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 回 侠士荒山遭恶寇 神偷午夜盗婴儿

乱石堆中忽地一声长啸走出了一个人来年纪甚轻看来不过二十左右书生装束摇着一把折扇但温文之中却又带着几分轻佻几分邪气。当石家兄弟拦截驴车、群盗涌现之际并未见有这个人似是刚刚来的、南霁云也不觉有点惊异要知他虽在激战之中仍然是眼观四面耳听八方但这个少年是什么时候来的他却毫不知道。

这少年身形一现群盗便出一片欢呼。石家兄弟却是满面羞惭丢下手上的半截朴刀讪讪说道:“少寨主咱俩兄弟辱命了!”那少年笑道:“南大侠岂是你们请得动的?还是待我来促驾吧!”折扇一指面向着南霁云朗声笑道:“敝寨诚意相邀南大侠、段大侠当真不肯赏面么?”

南霁云道:“少寨主一邀再邀盛情可感。但段大侠尚在病中他的妻子也正在窦家寨等待他这些情形刚才我也已对贵寨的两位香主说得清清楚楚了请恕不能从命。”

那少年斜着眼睛笑道:“糟糕我是讨了令箭来的非得把你们三位请到不可这怎么办呢?南大侠请恕我说句无礼的话尽管你们心急要走我却是定要把你们留下的了!”

南霁云气往上冲勃然怒道:“好吧少寨主既有本领将我们留下就请施展吧废话少说了!”那少年一个笑道:“南大侠果是快人快语好我现在就凭这柄扇子陪南大侠走两招!”说到一个“招”字扇子一伸招数便!

这一招是铁笔点穴的招数他把折扇合了起来当作判官笔用点打南霁云的“肩井穴”手法利落认穴奇准确是不同凡响南霁云心道:“怪不得这小贼骄狂只这一招点穴的功夫便不在宇文通之下!”

南霁云身形不动待他扇子点到蓦地大喝一声“撒手!”反转刀背一刀拍下那少年正巧在这个时候也喝了一声“撒手!”扇子改点为粘倏然一翻搭着刀背往下便按两人的功力差不了多少但见南霁云那柄朴刀往下略沉随即反扬了起来将少年的折扇荡了开去!

这一招南霁云稍占上风但那少年的折扇没有给他拍落也只能算打个平手。那少年笑道:“双方都没有撒手再来再来!”身移换步嗖的一声铁扇挟凤已是绕到了南霁云背后反手点他脑后的“风府穴”。

南霁云就似背后长着眼睛似的反手一刀又狠又准刀长扇短少年的扇头尚未触及他的背心他的刀锋已撩到了少年的手腕这少年急忙坠肘沉肩慌不迭的把扇子反拨回来“当”的一声碰个正着少年虎口隐隐麻斜窜三步叫道:“好刀法!”

说时迟那时快南霁云反手一刀把敌人迫退立即反守为攻身形一旋恰恰封着了那少年的退路两人面对南霁云一声大喝使出一招力劈华山朴刀斩下隐隐挟着风雷之声、那少年也喝了一个“好”字扇子滴溜溜一转抵着无锋的刀板身形蓦地向后一翻平空跃起一丈有多!

南霁云这一刀已用了八成气力但给那少年用了一个“卸”字诀避重就轻将南霁云攻来的猛力移转给全身负担故此身形虽给冲得立足不稳迫得跳跃起来但那把折扇仍然没有脱手。南霁云见他使出这等上乘的功夫也禁不住心头一凛想道:“江湖道上当真是人材辈出我若在他这般年纪以怕还未必是他对手。”

心念末已那少年又已向他扑来南霁云道:“你当真要拼命么?”朴刀一起截斩他的双足那少年身子悬空双足交叉踢出铁扇又指向他的眉心“阳白穴”这一招三式用得狠辣非常南霁云若不变招纵能把他的腿骨斩碎自己也难免受伤、第一流的高手与人比斗除非是深仇大恨否则断无以死相拼之理南霁云本来就有点爱惜那少年的武功如今又见他如此凶悍心念一转立即闪开如此一来他便反而给那少年抢了先手迫得向后连连倒退了。

原来那少年正是要借南霁云来扬名立万。要知南霁云已是名震江湖的游侠而他还是个初闯道的少年若把南霁云打败那是何等光采之事所以他不惜连使险招。其实刚才那一招倘若南霁云不让的话纵然受伤但以他的内功和闭穴法应付伤亦不会伤得很重而那少年双足破斩就要成为废人了。那少年承他让了这一招过后方始想到当时的凶险出了一身冷汗。

可是那少年立意要把南霁云打败虽则明知这一招是对方手下留情他却并不领南霁云这个情一见南霁云后退竟然如影随形跟踪扑到扇子一张向南霁云面门一拨劲风扑面南霁云的双眼几乎睁不开来那少年抓紧时机立即便施杀手!

