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八 回 为友为仇疑未释 是魔是侠事难明

南霁云心念方动忽听得外面又传来了叮叮咣咣的马铃声响南霁云只想到安禄山这一方面想道:“连宇文通都已败阵而逃他们还能派出什么能人?纵使再多来几个也绝对不是皇甫嵩的对手。咳上了年纪的人大约说话就不免罗唆我已见识过你的武功还何劳你再三嘱咐?”

马铃声越来越近皇甫嵩盘膝坐在地上脸上的神情非常奇怪好像在焦急之中又带着几分愁苦。南霁云已听出只是一人一骑不禁大为诧异心道:“皇甫嵩仅仅一招就打了宇文通还有什么人能令他惊骇。”

南霁云正在猜疑忽觉眼睛一亮只见一个白衣少女走入门来!南霁云一直以为来者定然是个雄赳赳的武夫哪知却是个美艳如花的娉婷少女当真是大出意料之外!

那少女进入庙门游目四顾见有一个重伤的人躺在地上两个浑身染血的人正在打坐亦是好生诡异但显然她的目标不是段珪璋只见她扫了一眼之后眼光就转注到皇甫嵩的身上一声喝道:“皇甫老贼今日是你的死期到了还不快起来领死!”

皇甫嵩抬起头来看了那少女一眼缓缓说道:“你是夏姑娘吗?我早预料到你要来找我的了只是我素来与你无冤无仇现在才是第一次见面你为什么定要杀我?”

那少女接剑斥道:“奸邪淫恶之徒人人得而诛之定需要你我之间有冤仇吗?”

此言一出南霁云虽然正在运功收息的时候也不禁大吃一惊。要知皇甫嵩虽然有时行径怪僻但在江湖上却是誉多于毁即在南霁云的心目中也把他当作侠义道的人物而这少女却骂他是奸邪淫恶之徒南弄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侠义道中的人物被人骂为“奸邪淫恶”那简直是最大的侮辱南霁云以为皇甫嵩定要暴怒如雷哪知又是大大出乎意料之外只听得皇甫嵩深深说道:“对你说这样话的是什么人?”那少女道:“你管不着!你臭名远播难道我没有耳朵吗?”皇甫嵩道:“你不说大约我也猜得到几分。我再问你说这话的是不是一个你最相信他的人?”那少女怒道:“我来不是听你盘问的哼哼你想套出我的话来然后去暗杀说这话的人是不是?你别做梦啦今天我就要你丧命在我剑下。”

皇甫嵩又问道:“要把我杀掉这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听别人指使的?”那少女似乎很不耐烦斥道:“你还想花言巧语、拖延时候么?”皇甫嵩道:“不我只是不愿做个不明不白的冤鬼罢了。你要杀我也该让我死得甘心呀!”那少女忍着气道:“是我自己的意思怎么样?是听别人指使的又怎么样?”皇甫嵩道:“若是你自己的意思你应该有足够的证据将我的罪恶数出来这才能叫我心服。”

这也正是南霁云在心里想说的话但见那少女怔了一怔似乎她也数不出皇甫嵩有什么真凭实据的罪恶。皇甫嵩又接着说道:“若是别人要你杀我的你就回去对那人说吧世上有许多事情往往是难分真假的叫他忍耐些时自有水落石出之时我皇甫嵩一生也许曾做过坏事但‘**邪恶’这顶帽于却绝对套不上我的头上!”

那少女怒道:“我不相信你的鬼话!我只知道你是个无恶不作的魔头!哼哼你这魔头居然也会怕死么?你再巧言辩解也没有用还不快起来领死!”

皇甫嵩笑道:“我若是怕死也不会约你到这里来了。”那少女道:“那既然如此为何还不动手?是不是还要等多几个帮手?”皇甫嵩道:“我平生从未要过帮手!”那少女道:“好你有帮手也好没有帮手也好我只凭这口剑与你决一死生!”

皇甫嵩道:“你要杀便杀吧我是绝不与你动手的。”那少女呆了一呆道:“我不杀手无寸铁之人!赶快拿起你这根拐杖吧!”皇甫嵩道:“我说过不动手便不动手要杀嘛你就杀你若不杀我就走!”那少文显然是要照江湖规矩与他过招然后将他杀掉的现在皇甫嵩拒绝和她动手倒令她一时之间失了主意。

皇甫嵩又缓缓说道:“现在我已确知你的来历也知道要你杀我的是什么人了。我失了性命若能平息那人的一口怨气也是一件好事。好了话尽于此你再不杀我我老叫化可要走啦!”

