冤枉你的弟弟却是活该!你还为他痛哭做什么?我看你们神智都迷糊了冷女侠的女儿女婿还在洞里呢等下他们问起你如何回答?你快把事情底细说给我知你们是不惯说谎的我却不在乎我可以给你们编一套谎话。”

皇甫禽忍着了眼泪在凄怆中说出这个骇人心魄的故事。

原来如今被冷雪梅杀死的就正是他的同胞手足皇甫华两人相貌十分相似性情却大大不同。他们的父亲早死皇甫华自幼顽劣但却最为他的母亲所溺爱母亲临死时曾郑重吩咐皇甫嵩要他照顾弟弟。皇甫嵩深知弟弟的顽劣性成因此对他也就管得很严直到他十八岁的时候还不许他出家门半步。

可是到了十八岁那年皇甫华的武功也已有了相当造诣了他非常羡慕闯荡江湖的无拘无束的生活早已存了逃跑的念头。皇甫嵩又因为是丐帮中的重要人物而且不时要到外间行依仗义不能老是守着他的弟弟平时他离家的时候就叫一个老仆代负看管之责同时每次出门也总不忘告诫他一番。皇甫华幼时由于害怕哥哥不敢违抗命令。在他哥哥不在家的日子也不敢不服那老仆人的管教。但到他已经成年武功又练好了之后心中就不服了十八岁那年皇甫嵩有一次因事离家他就做出了一件非常令他哥哥伤心的恶行。

在皇甫嵩离家的次日他便要那老仆人放他出去那老仆人当然极力劝阻他一怒之下竟把这个服侍他多年的老仆人杀了。

他在江湖上浪荡了一些时候不幸遇见了大魔头展龙飞夫妇。展龙飞见这少年武功不弱且又年幼无知正好作为臂助便收服了他导他为恶。这么一来皇甫华性格中罪恶的一面越得到展终于越陷越深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

皇甫嵩到处寻觅在他离家之后的第三年将他抓了回来痛责一顿关在石室之中不久便生了各正派人物围歼展龙飞的事情将展龙飞杀了。皇甫华幸而被他的哥哥抓回得免波及。

好人变作坏人容易要坏人重新变好那却困难得多。尽管皇甫嵩将展龙飞的罪恶下场作为鉴戒殷殷的告诫他他却不但不知感激反而痛恨他的哥哥束缚了他的自由。不久又得到一个机会逃了出去。

这时他已长大成*人在江湖上认识皇甫嵩的人碰见了他都把他误认作皇甫嵩他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便冒了他哥哥的名头又造了一根紫檀木拐杖到处为非作恶令皇甫嵩蒙受了许多不白之冤。

皇甫嵩听到了这些消息只得暗暗叫苦因为他若要辩白的话那就势将把他的兄弟毁了。因此只好含冤忍垢不敢声张自行设法将兄弟再抓回来。

这样一逃一抓先后有四五次之多每次将他抓回来的时候皇甫嵩都曾想过要废掉他的武功但每一次在临下手的时候总是念及死去的母亲不忍下手。

最后一次生了皇甫华暗杀夏声涛掳走冷雪梅的事件。皇甫华用展龙飞所赠的秘制迷香杀夫劫妻之后将冷雪梅收藏在山洞之中趁她昏迷未醒之际将她奸污了。冷雪梅醒来之后和他一场大打双方都受了伤。皇甫华负伤逃走冷雪梅膝盖的环跳穴中了他的梅花针追他不上但已认清楚了他的相貌。

事情生后不久皇甫嵩便把伤还未愈的弟弟再抓回来因为这一次的祸闯得太大了累得皇甫嵩有好几年也不敢出门。皇甫嵩待他弟弟伤愈之后将他带到母亲灵位之前说道:“依你的行为我本来应该把你杀掉看在母亲的份上姑且再饶你一次要是你还不知悔改再逃出去为非作恶的话我就把你先杀掉然后我再自杀!我杀你总好过你给别人所杀!”跟着要他在亡母灵前下毒誓。