他这柄扇子是精钢打成的扇骨上端锋利合起来可作判官笔张开来就可当作一柄折铁刀但听得“嗤’的一声扇子从南霁云手腕划过南霁云大吼一声右腕一翻一掌推出那少年蹬、蹬、蹬连退三步“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南霁云的右手手腕也给他的扇子割开鲜血汩汩流出。

群盗见他们的少寨主受伤哗然大呼纷纷涌上那少年喝道:“都给我退开!”一个盘龙绕步扇子倏张又扑到了南霁云的面前冷冷说道:“彼此挂彩两不输亏再来再来!”南霁云刀交左手道:“好!冲着你这股狠劲南某就索性成全了你的声名吧!要是我在一百招之内不能胜你我便甘心服输百招之内死伤残废各安天命!”他以大侠的身份定出百招已是差不多将对方看作相等的对手了那少年口吐鲜血之后面色本已相当惨白听了这话顿然光采焕哈哈笑道:“南大侠我正是要你这儿句话!”

南霁云一招“横云断峰”破解了那少年的连环点穴三式喝道:“要是你在百招之内输了呢?”那少年知他心意。一声笑道:“最多把性命交给你我与你比武是一回事家父请客是另一回事不必混在一起。喏天色将晚你们不必等待我和南大侠分出胜负来了赶快先接了段大侠到寨里安顿吧!”后面这几句话是对群盗说的群盗轰然应声移转目标奔向驴车!

南霁云又惊又怒惊者是段哇璋街还未愈如何抵挡群盗的围攻?怒者是那少年竟然如此凶悍撤泼!全不依江湖礼数、这时他已动了真气一刀紧似一刀毫不留情、但他左手刀的威力究竟不及右手刀那少年在兵器上又占了便宜一柄扇子忽合忽张时而作判官笔时而作折铁刀用缠得极紧一时之间南霁云竟也摆脱不开。

铁摩勒坐在驾车的座位上提刀斩下他用的是南霁云那把宝刀大占便宜但听得一片断金碎玉之声两枝花枪、一柄单刀早已给他削断!铁摩勒大喝道:“不怕死的都来!”石龙笑道:“铁兄弟我们看在去世的的铁老寨主的份上不想与你为难、你也是黑道中人你岂不知请客不到乃是犯了绿林大忌的么?今日段大侠是主客你们两位是陪客你当真要敬酒不喝喝罚酒么?”

铁摩勒冷笑道:“石老大亏你还有脸皮来和我说绿林规矩?你也算得是绿林里的一位人物却怎的给人当起跑腿来了?这也不打紧但你代主人送的‘请帖’巳给别人退了再要送来也该请另一位来吧?”石家兄弟登对面色涨红他们刚刚败在南霁云刀下铁摩勒说他们的‘请帖’已给别人退回就是这个意思。也即是说他们已经没有资格代表主人而来请客他们乃是在黑道上有身份的人物给铁摩勒一顿冷嘲热讽虽是又羞又怒却不敢过来和他动手。

一个身材高人的强盗排众而出朗声说道:“好这请帖待我来下请铁少寨主赏面!”他用的是一柄铜锤锤重力沉“呼”的一声就向铁摩勒当头砸下。

铁摩勒在驴车上跳跃不灵只好硬接他这一锤。铜锤是重兵器宝刀虽利决不能将它削断铁摩勒给震得手腕酸麻幸亏他和段珪璋相处那几天得到段珪璋传授了不少武功的上乘心法懂得运用惜力打力的功夫宝刀一带那强盗的身形给他带得歪过一边铁摩勒的刀锋划过“嗤”的一声将他的衣服挑穿只差半寸就要戳进他的琵琶骨。可惜铁摩勒尚未运用得十分纯熟要不然这一招就可以叫他铜锤脱手人受重伤。

那强盗大怒喝道:“好小子你宁愿吃罚酒我们只好不客气了!”手臂一抡举锤冉磕另外两个使用重兵器的强盗也攀着车辕帮他夹攻一个使青铜锏一个使铁轮拔都不是宝刀所能削断的。铁摩勒受到三般重兵器的围攻登时险象环生左支右绌。

段珪璋忽地揭开车帘背倚靠垫沉声说道:“摩勒住手他们既是冲着我来的就让他们来见我吧!”使铜锤的那个强盗笑道:“还是段大侠是明白人咱们是诚心请你老的。”一只手提着铜锤另一只手就来扶他段珪璋淡淡说道:“段某平生吃软不吃硬你这是拉客不是请客!叫你家寨主亲自来吧!”那个强盗欺他是个病人哪知手指刚刚触及他的手腕段珪璋蓦然把掌心一翻反手一抓吐出内家真力“咔嚓”一声将他的手腕拗断那强盗一声惨叫铜锤脱手飞出打伤了两个同伴。

使青铜锏和斫山刀的那两个强盗急忙将兵器朝他劈下段珪璋虎目圆睁喝声:“去!”双指一伸贴着刀背轻轻一推那柄斫山对登时反转斫来正好和青铜锏碰个正着!