那少女咬了咬牙拿起了地上那根拐杖喝道:“起来接拐!”皇甫嵩拿了拐杖却又丢过一边笑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想你也不欢喜别人强迫你做你所不愿意做的事吧!”那少女再咬了咬牙一抖剑锋喝道:“好你想用撒赖的方法逃命我偏不中你的计我非杀你不可!”这次似是的确下了决心但见她长剑一展唰的一声立即向皇甫嵩的胸膛刺去!

眼看皇甫嵩就要命丧剑下忽见一道匹练似的白光疾卷过来“恍”的一声格开了少女的长剑。

皇甫嵩叹口气道:“南大侠何必多事?”’南霁云却向那少女喝道:“姑娘你杀人也得有个道理你指斥皇甫先辈是奸邪淫恶之徒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姓南的听了先不服气。”

那少女收了氏剑只见剑锋已损了一个缺口少女勃然大怒喝道:“你帮这魔头说话料你也不是个好人!好呀你不服气我先把你杀了再说!”

那少女只当南霁云是皇甫嵩的党羽下手绝不留情但见她剑锋一颤倏地飞起三朵剑花竟然在一招之内连袭南霁云三处大穴。南霁云这时也动了火横刀疾劈想一下就把她的长剑削断这少女已知他手中是把宝刀避免和他硬碰南霁云一刀劈山正要喝个“着”字那少女的剑势忽然改变了方向来得奇幻无比南霁云也不由得吃了一惊幸而他招数未曾使老急忙一个盘龙绕步回刀护身使听得“嗤”的一声南霁云的衣角已被她的剑锋穿过!

说时迟那时快那少女一剑得手第二剑第三剑紧接而来宛如暴风骤雨!

南霁云这时已完全恢复了功力但在那少女凌厉的攻势下急切之间也只有招架的份儿。但他守得沉稳异常那少女也攻不进去。

铁摩勒得皇甫嵩之助真气已纳入丹田这时功力亦已恢复了七八分便守护在段珪璋的身边凝神观战。但见那少女出手迅若雷霆奇招妙着层出不穷铁摩勒年纪虽小却是见过上乘剑法的人这时看了也不禁有点惊心:“单以剑术而论只怕这少女的剑术也不在我的段叔叔和精精儿之下。”

南霁云展开一套游身八卦刀法身法步法紧守着“八门”“五步”的方位丝毫不乱。战到分际他对少女的剑术路数已渐渐有些熟悉忽地大喝一声刀光暴起有如千丈洪波溃围而出!那少女给他逼得连连后退铁摩勒看得眉飞色舞禁不住又失声叫道:“妙啊妙啊!”这时他已做完了吐纳的功夫不怕真气再走歪了。但皇甫嵩仍然瞪了他一眼。

就在铁摩勒失声叫好的当儿那少女的身法剑法也突然一变但见她衣袂飘飘在刀光剑影之下俨似穿花蝴蝶和南霁云对抢攻势当真是:一招一式毫不放松分寸之间互争先手。激烈无比!

那少女见南霁云意态轩昂武功卓暗暗称奇忽地虚晃一剑锐声问道:“你是何人?具何如此身手为何甘心做老贼的爪牙?”

南霁云一声长啸横刀封住门户朗声答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魏州南霁云是也!请问姑娘尊姓大名?为何要杀皇甫先生?”

那少女似乎吃了一惊急忙问道:“你便是魏州南八么?”南霁云道:“正是在下姑娘有何见教?”

那少女现出一派惶惑的神情原来自段珪璋销声匿迹之后这十年来江湖上最着名的游侠便是南霁云这少女也早已闻得他的大名却想不到他仅是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

那少女想了一想说道:“南大侠你少管这闲事吧!”南霁云道:“杀人是件大事岂可当作等闲你要杀人须得说出个道理来否则南某不能不管!”

那少女满面涨红厉声说道:“南霁云你空有大侠之名却分不清是非黑白你当这老贼是何等样人?”南霁云道:“皇甫前辈是侠义中人谁不知晓?你辱骂前辈却又说不出个道理来先就不该!”