皇甫华受了这次教训果然安份下来在家中勤修武功再也不提要到江湖闯荡了。皇甫嵩有几次故意试他假装出门躲在附近窥察他的行动他都是规规矩矩的在家中自行习武不敢下山。皇甫嵩暗暗欢喜以为他的弟弟已是浪子回头从此不敢再为非作歹了对他的管教也就渐渐放松。

哪知全不是这回事。皇甫华之不敢逃走固然一方面是忌惮他的哥哥他知道他哥哥这次是动了真怒在他的武功尚未能赶上哥哥之前只怕自己一踏出家门就要被哥哥抓将回来真个说到做到将他杀掉;但更重要的还不是害怕哥哥而是因为在他干下了那件凶案之后由于夏声涛是武林景仰的大侠不但夏声涛的妻子冷雪梅要报仇即夏声涛的朋友识与不识都要为他破案擒凶。他在未给他哥哥抓回家之前各正派的人物都已侦骑四出了幸而他是躲在荒山古寺里养伤逃过灾难但这个风声他已是早已闻知了。

因此他必须骗取哥哥的相信假作浪子回头誓言悔改好骗取他哥哥的武功。

皇甫嵩住在华山绝顶极少与人往来除了他最要好的朋友酒丐车迟之外没人到过他的家。所以也只有车迟知道皇甫嵩有这么一个弟弟知道这件秘密。但那时已是皇甫华表示悔改之后他才知道的。由于皇甫嵩的央求车迟也没有揭露这个秘密他是个好心肠的人像皇甫嵩一样希望皇甫华真正能够回心向善往事也就不必深究了。

于是者一连过了十多年皇甫华的武功已差不多就要赶上他的哥哥而皇甫嵩对弟弟也渐渐放心有时离家数月也不将他囚禁。哪知有一次他从外面回来又现他的弟弟大踪了。

这一次皇甫华还并未逃出华山原来事有凑巧那大魔头展龙飞的妻子选中了华山断魂谷作为她隐居之所再度与皇甫华相遇皇甫华是逃到了她那里求她庇护的。

皇甫嵩不久也知道了弟弟的躲藏之所但他斗不过展大娘又不敢声张求人相助无可奈何只好让他的弟弟自立门户。

皇甫华摆脱了哥哥的束缚又在展大娘处学会使用喂毒暗器的功夫这才大着胆子下山其时距离夏声涛的被杀已将近二十年。除了夏声涛最要好的几个朋友还在设法要破案擒凶之外其他的人对这件事情都已淡忘了。

皇甫华重现江湖之后不久就知道冷雪梅已有了一个女儿而他对冷雪梅也还未能忘情。

在冷雪梅那方面却是苦心孤诣矢志报仇但她因受了这么大的耻辱无颜再出江湖也不愿再见旧时的亲友因此把复仇的希望寄托在女儿身上她把所会的本领部传授给女儿告诉她皇甫嵩是个无恶不作的大坏人要她技成之后就要杀皇甫嵩替江湖除害。

这其中的曲折与误会夏凌霜毫无所知而皇甫嵩则是知道的。这就是为什么那次在古庙之中皇甫嵩不加分辩愿意敛手让夏凌霜杀他的原因。

皇甫华下山之后不久由于气味相投便与精精儿深相结纳又因为在江湖上知道他的秘密的只有酒丐车迟一人所以在精精儿、王伯通二人设计将段珪璋夫妇与车迟诱往玉树山时他就追至玉树山用毒针将车迟杀死。他本来还要下手杀害段珪璋的幸而段珪璋及时觉又得车迟舍命相护这才未曾受害。

皇甫华冒充地的哥哥几乎骗过了所有的武林中的成名人物卫越的徒弟将卫越与皇甫嵩约会的书信错交了给他;空空儿也上了他的当将他当作皇甫嵩听信他一面之辞替他赴卫越之约与卫越大打了一场。最后他还与精精儿等人将冷雪梅母女掳走。终于恶贯满盈死在冷雪梅剑下。

皇甫嵩把事情的真相讲明之后众人无不惊骇伤心。段珪璋拭了眼泪对皇甫嵩重新施礼为过往的误会而抱歉并多谢了他那次救命之恩。

皇甫嵩道:“过去的都过去了现在咱们该到山洞去寻找他们了。老叫化你的谎话编好了没有怎的还不见他们出来?”