段珪璋在病中用这一招实是险到极点若是稍差毫厘他的手指就要先给刀锋削断了。但他用得恰到好处只听得“当”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这两个强盗的兵器相交各自给对方的猛力震倒跌了个四脚朝天青铜锏缺了一角大斫刀也卷了刀锋!铁摩勤大笑道:“好啊!妙啊!”

群盗给段珪璋的神威所慑不约而同的一齐退了几步、段珪璋抽出宝剑倚着车垫沉声喝道:“还有哪一位要来递帖?”

段珪璋服了几天药伤势虽然好了许多到底尚未复原如今强用真力打了三个强盗之后他也感到气血翻腾眼睛黑但仍然强自支持想吓退群盗。不料那石家兄弟乃是武学行家最初他们也慑于段珪璋的绝顶武功随同群盗后退但后来一听从段珪璋的声音中听出他中气不足伤还未愈石一龙打了一个胡哨群盗又聚拢来围着驴车石一龙自己不好意思出面向那使青铜锏的强盗低声说了几句那强盗大喜站了出来冲着段圭璋叫道:“段大侠既不赏面请恕我们也不客气了!并肩子上用暗青子招呼!”

一声令下暗器齐飞刀、金镖、铁莲子、飞蝗石、甩手箭、流星锤……各式各样的暗器纷如雨下段珪璋身子不能移动只有靠着车垫挥动宝剑防护。

铁摩勒又惊又怒遮在段珪璋的身前大怒骂道:“你们这些下三流的小贼真是丢了咱们绿林好汉的脸!”那使青铜锏的强盗大笑道:“铁少寨主你不顾行家的面子又怎能怪得我们?你别害怕伤了我们给你医!”话声未了铁摩勒已经中了两支甩手箭、一块飞蝗石飞蝗石正打中他的额角登时血流如注幸而群盗志在生擒他们未用喂毒的暗器。

段珪璋道:“摩勒你退入车厢!”铁摩勒哪里背依?正在危急之间忽听得马铃叮当一个少女飞骑来到不是别人正是那夏凌霜!

夏凌霜一眼瞥见南霁云和那少年厮杀似乎甚感意外。“咦”了一声那少年看见是她面色倏变也“咦”了一声但这时他给南霁云刀光罩住几乎透不过气来哪能分出心神与夏凌霜打话?夏陵霜这时已觉了群盗围攻驴车她本来要向南霁云耶一方驰去的稍一踌躇便突然拨转马头向群盗冲来!

群盗早已有所准备见她冲来暗器纷纷向她射击夏凌霜怕伤了坐骑一个“金鲤穿波”登时从马背上斜掠出去身形未落剑已出鞘剑随身转宛似一圈银虹向外扩张但听得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那些暗器都已给她青霜剑荡开。群盗大惊说时迟那时快他们的暗器尚未接续出已是被夏凌霜杀进来了。

这一来群盗的暗器已是毫无用处只能与她硬斗。夏凌霜步法轻灵剑招迅捷左边一兜右面一绕在群盗中穿来插去宛如彩蝶穿花每一剑便有一个强盗“哎哟”一声兵器脱手。原来她用的是一套非常古怪的剑法只是剑尖轻轻一点便刺中对方的手脆伤倒不重但手中的兵器却是再难掌握。使大斫刀的那个强盗大怒抡刀向她猛劈想把她的长剑磕飞。这人武功较高夏凌霜一点没有点中忽地柳腰一弯剑锋向在斜方疾削这强盗为了避她刚才刺腕那凌厉的一招脚步也正好向左斜方踏出就像凑上去碰她的剑锋似的但听得“唰”的一声剑锋削过登时削去了他一片膝盖那强盗一声惨呼倒在地上接连打了几个滚滚下山坡、那些未受伤的强盗见她的剑法如此厉害四散奔逃。

石家兄弟早已换过兵刃见势不妙只好不顾身份左右夹政。夏凌霜止在杀得兴起信手一招“玄鸟划砂”剑锋自左而右横削两人手腕哪知这两兄弟的阴阳刀法配合极妙双刀合成一个圆弧把夏凌霜这招化解开去双刀倏合倏分仍然从左右两方攻到