那少女冷笑道:“皇甫老贼欺世盗名其实却是暗中作恶的魔头你枉称大侠却给他骗了!”南霁云道:“你说他作恶多端有何凭证?”那少女双眉一坚好像本来不想说的现在始下了决心毅然说道:“我母亲就是证人!她说的话我不能不信!她曾亲眼看见这个老贼杀了人家的丈大夺了人家的妻子我骂他是奸邪淫恶之徒难道骂错了吗?我是奉了母命来除奸的。南霁云你素有侠义之名今晚我不必要你助我除奸但你最少也该袖手旁观不应拦阻。”

南霁云大吃一惊不由得把眼光向皇甫嵩瞥去只见皇甫嵩在微微叹息南霁云心头一震暗自想道:“难道他果真做过这少女所说的坏事?”再留神看时皇甫嵩却并没有显出些微愧怍的神色他的叹息似乎只是一种怜悯一种无可奈何的感伤。南霁云久历江湖眼光何等锐利心里不禁疑云大起想道:“瞧这神情皇甫嵩定是受冤枉的但他为什么不分辩?为什么甘心让那少女所杀?看来这里面定然有更复杂的原因皇甫嵩不愿为外人道!”

那少女见南霁云仍然横刀挡住她的去路柳眉一竖怒声说道:“我已说得清清楚楚你还要拦阻我吗?”南霁云道:“我听来还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你说皇甫前辈曾于过杀夫夺妻的恶行那对夫妻究竟姓甚名谁?另外有何人证物证?当时的经过情形怎样?……”那少女怒道:“这是我母亲告诉我的我母亲说的决不会是假话还何须什么另外的人证物证?”

南霁云心道:“看来只怕她母亲也还瞒着一些事情未曾对她说得一清二楚。”当下将宝刀一挥架着了少女攻过来的长剑沉声说道:“你相信你的母亲我却相信皇甫前辈。有我在此你今晚想要杀人那是万万不行!依我说你不如暂且罢手留下姓名住址给我待我办完一桩事情之后至迟在三个月之内必定登门造访面见令堂说个明白。”

那少女大怒道:“你既不相信我的母亲你还见她做什么?哼你别以为你有点声名我母亲也还未必肯见你呢!哼你让不让开?你再不让开休怪我不客气了!”剑法一展登时又是暴风骤雨般的强攻过去。

南霁云当然不肯退让这时他对少女的剑法已略为熟悉虽然未能取胜却已稍稍占了上风。但在他心里却也暗自叫了一声:“惭愧!”想道:“要是我不仗着这把宝刀只怕当真不是她的对手。”

其实南霁云的功力也要比那少女略胜一筹那少女强攻不下额头已经见汗而南霁云则仍是神色自如。那少女自知不敌愤然说道:“你为什么拼了死命要护这个老贼?”

南霁云道:“一来我相信皇甫前辈不是坏人二来他于我又有救命之恩你要杀他我焉能不管?”那少女怔了一怔说道:“什么救命之恩?”

恰在这时段珪璋忽然又在梦中叫道:“史大哥史大哥!我在这儿我在这儿你还认得我段珪璋么?”

那少女忽地大叫一声倏的向段珪璋所躺的方向掠去铁摩勒守护在段珪璋身旁见她突如其来大吃一惊急忙举起宝剑便削大声喝道:“好狠的女贼我段叔叔已伤成这个模样你还要侵害他么?”

那少女将长剑一引使了一个“粘字诀”将铁摩勒的宝剑引开反手一招又把南霁云的攻势解去喝道:“且慢动手他是谁人?”南霁云道:“幽州大使段珪璋你听过这个名宇么?”

那少女陡然一震急忙问道:“他果然就是段珪璋么那么还有一个叫做史逸如的人呢?”

南霁云也是陡然一震急忙问道:“姑娘你认得史逸如的么?”那少女道:“你别问我你只说史逸如他现在怎么样了?”