卫越是个江湖上的大行家想了一想说道:“定是冷女侠不愿他们知道真相所以点了他们的穴道了。老叫化的谎话早已编好了咱们走吧。”

这时已过了将近一个时辰南霁云功力深湛运气冲关穴道先已解开这时正在助夏凌霜解穴。

段珪璋与皇甫嵩等一行人来到南霁云大吃一惊跳起来便要拔剑段珪璋道:“南贤弟你看清楚些这个皇甫嵩不是那个皇甫嵩!那个大坏蛋是皇甫老前辈的不肖弟弟!”南霁云呆了一呆定睛注视这才现皇甫嵩身上穿的是一件缝缝补补的百袖衣手上的拐杖也未折损而那个“皇甫嵩”穿的却不是化子衣裳他的那根拐杖在南霁云未入山洞搜索之前就已被段珪璋的宝剑削去了半段。

段珪璋又道:“这次幸得皇甫前辈赶来相助大义灭亲你岳母才报得了仇。”南霁云连忙道谢。

这时夏凌霜穴道已解跳起来道:“我妈妈呢?为什么她还不来?”她已隐隐感到了凶兆心中想道:“报了仇又打了胜仗为什么他们的脸上却全无喜悦之情?”

段珪璋道:“贤侄女你妈是为了疼你才不让你出去她她可不能再见到你了。唉这件事卫老前辈还是你来对她说罢!”

南、夏二人在惊疑不定之中只听得卫越缓缓说道:“你们也许还不知道那皇甫华的武功虽然不算很高但他那拐杖内藏有毒针来无踪去无迹却是非常厉害你瞧你段婶婶那只袖子!”

窦线娘的两只袖子都刺满了毒针这时虽然都已抖落但那蜂窝般的针孔还是令人触目惊心。

夏凌霜却不耐烦听他细说她急着要知道的只是她母亲的吉凶立即插口问道:“为什么我妈妈不能再见我们?皇甫华的毒针厉害我早已知道了。我只要你告诉我我的妈妈现在何处?”

卫越却慢条斯理地说道:“对啦我想起来了珪璋对我说过皇甫华在玉树山上用毒针暗杀酒丐车迟的时候你也是在场的。怪不得你早已知道他的毒针厉害了!”

夏凌霜听他尽说闲话甚为不满但卫越的辈份比她母亲还高一辈她已催过一次不便再催心中想道:“一个人上了年纪说话真是罗哩罗唆。”

卫越面色一端接着说道:“你妈就因为知道了仇人的毒针厉害所以才不让你们出去的。唉她是亲手杀了仇人可是她也给皇甫华的毒针刺中终于死了!”

夏凌霜登时呆了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晕了过去。

南霁云连忙替她推血过官铁摩勒又撕下了一幅衣衫在冷水中浸湿覆在她的额上。过了一会夏凌霜醒转过来这才能够出声痛哭。

卫越道:“夏姑娘令堂的后事还要你办她有遗言要我们转告你。你不要太伤心坏了身体。”

夏凌霜哽咽问道:“我妈有什么遗言吩咐?”