段珪璋道:“摩勒你去助她一臂之力。”这时群盗已散了十之**纵有暗器打来。段珪璋有宝剑防身也尽可防守得了。铁摩勒挨打了半天一口闷气正自无处泄听得段圭璋吩咐立即跳下驴车挥刀攻敌他虽然受了两三处伤都非要害宝刀砍出虎虎风生。

石家兄弟本来就不是夏凌霜的对手不过要是铁摩勒不来的活他们还可以支持一些时候如今铁摩勒一来所用的又是南霁云那柄宝刀这两兄弟焉能抵挡;不过五招便听得“当”的一声石一虎手中的单刀先给铁摩勒的宝刀削断石一龙知道今日难以讨好拉了兄弟便跑铁摩勒还要追上去再斫一刀夏凌露笑劝他道:“穷寇莫追小兄弟你就饶了他们吧!”收回长剑眼光移转到南霁云和那少年身上。

南开云和那少年强盗正在斗到最吃紧的时候。自从夏凌霜出现之后那少年显得非常焦躁连使险招南霁云久经阵仗对敌的经验自是比那少年丰富得多对方冒险急攻正合他的心意他脚踏五门八卦方位使出一套游身断门刀法表面看来似乎是在步步退守实则已是把那少年的攻势完全封住刀锋所指无一不是那少年的要害之处威力暗藏只要找到时机立即便可以给予对方致命的一击!

待到夏凌霜将群盗驱散那少年更是神色大变猛地喝声:“我与你拼了!”铁扇一挥瞬息之间连袭南霁云七处大穴南霁云纵声笑道:“来得好!”刀光疾闪一口朴刀也就在这瞬在那少年的肩头上拉开了一道五寸多长的伤口!这还幸亏是南霁云听到夏凌霜的叫声朴刀及时收回要不然早已砍碎了他的琵琶骨!要知南霁云恨这少年强盗太过凶狠这一刀本来是有意将他砍成残废的!

南霁云虽然大获全胜心里也暗叫了一声:“侥幸!”他打败这少年只用了五十一招实在大出他的意料之外心中想道:“倘非他心神不宁暴躁走险自乱章法的话只怕在百招之内我还未必准定能够赢他!”

那少年托的跳出***满面通红忽地抱扇一揖叫道:“好刀法承教了!青山绿水后会有期!”这几句话听来是向南霁云说的但说道“后会有期”那四个字双眼却向夏凌霜一溜夏凌霄嘴唇微动似是想说什么话却没有说出来那少年强盗已是如飞走了。夏凌霜脸上现出一派迷惘的神情!

南霁云将朴刀交还给铁摩勒换回自己那把宝刀然后向夏凌霜谢道:“多谢姑娘帮忙。”铁摩勒满腹疑团问道:“夏姑娘可是认识那贼子的么?”夏凌霜的脸蛋唰的一下泛出桃红讪讪说道:“曾经见过一面算不得是怎样认识。”南霁云也在疑心但见她如此却不好再问下去。

三人回到驴车前段珪璋早已在那儿等待一见便道:“这位可是夏姑娘么?”

夏凌霜应了一声便恭恭敬敬的向段珪璋裣衽施礼说道:“侄女向段伯伯请安。”段圭璋越看越觉得她像当年的白马女侠冷雪梅又听她这样称呼心中已无疑义便直率问道:“令堂可是姓冷芳名雪梅二字?”夏凌霜道了一个“是”字随即笑道:“人人都说我似母亲段伯伯果然看出来了。”

段珪璋迟疑半晌方再问道:“还未曾问候令尊?”夏凌霜道:“先君卢龙夏氏名讳上声下涛在我出生的时候早已过世了。”

段珪璋甚为纳罕心中想道:“当年他们结婚之夕夏声涛刚进洞房便遭非命却怎的生出了这个女儿?他们二人乃是光明磊落的男女侠客若说婚前便有私情似乎难以置信。”还有一点奇怪的是:夏凌霜在谈到她过世的父亲的时候并没有显得特别的悲伤要是她知道父亲当年的惨死决不会如此冷静见了自己的面也决不会不央求自己给她报仇。“难道冷雪梅竟未曾告诉女儿?她已经长大了为什么还要瞒住她呢?”段珪璋越想越觉得奇怪。

夏凌霜见段珪璋神色有疑也是有点奇怪正想说话段珪璋又再问道:“令堂现在安居何处?”夏凌霜踌躇好久尚未答话段珪璋道:“我和令尊令堂当年常在一起是很要好的朋友。”夏凌霜道:“我妈也曾对我说过和段伯伯的交情但她说她隐居多年已不想再见以前的朋友她托我向段伯伯问好并请段伯伯原谅。”段珪璋听了这话大出意外更觉惊疑心道:“怎么雪梅连我都不愿意见了呢?难道她遭了那次惨祸竟然万念俱灰连丈夫的冤仇都不想报了?”