南霁云道:“史逸如么?他已被安禄山逼得自尽了!”那少女面色一沉再问道:“那么段大伙是否在安禄山家坐受的伤?”南霁云失声叫道:“姑娘你放情是知道他们这桩事情的?不错段大侠正是为了要救他这位姓史的朋友在安贼家中以寡敌众因而受了重伤的。幸亏遇到皇甫前辈给他急救要不然只怕他早已没命了。”

南霁云顿了一顿接续说道:“我们昨晚也是在安贼家中厮杀过来叮惜我们到迟了一步救不了史逸如……”那少女插口道:“嗯我明白了也幸亏你们所以段大侠才不至落在安贼手中是么?”

铁摩勒嚷道:“对啦你猜得一点不错。再告诉你吧:南大侠和我所受的伤也是这位皇甫前辈治好的皇甫前辈还给我们打退安禄山的追兵你怎能说他是个坏人?”

那少女现出一派迷惘的绅色似乎对皇甫嵩的敌意已减了几分想了一想忽地又再问道:“那么史逸如的妻女呢?”

南霁云任了一怔道:“我不知道。”那少女道:“胡说!你怎能不知道?”她哪里知道段珪璋根本就来曾将这件事告诉南霁云铁摩勒拉南霁云去救段珪璋之时虽然约略说了一些却也没有提到史逸如的妻女。

铁摩勒虽然不高兴这位少女的态度但见她这样关心段、史二家之事料想她也不是一个坏人便答道:“那姓史的妻女我们没有见到多半还是被囚在安禄山那儿你想知道她们的消息有胆的话可以找安禄山问去!”

那少女被铁摩勒一激面色陡变忽地长剑一指对皇甫嵩道:“看在你救段大侠的份上今晚暂巳饶你不死不过以后我若是再查到你的恶行的话我还是要和你算帐。”皇甫嵩苦笑一声似乎想说话却又忍着不说那少女倏地一个转身跃出庙门跨上马背扬声叫道:“我叫夏凌霜我的名字你可以说给段大侠知道。”马铃叮当待她这几句话说完铃声亦已渐远渐寂了。

铁库勒满腹狐疑问道:“皇甫前辈这姓夏的女子武功虽强却也不见得能胜过宇文通多少你可以轻易的打宇文通她绝不是你的对手你却怎么这样怕她?”

皇甫嵩苦笑道:“叫化子受气受骂那是很平掌的事情算不了什么。唉老叫化倒愿丧生在她的剑下省得她去另外杀人。”铁摩勒听他说得奇怪正想再问皇甫嵩又道:“老叫化已经说得多了这件事实是不愿再提。南大侠你要是信得过老叫化的话这件事请你也不必再管了。”

南霁云知他有难言之隐心中想道:“听他说来似是代人受过。但‘奸邪淫恶’这个罪名是何等重大若是代人受过别样事情犹自可说却怎能背上这个恶名?”但皇甫嵩话已至此南霁云和铁摩勒虽然疑团塞胸却也不便再问了。

皇甫嵩道:“天已亮了老叫化还有旁的事情可要先走一步了。段大侠大约再过两个时辰就可以醒来。这里有一瓶药丸你每天给他服食三次每次一粒吃完了这瓶药丸大约他也可以恢复如初了。”

南霁云接过瓶子瓶子里有二十粒药丸照每天三粒来算。不出七天段珪璋便可以恢复武功。南霁云道:“老前辈再生之德我们不知该如何报答老前辈不知有什么话要留给段大侠么?”

皇甫嵩笑道:“老叫化时常受别人的恩惠要说报答哪报得了这许多?何况你刚才救了我的一条性命也算报答过了。”顿了一顿忽又说道:“段大侠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他醒来之后你不要说这药是老叫化给的免得他挂在心上。”铁摩勒道:“这可不成他若问起是谁救他性命我们总不能不告诉他。”皇甫嵩道:“这样好了止血疗伤的事情可以告诉他这药丸嘛就当作是南大侠随身携带的好了凡是习武的人谁都有秘制的膏丹丸散不过效力不同罢了。若说是老叫化送的反而不好。”南霁云见他说得甚为郑重不禁又起了一重疑云;铁摩勒却笑道:“给他止血疗伤的也是你他知道了岂不是也要挂在心上吗?”皇甫嵩想了一想说道:“好吧那么我也向他请托一件事情算是谁也不沾谁的恩惠。”南霁云道:“什么事情?”皇甫嵩除下了一枚铁指环套在段珪璋的指上说道:“拜托你们向段大侠求情日后要是他遇见一个人那个人带有一式一样的铁指环的话请他看在我的份上给那个人留点情面。”