卫越道:“她要你将她的骨灰与你的爹爹合葬你爹爹当年是在德州被害的他的坟墓我们替他建在德州城外的朱雀山下。”

夏凌霜的母亲从来没有将这件血案的真情告诉她以前她技成之日她母亲要她杀皇甫嵩理由也只是因为皇甫嵩乃是无恶不作的坏人故此要她为江湖除害却并没有提起什么杀父之仇。南霁云从段珪璋之处虽略有所知但以真相未明也未曾对夏凌霜讲过。因此夏凌霜听了卫越的话不觉一怔连忙问道:“我爹爹原来是给人害死的么?这是怎么回事?”

卫越接着说道:“凶手就是这个皇甫华你爹爹是在和你妈举行第二次婚礼的当夜就给他暗杀了的。”

此言一出不但夏凌霜惊骇连南霁云也吓得变了神色。卫越说道:“你们不必惊疑夏姑娘的父亲两次举行婚礼新娘都是她的妈妈。事情是这样的:夏大使第一次结婚是在天山南路的一个小城那时他们两人都在边荒之地行侠万里同行起居不便因此便在小城中草草成婚我适巧也在那个地方参加婚礼的就只有我一个人;后来他们二人回到中原有些朋友知道了就要他们补请喜酒再加上我们这些喜欢热闹的朋友起哄你的爹爹因交游太广就索性再举行一次婚礼。”

卫越接着说道:“那时你已经出世过了两周岁你父亲在回疆游历之后回到你外公的庐龙任所你就是在那儿出生的。你父母要在江湖游侠携带不便因此将你寄养在外公家里你爹娘的第二次婚礼你没在场当时宾客众多你爹爹尚未曾与知己友人畅叙别情就给皇甫华暗杀了。珪璋你那时也有参加婚礼的想来你也不知道他们已经有了女儿吧?”

段珪璋搓搓手道:“啊原来如此我那时当真还未知道。怪不得酒丐车迟也曾对夏侄女的身世起疑了。”

接着卫越就将皇甫华如何与展龙飞勾结如何屡次冒着他哥哥的名头私下华山如何在江湖乱作非为如何暗害夏声涛的经过一一说了出来。除了夏凌霜的身世这一段是他伪造之外其他的都是实情。

夏凌霜这几年来一直为着自己的身世之谜而感到烦恼如今才拨开云雾豁然开朗虽然仍有父母双亡之痛但是比起未知“真相”之前心情却是要较为轻松了。

卫越捏造的“真相”说得合情合理不但解开了夏凌霜的心头之结连南霁云也相信不疑。只有皇甫嵩老泪盈眸伤心不已。南霁云夫妇再次向他致歉、道谢。卫越忽道:“俺老叫化又要说疯话了南大侠我可要为老朋友求你一件事情。”

南霁云道:“老前辈言重了南某受惠良多老前辈若有差遣小辈自当效劳怎用得上一个‘求’字?”卫越似笑非笑地说道:“这件事么也不是你一人就能‘效劳’得了。”南霁云正要问他是什么事卫越已接着说道:“时候不早你们也应该出去早些替你的岳母办理后事了。嗯段嫂子你扶夏姑娘走吧我和南贤侄说几句正经话儿。”

夏凌霜已哭得浑身乏力窦线娘扶着她走在后头卫越则拉着南霁云行快了几步低声对他说道:“南贤侄你希望有几个儿子?”

南霁云怔了一怔心道:“卫老前辈古道热肠说话却怎的这样颠三倒四?”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只听得卫越又在似笑非笑地说道:“听来似是疯话不是?但实在却是正经话儿。我是希望你最少有三个儿子。”南霁云诧道:“老前辈的意思我还是不明白。”卫越道:“大儿子接你南家的香烟你岳父没有儿子你的第二个儿子应该继承岳家对不对?”南霁云本来悲伤未过听了他的怪话也不觉有点忍俊不禁当即问道:“那么第三个儿子呢?”卫越道:“皇甫嵩这次大义灭亲给你们帮忙了不少。”南霁云道:“是啊我们以前将他误作坏人。实在过意不去。但这却与老前辈所说的何关?”卫越道:“怎说无关。你不知道么他是丐帮的长老今生是不会再娶妻生子了你若有第三个儿子的话可否过继给他以慰他的晚年。我们作化子的不讲辈份当作是他的儿子或孙子都行。”南霁云不觉笑道:“生几个儿子这真是老天才能作主。好吧我若有第四个儿子的话还可以送一个给你。”卫越笑道:“这样说你是答应了。皇甫嵩没有亲房侄儿所以死后想有人扫墓。我老卫却不在乎。不过你若真肯把第四个儿子送给我。我老卫当然也是要的。”后来南霁云果然在四年之中生下三个儿子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且说一行人走出山洞夏凌霜见了她母亲的尸体又哭得晕倒卫越帮忙她把冷雪梅的尸体焚化将骨灰装在布袋之中。也幸而夏凌霜没有仔细验看她母亲的尸体未曾现她是用剑自尽的。