段珪璋不便再问她的母亲顿了一顿绕个弯儿再问她道:“听说你要杀西岳神龙皇甫嵩不知是为了何事?”夏凌霜道:“我母亲说他是个无恶不作的魔头叫我为江湖除害。”说来说去和她那晚答复南霁云的话大致相同却并没有涉及自家的事。段珪璋想了一想说道:“你母亲说的不错这皇甫嵩是个坏人为江湖除害这也是我辈侠义道所应为但那皇甫嵩武功高强你单身一人只怕不是他的对手若有要我效劳之处我可以帮你的忙。只是我目前还有一件事待办你不如和我们一道到窦家寨去待我养好了伤办了那件事后再与你去找皇甫嵩如何?”

夏凌霜道:“多谢伯伯好意只是家母吩咐叫我最好独力除他不必假手旁人。段伯伯你要办的事情我也已经知道。卢夫人正有几句话要我转告于你。”

段珪璋吃了一惊道:“你那晚果然是到安禄山的府邸去了?”夏凌霜微笑道:“不我是到薛嵩家里去薛嵩这贼子垂涎卢夫人的美色早已向安禄山讨了她了。”段珪璋这一气非同小可“啪”的一掌击得车把手开了一道裂缝骂道:“岂有此理!我不给史大哥大嫂出这口气誓不为人!”愤火过后又担忧道:“我那史大嫂是知书识礼的名门淑女怎生受得了这等侮辱?”夏凌霜道:“段伯伯不用担忧我那蝶姨早已识破薛嵩不怀好意因此自毁颜容虽然陷身魔窟却可以保全名节。”当下将当晚的所见所闻说与段、南、铁等三人知道三人尽皆嗟叹南霁云翘起拇指赞道:“这对夫妻高风亮节的确令人仰慕!”

段珪璋道:“夏姑娘你刚才称呼卢夫人做什么?”夏凌霜道:“我妈是她的表姐她闺名有个‘蝶’字所以我称呼她做蝶姨。”段珪璋道:“原来你们是亲戚这我倒还未曾知道。”歇了一歇再问道:“这么说你是奉了母亲之命前来救她的了。”夏凌霜道:“不我母亲僻处荒村久已断绝外间消息。是她叫我寻访蝶姨我到过你和史进士所住的那条村子经过了许多曲折这才探听到的。我见了她之后确是想把她救出去可是她不肯答应!”段珪璋怔了一怔道:“怎么她不肯出去?”夏凌霜道:“是呀我怎么劝也劝她不动!”铁摩勒大惑不解喃喃说道:“这这她可是太糊涂了!”段珪璋双眉一轩道:“我那史大嫂是女中豪杰她下了这个决心其中定有道理!她还有什么话要你对我说的?”

夏凌霜道:“她提到你和她两家的儿女亲事她说她现在处境如斯后事难料令郎长成之后若是另有合适人家尽可自行婚配。”段珪璋叹道:“她处境如斯还为我的儿子着想真是难得。不管她母女将来如何这门亲事我是决不更改的了!”随即又对夏凌霜说道:“要是你没有旁的事情就和我们一道走吧。天色将晚咱们应该起程了免得错过宿头。”

夏凌霜踌躇片刻眼珠一转低声说道:“多谢伯伯好意不过我还有一点旁的事情反正窦家离此不过二百里过几天我再去拜候你。”夏凌霜如此说段珪璋不便再邀当下两家分道扬镳段珪璋目送她跨上骏马绝尘而去想起以前与她父母相处的日子心中无限感伤。

南霁云驾御驴车兼程赶路两天之后便到了幽州境内的飞虎山下窦氏昆仲五人号称“窦家五虎”这飞虎山山形险峻又切合他们兄弟的绰号故此他们将窦家寨建在飞虎山中。

段珪璋在路上每天服食三粒药丸至此恰好是第七天身体果然完全复原功力比起未受伤的时候甚至还有少少增益段珪璋只道南霁云给他的药丸乃是磨镜老人的秘制灵丹却不知是那西岳神龙皇甫嵩所赠。

这一行人进入山口大寨主窦令侃早已得知消息亲自出迎一见面便哈哈笑道:“你这窦家娇客(古人称女婿为“娇客”)如今真变成了‘稀客’了好容易才请得你来!一去十年也不给我们捎个信儿!”