铁摩勒心道:“这老叫化不如弄什么玄虚?”这时亦自暗暗起疑但他是在黑道中长大的孩子深知江湖避忌当下不敢再问恭恭敬敬地答道:“老前辈放心这几句话我一定给你转达。”

皇甫嵩拿起拐杖正要走出庙门忽又停住回头对南霁云道:“我几乎忘记了一件事情上月我在涿县曾碰见你的帅父。”南霁云问道:“他老人家可有什么话说?”皇甫嵩道:“他说他本要到睢阳去的因为有旁的事情行期要延至下月中旬了。他和我谈起了你说你这几年在江湖上行侠仗义的行为他都知道甚感欣慰。他问我认不认识你我说名字早已知道人还未见过面。他告诉我你在这几天可能要到睢阳并对我说道:“睢阳太守张巡是当今一个人物老叫化你要是没有旁的事情不妨到睢阳走走。我知道你素来欢喜后辈顺便也可以见见我那个徒儿。要是见着他的话就将这个消息告诉他。他若是在五原那边另有事情的话就不必在睢阳等我了。哈哈想不到我未到睢阳却在这个破庙里和你们巧遇。”

南霁云这才想起他们踏进这庙门的时候皇甫嵩对他似乎特别留意心道:“怪不得他未问我们的来历就肯替我疗伤敢情是师父早已将我的相貌告诉他了。”

南霁云本来正在担着一重心事:段珪璋重伤未愈铁摩勒当然要护送他前往窦家铁摩勒虽然精明能干武功在后辈中也是少有的人物但究竟还是个大孩子叫南霁云怎放心得下?现在听说师父要下月中旬才去睢阳南霁云便也改变了主意。

皇甫嵩去后南霁云说道:“摩勒我不去睢阳了陪你到窦家寨走一走吧。安顿了段大侠之后要是你没有旁的事情我再和你到睢阳去见我的师父。”铁摩勒大喜道:“这敢情好!不过郭子仪不是有一封信要你带给张巡么?你护送我们会不会误了你的事情?”南霁云道:“那封信迟一个月也不打紧那是郭令公托我便中带去与张太守相约准备万一祸患起时彼此好有个照应。其实他们二人彼此仰慕即算没有这封信有事之时也必然是患难与共同心为国的。”

铁摩勒道:“趁这天色尚未大亮已待我去先取两件替换的衣裳。”南霁云知比要去施展神偷妙手笑道:“你这小贼可得当心别给人家捉住了。”铁摩勒满伸气地答道:“那是绝对不会有的事情。”

哪知铁摩勒一去就去了半个时辰南霁云忐忑不安心道:“莫非真应了我的话儿?”正自心焦忽听得门外车声辘辘南霁云一瞧心头大石放下原来是铁摩勒驾着一辆驴车回来了。

南霁云道:“你怎么将驴车也偷回来了?”铁摩勒道:“驴车不是偷的是用一个金元宝换来的。”南霁云笑道:“哈你倒阔气随身还带有金元宝呢!”铁摩勒道:“那金元宝不是我的是一个富户的。我到他家里偷了几件衣裳顺手牵羊又拿了几个金元宝再赶到车行天刚朦亮我等不及将他们唤醒扔下了一个金元宝套了驴车便走。这头驴子不听使唤我赶它出门时它大声嘶叫这一下才把那些人吵醒了。他们起初也是纷纷叫喊‘捉贼’我在车上向他们扬手道:“我不是贼我是财神。’这时他们大约已现了那个金元宝了于是骂声登时变作欢呼也没有人再赶来了。”说罢哈哈大笑。笑罢说道:“其实贼还是赋不过我是专偷富户不偷穷家罢了。一锭金元宝够买十辆驴车那班脚夫赔了一辆驴车给车行主人还可以点小财。”

这时天色已经大亮铁摩勒早就换了干净的衣裳南霁云在他说话的时候也将衣裳换了。两人将段珪璋抬上驴车。这辆驴车是铁摩勒拣的车行中最好的驴车车内铺有软垫正好给段珪璋躺着。