待得夏凌霜醒转卫越道:“南贤侄还要回到潼关附近收编残余的官军。德州离此不过数日路程我老叫化陪夏姑娘到德川走一遭吧。将你父母合葬之后我再与你同回助南贤侄一臂之力。”夏凌霜挥泪说道:“老前辈大恩大德我真不知如何报答才好?”卫越一本正经地道:“我已与你丈夫说好了你多生几个儿子就算是报答了我们了。”夏凌霜听了这话在痛哭流涕之中也禁不住满面通红。

皇甫嵩咳了一声说道:“我这卫大哥惯说疯言疯语夏姑娘不必理他。”回过头来再对南霁云道:“我埋了这个孽障之后还有一些事情料理。将来或许也会到潼关找你。”南霁云道:“得两位前辈鼎力相助南某感激不尽。”

段珪璋却叹了口气说道:“我和夏侄女的父母当年是生死之交如今夏兄之仇已报我的心事也了却一半了。只是还有史兄之冤不知何时方雪?他的夫人陷身贼巢如今已有了七八年了消息毫无好不令人悬挂。唉雪梅临去之前还说在三个人之中以我最有福气其实我有什么福气可言?我生平最要好的两位朋友都遭惨死我的儿子被空空儿劫走至今也未知下落。”

皇甫嵩道:“段大侠不必烦恼卫大哥与我都和空空儿的师门有点渊源听说空空儿曾受我那不肖弟弟所骗和卫大哥还结了一段梁子。我们二人必定要找到空空儿解开这段梁子到时我会向他索回侄儿。”

卫越“哼”了一声说道:“空空儿非常袒护他的师弟只怕他是近墨者黑早和精精儿走上一条路了。”皇甫嵩道:“空空儿我自幼就知道他他的性情是骄傲一些但本性还好。不过他若然真是变得坏到不可收拾我也不会再和他讲什么交情了。到时你我二人以力服他迫他交还段大侠的儿子也就是了。”

段珪璋谢过了这两个异丐又道:“小儿之事还在其次。史家兄弟为我而死他妻子陷身贼巢我于心何安现在安贼已经作反她的处境更为可虑。我必须先探听她的消息。听说安贼正准备进攻长安我们夫妇也准备扮作难民若有机可乘就偷入贼营救她出来。”

南霁云道:“摩勒你在这里无端的耽搁了几天只怕皇帝老儿已经抛弃京城向西逃走了你得赶往长安才是。”铁摩勒嘀咕道:“我倒巴不得皇帝老儿已离开长安也省得我做这个倒霉的保镖。”南霁云正色道:“话不能这么说……”铁摩勒笑着打断他的话道:“你的大道理我已经知道了好我现在就听你的话马上赶往长安。”

当下一行人走下华山铁摩勒牵着黄骠马与他们同走一程在路上才有时间将他这几日的遭遇细说不过他还是隐瞒了王燕羽对他的痴情这一段。正说话间已走近山谷下面展大娘居住之处只见火光融融展大娘那几栋房子在火海之中都差不多变成瓦砾了。

正是:莲出污泥而不染凤凰火化得新生。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