段珪璋这次来助窦家争霸绿林本非心愿但至此也不得不与舅兄客套几句道歉赔罪之后便问及那次他们窦家五虎与精精儿争斗的事情窦令侃伸出左手笑道:“还好我的指头尚未完全削掉不过也算得是栽到了家啦!”原来他左手的两根指头已给精精儿削去段圭璋看了不禁凛然。

窦令符又道:“你来得正好王伯通与精精儿给我的期限只有四天就到期了。线妹等你正等得心焦还担心你在途中出事呢!”段珪璋笑道:“途中的确是曾经出事幸亏有南八兄护送要不然只怕我想与精精比比剑也没有机会了。”当下给两人介绍窦令符这才知道与他同来的竟是大名鼎鼎的南霁云当真是喜出望外说道:“有了你们夫妇再加上南大侠帮忙咱们可以不必惧怕那精精儿了。”南霁云微笑道:“我是来看热闹的算不得数。”

说话之间不觉已来到大寨的聚义厅窦家几兄弟和窦线娘都已聚集在那儿段珪璋历尽艰危九死一生。虽是别来不够一月便与妻子重逢却已宛如隔世。窦线娘听得史逸如惨死卢夫人母女都未曾救得出来不禁眼泪双流。窦令侃道:“你们先帮我这个忙待打赢了精精儿之后咱门再一同去找那安禄山和薛嵩算帐。今日咱们家人团聚可不许再提这些伤心事了!”

窦令符问道:“妹丈你们在途中遇到强徒截劫其中可有一位少年盗魁是用折铁扇点穴的?”段珪璋诧道:“你怎么知道?”

窦令符笑道:“我们在路上也碰上了这小子好不厉害要不是有六妹在旁我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呢!”段珪璋带着既是责备又是怜惜的眼光望了妻子一眼意思是说:“你刚在产后怎不顾惜身子就与强人动手了呢?”当然他也知道在那样的情况之下窦线娘非出手不行但他对妻子关切的情怀仍是禁不住自然流露。

窦令符哈哈笑道:“六妹你丈夫如此疼你怪不得你几乎忘记了娘家了。”回过头来对段珪璋道:“妹丈你不用担忧她并没有和敌人过招动手甚至连一步也没有离开驴车只凭着一把弹弓、就把强人都打退了!那少年盗魁也真凶悍连中三弹这才退下!”窦线娘的神弹绝技在她结婚之后从未曾对敌用过连段珪璋也未深知这时听了又惊又喜。窦令侃也笑道:“爹爹当年偏心把他最拿手的玩艺都传给了六妹她是窦家的凤凰我们五只猛虎加起来还比不上一只凤凰呢?”窦线娘噘着嘴儿道:“哥哥你又拿我开玩笑了你的三十六路混元牌法我就没有学会。”窦令侃笑道:“好了好了再说下去就变成了咱们兄妹互相夸赞了岂不叫外人笑脱大牙。”南霁云道:“那少年盗魁确是了得段嫂子令他连吃了三枚弹子我也佩服得紧!”

众人都夸赞窦线娘的神弹绝技窦线娘却并没有现出欢喜的神情反而眉宇之间似有重忧众人都道她是故作谦虚只有段珪璋深知妻子绝不是矫柔造作的人也察觉到她藏有隐忧只不知她忧的是什么事情心里忐忑不安。

窦令符道:“你们可知道这少年盗魁是什么人?我前两天才查探出来。”段珪璋道:“可是王伯通的手下?”窦令符道:“不仅是他的手下还正是他的儿子呢!”窦令侃道:“王伯通仅有一子一女听说从小他父亲就遣他们另投名师习艺儿子是最近才回来的。”段珪璋听了又多一层担忧那少年已是如此了得他师父当然更是非常人物这两家争斗只怕牵连愈广将来不知如何收拾自己卷入了这场纠纷也不知如何方能脱身了。

接风酒过后段珪璋夫妇回到自己的房中窦线娘叹口气道:“璋哥你这次来相助我的哥哥我是感激的很只怕只怕我连累了你……”段珪璋道:“最初我本不想来但现在是我自己允诺了你哥哥的不关你的事。你我夫妻何出此言?”窦线娘低声说道:“你且先看这一封信!”段珪璋抽出信笺上面寥寥几行大意是说为了顾全段珪璋的声名请窦线娘劝她丈夫不要趁这趟浑水(黑道术语即不要卷人纠纷之意)免得两败俱伤。信后面没有署名。段珪璋沉着了气问道:“这封信是怎么来的?”窦线娘道:“大约是昨晚三更时分送来的那时我正睡得朦胧猛听得房中声响跳了起来敌人的踪迹已经没了在枕头旁边现了这封信你再看反面还有宇。”段珪璋反过信纸一看果然还有两行字迹。写得十分潦草似是临时加上去的。写的是:“取去玉钗聊作示警尊夫明日可到为祸为福幸贤伉俪善自处之。”

段珪璋吃了一惊忙问道:“你你失去了那股玉钗么?”窦线娘道:“不是那股作为信物的龙钗是我头上插着的一根玉钗。”段珪璋吁了口气道:“还好要是失了那股龙钗就对不住史大哥了。这事情你的哥哥知道了么?”窦线娘道:“我还没有告诉他们。他们盼望你来有如大旱之望云霓要是他们知道此事定然甚是为难不知是留你好还是不留你好了。”歇了一歇再道:“这信上说你今日可到我当时是半信半疑。所以我索性等你到了再和你商量个主意暂时不作声张。圭璋你看该怎么办?”