南霁云驱车疾走一个时辰已到了临潼县境后面并无追兵这才松了口气。南霁云是个成名的侠士铁摩勒则是绿林世家两人谈论江湖佚事谈得津津有味。南霁云笑道:“你小小的年纪就练成了这副神偷妙手将来那还了得!只怕没有人敢再开镖行了。”

铁摩勒笑道:“我还差得远呢!你知道天下第一神偷是谁?”南霁云道:“是三手神丐车迟吗?”铁摩勒道:“不三手神丐早已给人比下去了。现在天下第一神偷是空空儿他曾和三手神丐打赌三手神丐偷了宁王一枝玉萧他却从三手神丐的手上将那枝玉萧再偷出来而且这还不算他偷了再还还了再偷接连三次令得三手神丐五体投地只好让他将那枝玉萧交回宁王领赏。现在‘妙手空空’这四个字黑道上几乎是无人不知!”

南霁云道:“我也早听得空空儿的大名但只知道他的剑法高强可惜还未会过。”铁摩勒笑道:“你这次到我义父的家中说不定可以碰见空空儿就是见不着空空儿他的师弟精精儿你是一定可以见到的。”南霁云觉得奇怪正要问他是何原故忽听得段珪璋“哎哟”一声叫了起来。

南霁云道:“好了他已知道疼痛了。”过了片刻段珪璋张开眼睛“咦”了一声道:“南兄弟怎么是你?我的史大哥呢?这是什么地方?我是在做梦么?”他重伤之后昏迷了半夜现在虽然开始苏醒却显然还在混乱之中。

南霁云道:“段大哥咱们脱脸了这里已是临潼县的地界了。”段珪璋渐渐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对安禄山的痛骂、和宇文通的激战、史逸如的自尽、南霁云的冲进重围……最后浮起的景象是宇文通的那枝判官笔正向他的胸前插下;而南霁云也正向着他奔来以后就不知道了。一幕一幕的情景在他脑海中闪过这是真的?还是一场恶梦?

驴车正在山道上奔驰颠簸异常段珪璋突然被抛了起来牵动伤口感到十分疼痛段珪璋明白了他刚才所想起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并不是梦!

南霁云紧紧抱着他只见他面色灰白两眼无神一片茫然的神色过了片刻忽地喃喃说道:“史大哥你死得好惨啊!都是做兄弟的害了你!”声音低沉并未大叫大嚷眼中也没有滴下眼泪但那声调、那神情却令人心头颤震在他说话的时候空气都好似冷得要凝结了似的实是比大叫大嚷、痛哭流涕更要沉痛百倍!

南霁云低声说道:“段大哥你要保重身体给史义士报仇要紧!”段珪璋瞿然一省耳朵边响起了史逸如临死的说话:“段大哥。与其留我报仇不如留你报仇!我先走一步了你为我保存身子拼命杀出去吧。”又想起了史逸如的妻子卢氏夫人和她初生的女孩还陷身虎口段珪璋咬了咬牙忍着了眼泪似是向史逸如的在天之灵誓道:“对史大哥我要听你的吩咐!”接着又道:“南兄弟难为你了为我冒这样大的危险!摩勒你这好孩子你虽然不听我的话现在我也不责怪你了。”

南、铁二人见他渐渐安定下来这才稍稍放心。段珪璋试行运气但觉四肢麻木浑身之力一口气怎么也提不起来不禁叹口气道:“原来我竟然伤得这么重了!几时才报得了仇?”铁摩勒道:“姑丈你放心皇甫嵩老前辈说过了七天之后你就可以恢复如初。”段珪璋怔了一怔忽地问道:“皇甫嵩?是江湖七怪之一的西岳神龙皇甫嵩吗?”问话的语气和脸上的神情都显得有几分异样!

铁摩勒道:“正是我们的伤都是他老人家治好的。”段珪璋道:“这么说敢情我这条命也是他救活的了?”铁摩勒道:“是呀当时你流血不止内伤又重是他给你闭穴止血然后给你推血过宫又灌了你半葫芦的药酒。”段珪璋面色铁青过了一会始叹口气道:“想不到我竟然胡里糊涂的受了他的救命之恩欠下这笔人情令我好生难受!”

铁摩勒给他的脾气吓得呆了心里奇怪到极一时之间不敢说话。南霁云问道:“可有什么不对么?”段珪璋道:“南兄弟你拼死救我我感激得很。但你我是同道中人我受了你的恩心里坦然这个皇甫嵩么?我受了他的恩将来可不知怎么好了?”

南、铁二人大吃一惊骇然问道:“这位西岳神龙不也是侠义道吗?”段珪璋道:“南兄弟你出道比我迟了十年难怪你不知道他的底细在我那个时候他也是誉多于毁的。”南霁云急忙问道:“誉多于毁?照你这么说皇甫嵩岂不是也曾于过坏事的了?为什么我听到的却都是说他好话的呢?甚至我的师父也曾对他下这个评语说是皇甫嵩这个人行径虽然右点怪僻却还不失为侠义中人!”

段珪璋道:“想来那是他老人家隐恶扬善的缘故。皇甫嵩这个人的确曾做过许多好事而且是好的多过坏的但他做的坏事却也委实令人指!”

南霁云面色也全都变了道:“段大哥你可以说几桩来听听吗?”段珪璋道:“好我先说他所做的几十年来脸炙人口的好事他曾经劫了卢龙、许州两个节度使的赃款用来赈济黄河灾民;他曾独力除去燕、赵五霸;他曾给崆峒、燕山两派排难解纷消弭了武林的一场灾难……”南霁云打断他的话道:“这些事我都已知道了你说说他所干的恶行听听。”

段珪璋道:“恶行么也有几桩伤天害理的事情有一年有几个炼丹的修士去天山采雪莲归途中被他劫杀只逃出一个人。有一年他庇护一个着名的采花贼绰号叫做赛赤风的把少林派的定一禅师打伤了少林派本来要找他算帐的不久就生了他用劫来的巨款救济灾民的事情少林派念他这件功德才放过了他只把赛赤凤除掉。”

说到这里铁摩勒忽然插口道:“他可曾干过杀人之夫夺人之妻的坏事么?”段珪璋大为诧异问道:“你怎么也知道这件事情?”

南霁云这一惊更甚失声叫道:“当真有这样的事情?”段珪璋道:“这件事直到如今还是疑案不过据我看来九成是那皇甫嵩干的!”南霁云定了定神问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段珪璋道:“这件事生在二十年之前当时有一对名闻四方的少年游侠男的名叫夏声涛女的名叫冷雪梅他们联手干了许多侠义的事情志同道合两情悦慕于是订下了白头之约。在他们成婚之日热闹非常江湖中人不论识与不识都纷纷前来向他们道贺谁不羡慕他们是一对武林罕有的佳偶?我和新郎新娘都是稔熟的朋友当然也在贺客之中。

“岂料这对人人羡慕的新婚夫妇就在他们洞房花烛之夜却遭遇了意想不到的惨祸。我还记得清清楚楚那晚我和几位也是新郎新娘的知己朋友闹了洞房之后兴犹未尽聚在前厅饮酒大家都已有了几分醉意忽听得洞房里传出一声尖锐而凄惨的叫声我的酒意登时醒了顾不得礼仪立即便冲进洞房去看只见新郎己倒在地上而新娘却不知去向!

“我连忙去扶起新郎可怜他已受了重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在他耳边连问了几声:“谁是凶手谁是凶手?’他还认得我是他的知己朋友望了我一眼伸出颤抖的手指蘸了身上的血在地上歪歪斜斜的划了几下凶手的名字尚未写得齐全便断了气!唉他临死的眼光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是恳求我替他复仇的眼光!

“我仔细辨认他所写的血字第一个是‘皇’字第二个字只有两划一横一竖似十字而又不似卜字‘卜’宇的一横一坚是差不多长短的而他划的这两划却是横的短直的长世上根本没有姓‘皇’的人个待我出声便已有人嚷道:“凶手定然是皇甫嵩。”

南霁云颤声说道:“只凭这条线索似乎还未能说是证据确凿?”

段珪璋道:“不错有许多人也和你一样不敢相信凶手便是皇甫嵩他们猜疑或者这个‘皇’子是指事帝派来的人呢?因为夏声涛与当时的一个内廷侍卫名叫公孙湛的有点私仇说不定是公孙湛干的。”铁摩勒低声说道:“唔这也有点道理。”段珪璋大声道:“不这完全没有道理!”

正是:聚讼纷纭难破案刀光血彰事堪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