段珪璋毅然说道:“咱们夫妻岂是受人威吓的人我本来不大愿意理这种黑道上的纷争的但有了这封信我倒决意要在你们的窦家寨留下来斗一斗什么精精儿、空空儿了!”

窦线娘道:“不错我瞧这封信九成是空空儿送来的。听说他是精精儿的师兄神偷绝技天下无双。”段珪璋道:“我也听过他的一些事迹从这件事情看来果然是身手不凡。但咱们也不用惧怕他多加一点小心便是。”窦线娘有丈夫壮胆柔声笑道:“有你在我身边再厉害的敌人我也不会害怕了。你还没有见过孩子呢你去瞧瞧他吧。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么?今天刚好是咱们孩子的满月。”

窦线娘这间房和邻房相通窦令佩拨了两个丫鬟一个奶妈给她为她照料婴儿就宿在邻房。段珪璋走过去看孩子正在熟睡窦线娘道:“这孩子骨骼还算硬朗一个月来丝毫没有病痛。不知他的小媳妇儿长得如何?”两夫妻想起了史家母女不觉黯然神伤。

这一晚段珪璋和他的妻子互诉别离后的种种经过不知不觉已是五更时分忽听得“呼”的一声一道白光从窗口飞进来!

段珪璋夫妇早有防备就在这白光一闪之间窦线娘的一把梅花针也撒了出去段珪璋宝剑一挥以剑光护体紧接着窜出窗外掠上瓦背。

窦线娘在暗器上有极高深的造诣尤其以梅花针刺穴和金弓神弹堪称两项绝技岂料这一把梅花针出竟然毫无声息显然并没有一枚刺中敌人!

段珪璋掠上瓦背抬头一望但见繁星点点明月在天整个山寨都好似在沉睡一般只有前山隐约传来几声打更的梆子声响远远近近目力所及哪里还能现敌人的踪迹?

段珪璋气纳丹田运用“传音入密”的上乘内功将声音送出去道:“有胆前来何以无胆相见?”过了片刻只听得远远有个声音好像是给夜风吹来似的“嘿、嘿、嘿!”的冷笑几声接着说道:“何必忙在一时?”声音极为轻微但却极为清亮人影仍然不见段珪璋听声测远估量这声音最少是自三里之外!这人早已是离开山寨了!

段珪璋一回头窦线娘这时亦已掠上瓦背正在他的背后段珪璋苦笑道:“追不上了这人的轻功远在你我之上!”窦线娘道:“这人不只轻功妙你再瞧瞧!”段珪璋道:“怎么?”窦线娘道:“你瞧在瓦背上和地下可曾现一枚金针?我那一大把梅花针竟然都给他收去了!真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手法?”

段珪璋道:“既然退已无用咱们且回房间去看看看他又给咱们送了些什么东西来?”

但见床头的小几上有一柄七寸来长的柳叶刀插着一封书柬刀柄仍自颤动。段珪璋笑道:“又是留刀寄柬的把戏!他以为凭着这手玩艺就可以吓退我那却是看错人了。”窦线娘道:“且看看他说的什么?”段珪璋取起柬帖一看只见上面写道:“先礼后兵留刀寄柬限你三日离此山。”后面又有两行小字写道:“若还视作等闲我将取去你们二人最宝贵的东西叫你们终身抱恨!”

段珪璋大笑道:“最宝贵的东西不过是我们吃饭的家伙罢啦!以这人的武功而言他应该是尊人物却怎的用这种无聊的口吻来恫吓?”

窦线娘道:“是呀我觉得奇怪的就正是这个地方!”段珪璋心念一动已知道了妻子这说话的意思试想以这人的本领而论不管其他武功如何凭着他这轻功即算是光明正大的出来和他们夫妇相斗亦已立于不败之地!何以他却好像害怕自己来助窦家?一而再的想把自己吓退?

门外有急促的脚步声奔来段珪璋打开房门只见窦令侃。窦令符、窦令策、南霁云、铁摩勒等人不约而同来到。

段珪璋把那张柬帖给窦令侃看了窦令侃的脸色唰的一下全都变了喃喃说道:“这一定是空空儿这一定是空空儿!听说他是精精儿的师兄现在果然给师弟撑腰来了!”窦令符是北方的绿林领袖但一提起“空空儿”三字却有如寻常人“谈虎色变”一般可见空空儿虽仅出道几年行踪所至已足令武林高手闻名胆丧。

段珪璋朗声大笑道:“我既然答应了大哥死而无悔管他是精精儿也罢空空儿也罢好坏也得和他们一斗我倒要看空空儿有什么手段能在三天之内取去我项上的人头!”他兀自以为柬帖上所说的“最宝贵的东西”乃是他的级。

窦令符渐渐镇定下来和声笑道:“圭璋你隐居十载豪气仍是不减当年!好你都不怕咱们窦家五虎又岂是怕事之人?传令下去叫头目们在这三天之内分班守夜寨里塞外小心戒备。咱们有这么多人又有南大侠在此空空儿何足惧哉!”话虽如此但看他如此戒备当真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内心的恐惧与紧张已是不言而喻。

窦家寨上下人等都在严密的防备段珪璋夫妇也轮流守卫在紧张气氛中过了三天两夜平安无事。这一晚是最后的一晚寨中各处***通明人人都忘了睡意即算是不需要他轮值的人也都睁大了两只眼睛等着现空空儿的踪迹!

大约三更时分大寨的西北角忽地出一声喊道:“空空儿来了!”段珪璋夫妇在房中守卫听到这声叫喊窦线娘拿起弹弓便要出去。就在这时忽又听得东北角也有人叫道:“空空儿来了!”片刻之间四面八方都有“空空儿来了”的告警之声。

段珪璋大吃一惊猛听得“嘿。嘿、嘿”的冷笑声就传到了房外正是那晚听到的笑声段珪璋大喝一声就拔剑冲出去就在这瞬息之间猛又听得窦线娘大叫一声:“不好!”随即便听得婴孩“呜哇”的哭声丫鬟奶娘纷乱的叫声只见一条黑影已是从后房窜出一溜烟的往西奔去眨眼之间已掠过了十几间瓦面!

段珪璋做梦也想不到空空儿会偷走他的孩子这一急非同小可施展了全副轻功明知追不上也要去追。两人各显神通有如追风逐电把其他人众都抛在后面一直追到了山边初时段珪璋还可以看到一个黑点不多一会连黑点也在淡淡的月光下消失了!

窦线娘方自赶到一见丈夫这副神情不必再问已知不妙。他们婚后十年方始得子当然是疼爱异常两夫妻面面相觑心乱如麻不知说什么好段珪璋还勉强忍住窦线娘已不禁滴下泪珠。

片刻之后窦令侃等人亦已赶到窦线娘“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硬咽说道:“大哥你的外甥丢了。”窦令侃满面羞惭只好说道:“六妹你暂且忍住咱们回去再从长计议。”

回到山寨窦令侃唤齐了兄弟与段珪璋夫妇在密室之中商量奏家威震绿林数十年这一次在大寨严密防备之下竟然给空空儿来去自如如入无人之境要拿什么东西简直就似探囊取物一般!这样的奇耻大辱比上一次惨败给精精儿更甚!是可忍孰不可忍窦家五虎个个怒冲冠有人主张向空空儿下战书有人主张将王伯通的家小也掳掠来迫他交换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窦令侃道:“那空空儿神出鬼没居无定所到哪里去给他下战书?要是请王伯通或精精几代转这只是惹人笑话而已!”要知武林规矩向人挑战战书必须送给本人请人代转那就是说明自己没有本事找到正主何况还要请敌人的朋友代送战书那就更是大大的笑话了。卖家是北方的绿林领袖大盗世家当然不能够这样做。

窦令策道:“这么说只有掳掠王伯通家小这一法了。”段珪璋猛地起立高声说道:“大丈夫光明磊落那空空儿用这等下三流的手段咱们岂可效他所为!”

窦令侃叹了口气说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咱们只好认栽了吧!六妹你们夫妇俩明日下山不必再趁这趟浑水了。我们向王伯通、精精儿低头认输把地盘让与他们!想那空空儿劫走你们的孩子用意也不过是想你们退出这场纷争而已你们退出之后他要婴儿何用自然交还。”

段珪璋心念一动记起了明日便是精精儿与窦令侃的约会日期当下朗声说道:“大哥此言差矣!如此一来不但窦家声名尽丧我段某从此也无颜在江湖立足。精精儿明日要来我即算不是他的对手也非得与他一战不可若然侥幸得胜空空儿自必要站出来到时我夫妇俩与他决一生死!”

窦令侃刚才那番说话正是激将之法如今由段珪璋自己说出来正合他的心意当下说道:“妹夫英名盖世倒是我失言了!对大丈夫宁死不辱事已如斯只好与他们一拼!说不定明天空空儿便要与他的师弟同来!”

正是:丈夫岂肯遭人辱?仗剑弯弓待敌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